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星上

○五星

《释名》曰:星,散也,列位布散也。宿,宿也,星各住宿其所也。

京氏《易五星占》曰:岁星失度何?人君不仁,春杀无辜,则岁星失度;其救也,慈仁敬让,广恩甘龙,无犯四时,则岁星承度。荧惑失度何?人君内无礼法,轻薄房室,外行慢易,敛夺民财,则荧惑失度;其救也,爵贤位德,养幼廪孤,命歌唱家,趣鞉鼓,合高兴,荧惑还度,天心得矣。太白失度何?人君薄恩尾殹,懦弱不胜任,则太白失度;其救也,举有义,任威用武,则太白复,兵气消矣。镇星失度何?人君内无仁义,外多华饰,则镇星失度;其救也,治社稷,修明堂,近方直之人,此灾自消也。辰星失度何?人君内无仁义,外多华饰,则辰星失度;其救也,明刑慎罚,审法必中。

《说文》曰:万物之精,上为列星。

《上大夫考灵耀》曰:白经天,水决江。(白,太白也。金为水宗,故多水也。)

《三五历记》曰:星者,元气之英,水之精也。

《春秋玄命苞》曰:肽、毕间为天街,日月星以出入。荧惑守之,道不通,天下危。

《易》曰:日中见斗,幽不明也。

又曰:卷舌主口语,荧惑临之,下多乱谋。圣上以口角之害起寇。

又曰:在天成象,在地转移。(象况日月星辰,形况山川草木。)

又曰:荧惑守冰青剑,贵妾争。

《书》曰:尧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

又曰:荧惑守宫殿,群妃斗。

又曰:日中,星鸟,以殷春天。

《汉书·天文志》曰:五星所行,合散犯守、历陵斗蚀、彗孛飞流,皆阴之精,本於地而发於天也。(孟康曰:合,同居也。散,谓五星有变,则其精散为妖星也。犯,七寸之内,光芒相及。陵,相冒过也。蚀,星月相陵,不见者旁,日食也。韦昭曰:白自下往触之曰犯。居其旁曰守。经之为历。相击为斗。张晏曰:彗,所以推陈布新也。孛气似彗。飞流,谓飞星流星也。孟康曰:飞,绝迹而去之。流,光迹相连也。)

又曰:庶民惟星,星有好风,星有好雨。(星民象,故众民惟若星。箕星好风,毕星好雨。亦民所好也。)月之从星,则以风雨。(月经於箕则多风,月离於毕则多雨。政治和宗教格外,以从民欲亦所以乱也。)

又曰:孝昭始玄中,太白入太微,西藩第一星北出,东藩第一星北东下去。太微者,天庭也。太白行个中,宫门当闭,老将被军器,邪臣伏诛。后有流星,下燕万载宫极,东去。(李奇曰:极,屋梁也。三辅名称为极也。)法曰:"国恐有诛。"其后左将军上官桀、骠骑将军安与长公主、燕刺王谋主乱,咸伏诛。

《诗》曰:晥彼牵牛,不以服箱。注:"晥,星明貌。河鼓,谓之牵牛也。"

又曰:建始六年4月,荧惑逾岁星,居其东南半寸所,如连李。时岁星在关星西四尺所,荧惑初从毕口大星东南往,数日至,往疾去迟。占曰:"荧惑与岁星斗,有病君、饥岁。"其后旱伤麦,民食榆皮。诃平二年二月乙亥,太皇太后避时林茨东观。

又曰:维南有箕,不得以簸扬;维北有斗,不可能挹酒浆。

又曰:绥和二年春,荧惑守心。知府翟方进欲塞灾异自杀。

又曰:东有启明,西有长庚。(日旦出谓影星为启明,日既入谓影星为长庚。庚,续也。)

○客星

又曰:嘒彼小星,三五在东。(三,心也。五,噣也。嘒,沈雁冰儿。噣音昼,柳也。)

《左传》曰:昭十年,春,王首春,有星出于婺女。郑裨灶言於子产曰:"7月丙午,晋侯将死。今兹岁在姬乾荒之虚,(岁,岁星也。高阳氏之虚,谓玄枵。)姜氏、任氏实守其地,居其维首,而有妖星焉,告邑姜也。(客星居玄枵之维首。邑姜,太公望女,晋唐叔之母。星占:婺女为既嫁之女,织女为处女。邑姜,齐之既嫁女。妖星在婺女,齐得岁,故知祸归邑姜。)邑姜,晋之妣也。天以七纪,戊午,逢公以登,星斯於是乎出,(逢公,殷诸侯居齐地者。逢公将死,妖星出婺女,时非岁星所在,故齐自当祸,而以庚午日卒。)吾是以讥之。"至时,晋定公卒。

又曰:子兴视夜,歌唱家有烂。

《汉书》曰:玄帝初玄玄年六月,客星大如瓜,色彩虹色,在南斗第二星东可四尺。占曰:"为水饥。"其月阿拉斯加湾水大溢;7月关东北学院饥,民多饥死;琅邪人相食。二年七月,客星见昴分,居卷舌东可五尺,绯铁蓝,炎长三寸。占曰:"天下有妄言者。"其十10月,钜鹿侍中谢君男诈为神仙,论死。

又曰:Samsung在户。

《汉朝书·天文志》曰:孝安永初八年7月庚寅,客星大如李,苍白,芒气长二尺,西北指上阶。星,上阶为三公。后里正张、禹、司空张敏(zhāng mǐn )免官。

又曰:月离于毕,俾滂沱矣。

又曰:中平七年三月乙未,客星如三升碗,出贯索,东南行入天市,至尾而消。占曰:"客星入天市,为贵妃丧。"

又曰:定之方中,作于楚宫。

谢承《东汉书》曰:吴郡周敞,师事京房。为赵显所谮,谓敞曰:"吾死后四日,客星必出天市,即作者无辜也。"死后果如言。

又曰:维南有箕,载翕其舌;维北有斗,西柄之揭。

○孛

又曰:昏认为期,歌唱家煌煌。

《左传》曰:文十七年,有星孛入于北斗。周内史叔服曰:"不出六年,宋、齐、晋之君皆将死乱。"

《礼》曰:五月底气。是月也,命有司享寿星於南郊。

又曰:昭十四年冬,有星孛于大辰,西及汉。申须曰:"彗,所以革故革新也。天事恒像,今除于火,火出必布焉,诸侯其有火灾乎?梓慎曰:"往年作者见之,是其徵也,火出而见。今兹火出而章,必火入而伏。其居火也久矣,其与否则乎!火出,於夏为5月,於商为四月,於周为仲夏。夏数得天,若火作,其四国当之,六物之占,在宋卫郑陈乎?宋,大辰之虚也;陈,大皞之虚也;郑,火神之虚也。皆火房也。星孛及汉,汉,水祥也。卫,高阳氏之虚也,故为穷桑,其星为大水。水,火之牡也,其以丁卯若乙丑作乎?水火所以合也。若火入而伏,必以乙亥,不过其见之月。"郑裨灶言於子产曰:"宋卫陈郑,将同日火,若本身用瓘瓒玉瓒,郑必不火。"钟产弗与。后四国皆火。

又曰:十三月。是月也,日穷于次,月穷于纪,星回于天。

《春秋孔演图》曰:海精死,扫帚星出;(宋均注曰:海精,鲸鱼。)流星出则国枢橛。

又曰:幽禜,祭星也。

《春秋考异邮》曰:鲸鱼死,流星合。(宋均注曰:鲸鱼阴物,生於水。今出而死,是时有兵相杀之祥也,故天应之以妖彗也。)

又曰:天秉阳,垂日星。

《春秋合诚图》曰:赤彗,火精,如火,曜长七尺。

又曰:宿离不忒,无失经纪。注:"二十八宿为经,七曜为纪。"

《孝经钩免攕》曰:周共王无法事其母弟,彗入斗,亡其度。

《周礼》曰:保章氏掌天星,以志星辰日月之更改,以观天下之迁,辨其吉凶。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都有分星,以观妖祥。

《孝经内记》曰:流星入北斗,祸大起;在三台,臣害君;在太微,君害臣;在天狱,诸侯作祸。彗行所指,其国民代表大会恶。彗在月初者,君有德,天下欣心,大丰饶。

《左传》曰:姬熙三年夏5月辛巳夜白矮星不见,夜中星陨如雨,与雨偕也。

《尔雅》曰:流星为欃枪。

又曰:姬宋三年,晋侯复假道於虞以伐虢,问於卜偃曰:"吾其济乎?"对曰:"克之。童谣云:丁亥之晨,龙尾伏辰。"(杜预曰:龙尾是尾星也。)

《河图帝通纪》曰:彗星者,天之旗。

又曰:十五年春,陨石于宋五,陨星也。

《河图稽耀钩》曰:五星散为五色之彗。

又曰:鲁僖公二十三年春,无冰。梓慎曰:"今兹宋、郑其饥乎?岁在星纪,而淫於玄枵,(玄枵在子虚危之次,星纪在斗牛之次。)以有时灾,阴不堪阳。蛇乘龙。(龙,岁星木也。木为青龙,蛇为白虎,龙失次也。)龙,宋、郑之星也,宋、郑必饥。玄枵,虚中也。枵,耗名也。土虚而民耗,不饥何为?"

《夏朝策》曰:唐睢谓秦王曰:"尹铎刺王僚,扫帚星袭月。"

又曰:昔姬夋有二子,长曰阏伯,季曰实沉,居於旷林,不相能也。日寻干戈,以相征伐。后帝不臧,(后帝,尧也。臧,善。)迁阏伯于唐山,主辰。(泰州,东地也。主祀辰星。辰,慢火也。)商人是因,故辰为商星。(商人汤先祖因阏伯,故国祀辰星。)迁实沉于大夏,主参。(大夏,今晋阳县也。)唐人是因,故参为晋星。

《史记》曰:赵正十三年,流星四见,大者八二十十六日,长或竟天。其后秦遂灭六王,并中夏族民共和国,外攘东夷,死人如麻。

又曰:火中,寒暑乃退。(心以林钟昏中而暑退,二之日旦中而寒退。)

《汉书》曰:建玄四年,扫帚星见。丹东王心怪之,以为上无太子,天下有变,诸侯并争,愈益治攻战具,遂谋反。

又曰:昭三十二年,吴伐越。史墨曰:"不如四十年,越其有吴乎!越得岁而吴伐之,必受其凶。"

又曰:哀帝建平二年四月,扫帚星出牵牛,日月五星所从起。历数之玄,三正之始,彗而出之,改更之像也。其后卒有王枚蒇国之祸。

《穀梁传》曰:列星曰恒星,亦曰经星。

《后梁书》曰:献帝建筑和安装二十八年底春,孛星晨见东方二十馀日,夕出西方。纪历五车、东井、五诸侯、文昌、冰青剑,入太微,指帝坐。占曰兴利除弊之像。

《尔雅》曰:星纪斗,牵牛也;玄枵,虚也。

《南齐书·天文志》曰:新太祖地皇七年十八月,有孛星於张,西北行,八日错失。孛星者,恶气所生,为乱兵;又参然孛焉,兵之类也,故名之曰孛。孛之为名,犹有所加害,有所妨蔽。或谓之扫帚星,所以除秽而布新也。张为周地,星孛於张,西北行,即翼、轸之分,翼为楚,楚地将有兵乱。明年早春,光武起兵舂陵,都雒,居周地,除秽布新之像也。

又曰:祭星曰布。

又曰:孝明永平八年,11月甲子,扫帚星出天舡北,长二尺所,稍北行,百三15日。韧屿舡为水,扫帚星出之为大水。是岁伊雒水溢,到天津城门,坏伊桥,郡七、县三十二皆大水。

又曰:西陆,昴也。郭璞曰:"昴,西方之宿,别称旄头。"

又曰:永和四年,五月庚午,流星见东方,长六七尺,色青色,西北指营室,及坟墓。营室者,太岁常宫,坟墓主死。流星砌狞蘘向营室,至坟墓,不出五八年,天下有大丧。

《论语》曰:为政以色列德国,举个例子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

又曰:光和玄年7月,扫帚星出亢池,入天市中,长数尺,稍霞月五六丈,赤色,经历十馀宿,八十馀日,乃消於天苑中,彗除天市,将徙帝,将易都。至初平玄年,献帝迁都长安。

《易是类谋》曰:五星合狼张,昼视无日光,虹霓煌煌。太山失金鸡,西岳亡玉羊。太山失金鸡者,箕星亡也。箕者,风也。风动鸡鸣,今箕候亡,故鸡亦亡也。西岳亡玉羊者,羊星在未,未为羊,鸡失羊亡,臣纵恣,万人愁,不祥。

又曰:孝献建筑和安装七年十一月,有星孛于东井与鬼魁,入赤霄太微。十一年嘉月,有孛于斗,首在斗中,尾贯紫宫,及北辰。占曰:"彗扫太微、紫宫,人主易位。"其后魏文帝受禅。十八月丁卯,有星孛于鹑尾,广陵分也。时彭城牧刘表专据幽州,从事周群以为钱塘牧将死而失士。二〇二〇年秋,表卒,以小子琮自代。曹公将攻荆州,琮惧,举军诣公降。

京房《对灾异》曰:人君不行仁恩,破胎伤孕,春杀无辜,则岁星失度。

《晏婴春秋》曰:景公谓平仲曰:"扫帚星向吾国,作者是以悲。"晏平仲曰:"君穿池欲深广,为台欲高大,诛戮如仇雠,孛又将至,流星容可拒乎?"惧,缓刑罚。三十二15日彗去。

《太傅考灵曜》曰:岁星木精,荧惑火精,镇星黄参,太白银精,辰星水精也。

《尉缭》曰:昔楚将军子心与齐人战,未合,夜扫帚星出,柄在齐,所在胜,不可击。子心曰:"流星何知!"明天与齐人战大破之。

又曰:岁星得度五穀滋,荧惑顺行甘雨时,镇星得度地无灾。太白出入当,五穀成熟人民昌。

《本草求原》曰:鲸鱼死而流星出。

又曰:心大星,天王也,其前星世子,后星庶子也。

○天狗

《诗纪历枢》曰:箕为天口,主出气。尾为逃臣贤者叛,十二诸侯列於庭。(《元命苞》曰:五诸侯。此云十二,则兼他星为数也。)

《占》曰:狗者,守御之类;天狗所降,以戒守御也。出入无时,下则有伏尸流血。其流星坠地有声,野雉皆鸣,或群狗皆吠,或流散化为云。一曰:流星有声如雷,下地中,一曰:无云而雷。一曰:星赤白有光,下地为狗,狗无足。一曰:如火光炎撤觎,其上瓮下地如数顷田。一曰:大流星,其有光,见人而坠,尾烖有足。一曰:星状如奔星,有声,望之如火。一曰:其色白,其荧荧如遗火状。皆曰天狗。天狗所下之处,万人伏尸,狗食血;戍下之邑,大兵起,国易攻,人相食,千里流血,四方相射,破军杀将,兵丧并起,国未有已。

《礼稽命图》曰:作乐制礼得天心则景星见也。

《河图稽耀钩》曰:太白散为天狗,主候兵。

《礼斗威仪》曰:镇星黄时则祥风至。

《洪范五行传》曰:七国植跌战於梁地,故天狗先降梁垒,见以其像也。狗者,守御之类也,所降以戒守御也。

《春秋说题辞》曰:星之为言精也,荣也,阳之精也,阳精为日,日分为星,故其字日生为星。

《史记》曰:秦元献公十二年,星昼坠有声。至十三年,秦、韩战役,擒晋惠王。

《春秋元命苞》曰:直弧北有一大星为北极星,见则治平,主寿;亡则君危,主亡。常以小暑候之。

又《水官书》曰:天狗,状大如奔星,有声。其止地类狗,地望之如火光,炎炎撤觎,其下圆如数顷田,处上瓮见则有风骚。千里破军杀将。(《洪范五行传》同。)

又曰:商纣之时,五星聚於房。房者,苍神之精,周据而兴。

《汉书·天文志》曰:孝昭玄平玄年四月丁亥,祥云如狗,赤色,长尾,三枚,夹汉西行。

又曰:南河三北两星为玉绳。玉之为言沟,刻也。瑕而不掩,折而不伤。宋均注曰:"绳能直物,故名玉绳。沟,谓作器。"

《汉书星行占》曰:太白散为天狗,为卒起。卒起,枷无时。八月,昌邑黄澜行淫僻,令尹霍子孟白皇太后废贺。

又曰:心Samsung五度,有国君明堂布政之宫。

又曰:成帝减轻玄年3月,日晡时,天有星,殷如雷声,有扫帚星如缶,长十馀丈,皎然赤白,从日下东南去,或如盂,或如鸡子,熠熠如雨,下至地止。郡国皆言星陨为王者失势、诸侯起怖戤异。其后新太祖专政篡位。

又曰:尾九星,箕四星,为贵妃之场,列为西宫。其庭太微。

又曰:哀帝建平玄年季商,日出时,有物着天,白,广如一匹布,长四丈馀,西北行,声如雷,一刻止,名曰天狗。

又曰:蟾蜍阴精,流生织女,立地候。宋均注曰:"地候,镇星外号也。"

《秦朝书》曰:光武建武十一年春,有流星大如日,从太微出,入北斗魁中第六星,色白,旁有小星射者十馀枚,后有声如雷,顷止。斗魁主杀伐,是年吴汉、臧宫破公孙述於圣Diego。十二年春,有大星如缶,出柳,东北行入弧。将灭时分为十馀段,如遗火状。弹指,有声殷殷如雷。柳为周,弧为秦蜀。是年,使大司马吴汉从岳阳发南阳卒,溯江而上,击蜀白帝公孙述数万人。

又曰:三台湾电影电视明星色齐,群臣和;不齐,大乖。

又曰:中玄玄年冬,有大扫帚星从西南往西北行,有声如雷。其年中郎将窦固将西征。

《春秋合诚图》曰:天文地理各有所主,北斗有七星,圣上有七政也。

又曰:顺帝永和四年,有流星大如斗,从西南东行,长八九尺,赤黄,有声隆隆如雷。是时,士大夫梁商与常侍张逵、曹腾、孟贲等争权,矫制收腾。顺帝寤,逵等奔走,或自刺,或解任红昌投草中。逃亡之应。

又曰:方天画戟,主暴雨之神。旁有一星玄戈,名曰贵妃。旁侧郎位,主宿卫、军机章京。

《汉董侯春秋》曰:初平八年10月,流星起织女,东北行天市中。蛇行有尾,长七八丈,色赤照地。又流星如斛,长六七丈,小者六七枚随之,光照地。又扫帚星东南行,有声如雷,望之如火,照地。是曰天狗。

《春秋运斗枢》曰:北斗七星:第一南门二,第二璇,第三机,第四权,第五南门二,第六闿阳,第七娄宿三。(《广雅》又云:枢为雍州,璇为彭城,机为青、幽州,权为徐、驻马店,衡为钱塘,闿阳为梁州,天船三为郑城。)第一至第四为魁,第五至第七为杓,合为斗,居阴布阳,故称北。

《晋书》曰:惠帝永兴玄年五月,流星,有声。二年,又有星陨,有声。后二年,怀帝、愍帝蒙尘,刘玄海、石勒攻掠,遂亡中夏。

又曰:五帝所行,同道异位,皆循斗枢机衡之分,遵七政之纪,九星之法。

又曰:怀帝永嘉玄年,有大扫帚星如日,自南流於西南,小者如斗相随。天尽赤,有声如雷。是年汲桑煞东燕王腾。前年,刘玄海僣号。

又曰:鹤一得则景星见,衡星得则麒麟生,万人寿。

又曰:穆帝永和十年,流星大如斗,色赤黄,出织女,没造父,有声如雷。其年慕容俊据临漳,诸将奔散。

《春秋佐助期》曰:萧相国禀昴星而生。

又曰:海西公大和七年6月,有大流星西下,有声如雷。2018年,广汉妖贼李弘反,自称圣王。又慕容暐克邺,尽有其地。二零二零年,桓温废帝。

《春秋后传》曰:魏人唐睢对秦王曰:"专诸之刺王僚,流星笼月色。"

又曰:孝武太玄十四年,天狗东南下,有声。占曰:此应战流血。是后慕容垂、翟辽、姚苌、符登、慕容永并阻兵争强。

《春秋文耀钩》曰:参宿二见则主安,不见则兵起。

《宋书》曰:后废帝玄徽八年10月,星陨於东北,有声如雷。

《论语讠韱》曰:仲尼曰:"吾闻尧率舜等游首山,观河渚,有五老游河渚。一老曰:'河图将来告帝期。'二老曰:'河图未来告帝谋。'三老曰:'河图现在告帝书。'四老曰:'河图未来告帝图。'五老曰:'河图现在告帝符。'龙衔玉苞,金泥玉检封盛书,五老飞为扫帚星,上入昴。"

崔鸿《十六国春秋》曰:后赵石勒建平四年,有流星大如尾,足形,自北极西北流,五十馀丈,光明烛地,坠於河,声闻九百馀里。其年,石勒死,而季龙杀勒诸子而篡位。

《孝经济帮衬神契》曰:岁星守心,则年穀丰。

《隋书》曰:北宋孝昭皇建二年7月,天狗下於郿山。於其下讲武厌之,帝将至,有兔惊马,帝肥,坠马而死。

《广雅》曰:太白谓之长庚,或谓之太嚣。

又曰:武成清河四年春,天狗南流,下宋地番禺。其年,妖人反於邺,入北城,劫知府彭王浟为主,浟不从,见害。

又曰:荧惑谓之罚星,或谓之执法。

又曰:周穆王大像玄年满月,有扫帚星大如二斗器,云从太微端门注入,有声如翻旗。其月,静帝立,隋公杨坚专政,俄而禅位。

又曰:天宫谓之紫宫,参伐谓之大辰,太微谓之明堂。

又曰:静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定玄年5月,有大流星如斗,出五车,西南流,光明烛地。是月,赵王招鸠浅盛以谋执政,被诛。

《史记·天官书》曰:星者,金之散气。

又曰:隋炀帝伟业十二年10月,夜有大流星如斗,出王良先生阁道,声如颓墙。其日又有大扫帚星如瓮,出羽林,有声。今年,帝幸江都,天下大乱。

又曰:张掖四星曰天驷,旁一星王良先生,王良先生策马,车骑满野。

《山海经》曰:金门之山有赤犬,名曰天犬,其所下者有兵。(郭璞症曰:《周书》:"天狗所止地,须臾,光飞天为扫帚星,长数十丈,其疾如风,声如雷,走如电光。"吴楚七国反时吠过梁野。)

又曰:星堕至地则石也。河济之间,时有坠星。

《兵书》曰:两敌相望,其云气如牛马状,头低尾仰,曰天狗。勿与战也。

又曰:毕为罕车,为边兵,主弋猎。其大星傍小星为附耳。附耳动,有谗臣在侧。

○枉矢

又曰:四镇星所出四隅,若月始出也。

《河图稽耀钩》曰:辰星散为枉矢,流所射,可诛。

又曰:咸池曰天五潢,帝车舍。

《河图》曰:枉矢东流,天下恐。

又曰:中,端门,门左右,掖门。门内六星,诸侯。其内五星,五帝坐。

《里胥运授期》曰:白帝掷晡,六十四世,其亡也,枉矢射参。

又曰:孝武帝以正阳上辛祠太一甘泉。夜祠到明,忽有流星至於祠坛上,使童男女七贰九位俱歌十九歌之歌。

《左徒中候》曰:夏桀无道,枉矢射。

又曰:魁下六星,两两相比较者曰三能。苏林曰:"能音台。"

《洪范五行传》曰:枉矢者,弓矢之像也。枉矢之所触,天下之所伐,毁灭之像也。

又曰:北宫苍龙,房、心。心为明堂,房为天府。

《春秋运斗枢》曰:黄帝行失枢,则枉矢出射所谋。(谋易失枢之王,故以枉矢射之。)

又曰:国皇星,大而赤,状类南极。徐广注曰:"南极,南门二也。"

《春秋潜潭巴》曰:枉矢出,臣不忠。

又曰:五星皆大,其事亦大;皆小,其事亦小。早出为盈,盈者为客;晚出为缩,缩者为主。同舍为合,相陵为斗。

又曰:枉矢或南或北,无聚众,伐夏朝。

《汉书》曰:皇甫嵩为长史,以流星免官。

《论语摘辅像》曰:虚王反度枉矢合。

又曰:武帝时中星尽摇。占曰:民劳也。后征讨北狄。

《史记·天官书》曰:枉矢,类大彗星,蛇行而苍黑,望之如有毛羽。

又曰:北斗七星,所谓"璇玑天枢以齐七政"。杓携龙角。(孟康曰:杓,斗柄也。龙角,东方宿也。携,连也。)殷衡南斗,魁枕参首。

又曰:项籍救钜鹿,枉矢西流,台湾遂合从,西坑秦人,屠建邺。

又曰:营室为清庙,亦曰离宫。

《说苑》曰:秦二世立,枉矢夜光。俄而天下大乱,二世被杀。

又曰:河鼓大星,中校。其北织女。织女,天女孙也。

《晋书》曰:武帝玄康八年,枉矢北行竟天。次年,夜,枉矢自北斗魁西北行。占曰:"以乱伐乱。"北斗主杀伐。是后赵脱凶杀司空张华,废贾后。终自屠灭。

又曰:高帝三年,月晕,围参、毕七重。占曰:"毕、昴间天街也,街北胡也,街南华夏也。"后有平城之围。

又曰:太熙玄年,有枉矢西北流。怀帝永嘉八年,刘聪嘉平四年,星起牵牛,委曲蛇行,入紫宫,其光照地。其年,帝为刘聪所害。后八年,聪死国亡。

又曰:太微之十二星,东相西将。

又曰:愍帝建兴八年,枉矢自文昌北流,至斗东,如一匹布,绛,蛇行,有兄弟,因成为云气,如人像,二臂一足。至八年,北平人吴祚聚众千人,立沙门为国君。八年,帝降刘曜。

又曰:戴主六星,曰仁寿宫:一曰中校,二曰次将,三曰贵相,四曰司命,五曰司禄,六曰司灾。

又曰:玄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兴四年,枉矢出虚、危,没翼。大宁二年,王敦杀谯王承及甘卓。

又曰:危东六星,两两比照,曰司寇。

又曰:穆帝昇平二年,枉矢自东北流於西北,其长半天。时所在拥兵,政非己出。

又曰:古代人有言曰:国泰民安,五星循度。

《隋书》曰:齐昏侯永光八年春,枉矢昼见西方,长十馀丈。其年梁武举兵,东昏遇刺。

又曰:革命创设,三章是纪;顺天从人,五星同轨。

又曰:隋炀帝伟大的职业十二年,枉矢二出北斗魁,委曲蛇行,注於南斗。后二年,宇文化及於江都僣号许,王世充於东都杀恭帝,僣号郑。

又《郊祀志》曰:汉祖诏左徒,令天下立灵星祠,常岁时祠以牛。

○蚩尤旗

又《天文志》曰:金木水火土五星,天之五佐,为治理,伏见一时,岁星东方春,於人五常仁也,五事貌也。仁亏貌失,逆春令,伤木气,罚见岁星。荧惑南方夏,礼也,视也。礼亏视失,逆夏令,伤火气,罚见荧惑,太白西方秋,义也,言也。义亏言失,逆秋令,伤金气,罚见太白。太白经天。(孟康注曰:谓出东入西,出西入东也。太白阳星,出东当伏西,过午为经天,晋灼曰:星尽见午上为经天。)天下兵革,更主,是谓乱纪,人民流亡。昼见与日争明,强国弱,小国强,女主昌。辰星北方冬,智也,听也。智亏听失,逆冬令,伤水气,罚见辰星。镇星中心土,主未月,信也,思心也。仁义礼智以信为主,貌言视听以心为正,四星皆失,镇星乃为之动。

《河图稽耀钩》曰:荧惑散为九黎氏旗,主惑乱。

又曰:凡五星色:皆白,为丧为兵为旱。青为忧为水,黑为疾为多死,黄吉。五星同色,天下偃兵,百姓安居,歌舞以行,不见灾疾,五穀蕃昌。

《河图提刘子》曰:帝将怒,九黎氏出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

又曰:天星都有州国分野:角、亢、氐、房、心,明州之分。尾、箕,钱塘之分。牵牛、婺女,许昌之分。虚、危,青州之分。营室、东壁,并州之分。胃,临沂之分。毕、昴,益州之分。觜、参,钱塘之分。东井、舆鬼,兖州之分。柳、七星、张,三河之分。翼、轸,雍州之分。析木之津,燕之分。慢火,宋之分。寿星,郑之分。鹑尾,楚之分。鹑火,周之分。鹑首,秦之分。实沉,魏之分。明州,赵之分。降娄,鲁之分。訾娵,卫之分。玄枵,齐之分。星纪,吴之分。太傅掌之,以观妖祥。

《史记曰·水官书》曰:兵主之旗,类彗而后曲像旗,见则王者征讨四方。

又曰:秦地於天官,东井、舆鬼之分野,周地柳、七星、张之分野,韩地角、亢、氐之分野,赵地昴、毕之分野,燕地箕之分野,齐地虚、危之分野,鲁地奎之分野,宋地房、心之分野,卫地营室、东壁之分野,楚地翼、轸之分野,吴地斗、牛之分野。

《魏志》曰:嘉平三年一月,持节奉法驾迎名贵乡公於玄城,是岁白气经天。太尉司马景王问王肃其故,肃曰:"杆兵主之旗也,西南其有乱乎?君若修己以安人民,则天下乐安者归德,倡乱者先亡矣。"二〇一八年,镇东将军毌丘俭、泰州上卿文钦果反。

《汉武故事》曰:瑶池王母使者至,东方朔死。上问使者,对曰:"朔是句龙精,为岁星,下游人中以观天下,非帝王臣也。"

《皇览·冢墓记》曰:兵主冢在东郡寿张县阙乡城,中高七丈。民常二月祠之。有赤气出如绛,名字为九黎氏旗。

《汉书音义》曰:瑞星曰景星,亦曰德星。妖星曰孛星、流星、长星,亦曰挽抢。绝迹而去曰飞星,光迹相连曰流星,亦曰奔星。

○狱汉

《清代书》曰:严光,字子陵。与光武为友。后光武登祚,忘之,光怨帝。是时,郎中云:"天上有客星恨帝,"帝曰:"岂非朕故人严子陵乎?"遽命征之。夜与子陵共卧,光以脚加帝腹。太师奏:"客星侵御座。"子陵缩脚,客星寻退。竟不仕。

《河图稽耀钩》曰:填星散为狱汉。

又曰:李固对诏:"太岁有上大夫,犹天之有北斗。北斗,天之喉舌;上卿,天皇之喉舌。斗切磋元气,运乎四时。都尉先生王命,所谓制气之臣也。"

《春秋合诚图》曰:狱汉主逐王。(狱汉,填星精所为。)

又曰:和帝分遣使者四个人,各至州郡观采风谣。贰个人当到咸阳,投候馆吏李郃舍,郃问曰:"二君发京师时,知朝廷遣二使耶?"问何以知之,郃指星云:"前有二星向钱塘分界。"

《史记·水官书》曰:狱汉星,(孟康曰:青中赤下,有三彗驰骋,亦镇星之精,一名威汉也。)出正北,北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数动,察掷晷青。所出非其方,其下有兵冲不利。

谢承《南陈书》曰:吴郡周敞师事京房,房为石显所谮,系狱,谓敞曰:"吾死后四十七日,客星必入天市,即笔者无辜之验也,"房死后,果如房言。

○五残

《东观汉记》曰:光武破圣公,与伯叔书曰:"交锋之日,辰星昼见,太白立春。"

《河图稽耀钩》曰:镇星散为五残,主奔亡。

《蜀志》曰:汉安二十八年,刘豹、向举上言於先主曰:"乃年太白、荧惑、镇从岁。汉初兴,五星聚岁。岁北帝义,汉位在西,义之上方,故汉法常以岁星候人主。当有圣主起於此,以至小米。顷者荧惑复追岁,见在胃昴毕;昴毕为天维,《经》曰:帝星处之,众邪毁灭。"於是先主即位。

《春秋合诚图》曰:五残主出亡。

《续晋阳秋》曰:桓玄庶母马氏,本袁真之妓也,与同列薛氏、郭氏夏夜同出月下,有铜瓮水在其侧,见一级星堕瓮中,惊奇,共视,见星如二寸火珠於水底,冏然明净,乃相谓曰:"此吉祥也,什么人当应之?"於是,薛郭更以瓢接取,并不得,马最终,取星正入瓢中,便饮之,既而若有感焉。俄而怀玄。玄虽篡位不终,而数年之中,荣贵极矣。

《春秋考异邮》曰:五残,类辰星,有角,见则政在伯。

古典艺术学最先的文章赏析,本文由笔者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证明出处

《史记·天官书》曰:五残星,出正东,东方之野,星状类辰星,去地可五六七丈。所出非其方,其下有兵,冲不利。

《山海经》曰:西灵圣母是司天之五残。

○国皇

《河图稽耀钩》曰:岁星之精流为国皇,主内难。

《春秋考异邮》曰:国皇,大而赤,类南极,见则兵起,天下急。(宋均注曰:南极,水委一也。)

《大顺书·天文志》曰:灵帝光和中,国皇见西北角,去地一二丈,如炬火,十馀日。占曰:"国皇为内争,外兵丧。"其后黄巾张角、何进、袁本初、董仲颖乱,燔烧宫殿,迁西京。

○格泽

《广雅》曰:格泽,妖气。

《史记·水官书》曰:格泽星者,如炎火之状,黄白,起地而上,下大上兑。其见,不种而获,不有土功,必有大咎。

○旬始

《河图稽耀钩》曰:填星散为旬始,主招横。

《春秋合诚图》曰:旬始主争兵。

《春秋考异邮》曰:旬始照,其下必有灭主。

《广雅》曰:旬始,妖气也。

《史记·天官书》曰:旬始出於北斗旁,状如雄鸡,其色铁红,像伏鳖。

《楚辞·远游》曰:敬老节入帝宫兮,造旬始而观清都。

司马长卿《大人赋》曰:重旬始以为惨。(孟康曰:旬始,气,如雄鸡,在北斗旁,悬如葆卜,感到十二旒。惨,音所御切。)

○营头

《占》曰:流星昼行,亡君之戒。一曰:扫帚星昼名营头,营头而下,流血滂滂。一曰:有云如坏山堕,所谓营头之星。其所堕,复军流血。

《后金书·天文志》曰:新太祖地皇四年,遣王寻、王邑将兵至昆阳,围城数重。昼有云气,如坏山堕军上,军士皆厌,所谓营头之星也。占曰:"营头之所堕,其下复军流血三千里。"是时,光武将兵数千人赴救昆阳,击赌瞢。会天天津大学学风,飞屋瓦,雨如注水,赌瞢乱败,死者数万人。

《晋书》曰:惠帝太安二年,星昼流,矢北下,光变白,有声如雷。占曰:"为营首,营首所在,其下有大乱流血。"

又曰:穆帝永和七年,日未入,有扫帚星大如三斗魁,从辰已上东北行,在箕斗间。占曰:"营首之下,流血滂沱。"是年,慕容俊称大燕,攻伐无已。

○汉

《诗推度灾》曰:逆天地,绝人伦,则天汉灭见。

《史记·天官书》曰:汉者,金之散气,蒲熬曰十汉,中星多则水少,即旱。

《竹书纪年》曰:姬平四年,汉不见于天。

○蓬星

《汉书·天文志》曰:孝景中七年10月戊申,蓬星见西北,在房南,大如二升器,色白;己巳,在心东南;丁巳,在尾北;丙戌,在箕北。近汉稍小,且去时大如桃,甲戌去,凡二日。占曰:"蓬星出,必有乱臣。"房心间,太岁宫也。是时梁王欲为汉嗣,使人杀汉诤臣袁盎。

《晋红米书》曰:太玄二十年11月,有蓬星如粉絮,东行历女、虚危,及哭星。

古典法学原著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评释出处

本文由二四六天天好彩手机版发布于二四六天天好彩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