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二分之一

但是,很快,她就开心不起来了。这天,他们跟着北方亮起的第一颗星星,穿过瓦伦沼泽和哈定森林,终于来到了去阿玛尔大陆所必经的格兰卡林山脊。“看!”玛雅骑在红色的母马“女神”背上,黑猫“满月”舒适地蹲在她的怀中,她指着山下那些森林和湖泊说道,“多美的景色啊!”这的确是一片美极了的景色。灿烂的秋色布满山谷,在层层叠叠不同深浅的绿色树叶之间,点缀着金黄色的野花。树林的环绕中,是一汪如同宝石般湛蓝的湖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泛出粼粼波光。但是亚特雷耀却并没有看这些美景,他的目光停留在玛雅的脸上。这是一张年轻而美丽的脸庞,温和的阳光与轻柔的山风为它带来了红润与明媚。——这才是一道最美丽的风景。“最好走的路已经结束,”他强迫自己转移视线,淡淡地道,“接下来,我们要下马步行了。”“我知道!”一上山,玛雅就已经做到了心理准备。格兰卡林山脊是她所知道的最高、最美丽,也是最神秘莫测的山峰。它由两种截然不同的色彩组成:绿色和白色。在它的半山腰以下,遍地都是树木、草地,还有五彩缤纷的鲜花;而越往上,绿色就渐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贫瘠的岩石和皑皑白雪。正是这座山峰,隔开了塞亚特与阿玛尔大陆;也正是这座山峰,夺去了无数企图翻越它的人的生命。眼前山路边的树木和花草已经渐渐稀少,褐色的大小岩石开始占领他们的视野。有一条小溪沿着山势奔流而下,那是山颠的冰雪融化而成的;而在小路的另一边,则是深不可测的悬崖。玛雅和亚特雷耀已分别从马背上下来,牵着各自的马前行。玛雅瞥了一眼走在前面的亚特雷耀。从出发到现在,他一直很少说话,“眼镜蛇事件”后,他更是沉默寡言。出发前她原本还莫名其妙地暗自高兴去阿玛尔大陆的这一路有他同行,可现在,她却不得不忍受他沉寂冷漠的态度。——就算她之前曾得罪过他,现在也没必要受到这样的待遇吧!“喂,你是不是还在为我偷你的剑生气?”她终于忍不住先开口,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眼前高大的身影只顾拉着“山颠”往山路上前行。“要不就是我从塞亚特地牢逃跑惹着你了?”依然没有回答,只有石子从山上滚落到悬崖下所发出的沉闷的声音。她牵着“女神”的手攒紧了:“或者是因为行刺国王的那天晚上我没有事先跟你通气?”他连头都没有回,就像没有听到她在说话一样。“哈!”她不怒反笑,“我知道了,你生气是因为你的秘密被我发现了,那就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黑骑士居然也有害怕的时候,你竟然怕——”“当心脚下的路!”他终于开口了,低沉的声音中有警告的意味。“你终于说话了,”她嘲讽道,“看样子,我以后应该多谈谈有关蛇的事情,这样,一路上才不至于太寂寞。”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跟在身后的玛雅没有注意,径直撞到他的胸前。“很抱歉让你有一个无聊的旅程,”亚特雷耀有些好笑地看着撞如自己怀中的女孩,“不过比起闲聊来,我更喜欢注意脚下的路况和周围的动静。”玛雅抬起头,发现自己正对着一双黑色的眼睛,在这双眼中,以往冷酷的神色不复再现,取而代子的是一种她不了解的温柔。她的脸红了,连忙向后站稳脚跟。“翻过这座山后,无论你想聊蛇还是其他我都奉陪,”他转回身去,恢复了冷淡的声音,“不过,现在,请闭起尊嘴,注意我们脚下的山路。”“我不知道有什么值得注意的饿,”她不满地嘟囔着,继续前进,“女神”驮着“满月”依依跟在她的身后,“不就是旁边有个悬崖,不就是冰雪和碎石子多了些吗?”但是下一秒钟,就因为踩上了一粒滚动的石头,她滑过厚厚的冰面,最后从悬崖上摔了下去。而走在前面的他正好转过了一个山坳,在逐渐加大的风雪声中,没有听到她的惊叫与马的嘶声。直到很长一段路的宁静之后,亚特雷耀才发现身后的一样。狂风夹着大雪与小粒的冰雹呼啸而来,风雪中,他大声呼喊她的名字,并沿路走回之前的山坳。“女神”仍停留在原地,不安地跺着脚,而“满月”则站在山崖边,发出阵阵悲鸣。他趴到悬崖的最边上,尽量伸出身子看去。眼前看到的一切差点让他的心脏停止跳动。在悬崖下一块突出的巨石上,玛雅静静地躺在那儿,风雪逐渐掩盖了她的身体,只有那一头黑发仍在风中飞舞着,轻拂过她苍白的脸庞。一小堆树枝被点燃,昏黄的火光照亮了这个小小的山洞。亚特雷耀坐在洞口,望着格兰卡林山脊的夜色。漆黑的夜幕上,不时有大片白色的雪花飞过,而狂风也总是会卷起撒落到地上的白雪。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他的心情就像眼前的风雪这般纷乱。“恩……”身后传来一阵轻轻的呻吟。转过头,他看向洞内。有火光照耀的山洞显得明亮而温暖。玛雅躺在一些干燥的草堆上,身上盖着他的披风。她的头侧向了一边,紧蹙着的眉头显示出她身受的痛苦。他几乎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生命之水都给她喝了,却仍不能让她的脸色恢复红润,也不能使她苏醒过来。他已经检查过了:她的左腿受伤,右手臂上也有些划伤,此外,再没有别的伤痕了。可是,她苍白的脸色和紧闭的双眼告诉他,她所受的伤并不只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些。想起他还曾经叫她闭上嘴,不要多说话,他的心里就一阵绞痛。如果他多注意她一下,多关心她一下的话,在危险降临时,他就能拉她一把,至少也能及时发现她了。可现在……现在,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求能为她减少痛苦!“冷……”玛雅喃喃着,披风下,那小小的身体蜷缩起来。“喵!”爬在主人身边的“满月”轻轻地叫了一声,舔了舔玛雅的脸颊后,抬起头来望着亚特雷耀,绿色的眼睛中竟然也有悲哀的神色。亚特雷耀站起身,来到玛雅身边。在乌黑秀发和黑色披风的包围下,玛雅那小小的脸庞白皙到有些透明,火光透过那长长的饿眼睫毛,在她脸上投下了两道阴影。用尽了所有的办法,也无法让她苏醒过来。现在,只有一件事情是他还可以做的。亚特雷耀躺下来,睡在玛雅的身边。即使没有碰到她,他还是可以感觉到那小小的身子因为寒冷而发出的颤抖。他轻轻伸过手,搂住了她。怀中的玛雅娇小而脆弱。即使不能减轻她的痛苦,至少,他还能为她遮风挡雨,用自己来温暖她,让她不再寒冷。当火堆渐渐熄灭的时候,玛雅醒了过来。她凝视着枯黑木柴上星星点点的灰烬,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但是很快,左腿和胳膊上的一阵疼痛就让她回想起自己摔到悬崖下的那段经过。她伸出手去摸自己的腿,没想到向后一弯的背结结实实地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她转过身去,却不由惊讶得轻喘了一声。——她正躺在亚特雷耀的怀里。因为太累了,他睡得很熟,还发出了轻微的酣声。她放松下来,眼前这张熟睡的脸让她忘了自己的饿腿伤。在火堆余烬发出的微弱光芒中,她看到他的眼睛紧闭着,不再闪出冷冷的光芒,这使他看上去温和了一些。他的下巴泛出青色,胡子揸已经长了些。她还注意到从他的右耳到脸颊的地方有一道疤痕——这一定是战斗留下的痕迹。即使已经熟睡,他的手臂还不忘保护性地搭在她的胳膊上。玛雅转回了身去,并没有察觉到自己脸上的微笑。她闭上眼睛,决心好好睡一觉,同时,也好好享受深厚传来的温暖感觉。

午夜一点,忻欣和小强埋伏在电脑房的楼梯道里,等待“电脑杀手”新的犯罪,并当场抓住他。“大……姐大,你不……要气了,事已如此,算……了吧。”小强安慰着还在耿耿于怀的忻欣。“小强,电脑房今天怎么这么晚还有人啊?”忻欣转移了话题。“我……刚才看见蓝……嘉洛和梅……丽莎进去的。”“他们一起吗?”“不。蓝……嘉洛先,梅……丽莎后。”“哼!千万不要让我发现罪犯是你们中的一个。不然,非痛扁你们一通不可。”“大……姐大,那时候蓝……嘉洛还……没来啊。”“要你提醒!”小强难以幸免地又挨了一个“毛栗”。“啊!”夜深人静中,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回荡在电脑房中。“是梅丽莎!”忻欣拎着小强向电脑房冲去。一进门,她就被面前的场景惊呆了。梅丽莎蜷缩在蓝嘉洛的怀里,手紧紧地勾着他的脖子。“别怕,有我呢!”蓝嘉洛安慰道。——他和她竟然趁着单独相处的时候抱在一起!她还勾着他的脖子。忻欣的脑中一片空白,没有注意到蓝嘉洛正试图拉下梅丽莎的手。“大……姐大,是它!”小强的声音惊醒了忻欣,也让蓝嘉洛抬起了头。顺着小强的手看去,在一台电脑的电源边躺着一具老鼠的尸体,它全身的毛都蓬了起来,估计是被电死的。那只老鼠的两颗门牙特别长,而且牙尖就像被削剪过一样,竟然是平的——难怪电脑的电线看着就像被人剪断一样。“‘牙……叉梳’门卫老……黄的宠物,已经逃走好……久了,竟然都是它……干的。”怨情终于得到了昭雪,但忻欣已经为此付出了太大的代价。她转身就向电脑房门口冲去,却被人拉住了。“忻欣!”“放开你的脏手!”忻欣回身大喊,胸中燃着一股无名烈火。“让她走好了,”梅丽莎闲闲地说着,一点也没有刚刚才受过惊吓的样子,“嘉洛,来,我们继续上网!”“我没有……”蓝嘉洛试图解释着。以前的种种一一出现在忻欣的脑海:眼前的这个人先后从她手中抢走了体操馆和游泳馆,并用卑鄙的手段逼她去排什么话剧,现在还在电脑房中出演了“不堪入目”的一幕!“你的狗屁话剧,”忻欣终于找到发泄愤怒的方式了——“我不演了!”这是第七天了。塞亚特已经整整被包围了七天。亚特雷耀站在城堡塔楼的围墙上,透过石砖砌成的箭孔,他能看见护城河之前那一大片烟雾四起的营火。以往,这里是热闹的市集和快要丰收的农田,而现在,战争的狼烟已经玷污了这块安详宁静的地方。亚尼逊联合另外两个国家柯莱莫堡和格尼凯利王国所组成的庞大军队,终于对塞亚特发起了进攻。——就在他和玛雅去阿玛尔大陆的第二天。想起玛雅的同时,他也想起了那个夜晚——那个他离开她的夜晚。这个晚上,有他经历过的最美好的一切:美酒、月色、音乐……还有,在他身边的女孩。“我希望时光能停下来,让今晚永远不要结束。”——这并不仅仅是玛雅的愿望,同时也是他的。然而,就在这个晚上,他接到了探子的报告:塞亚特告急!并且形式紧张到就连国王都亲自出马,披挂上阵了!他是故意不告而别的。阿玛尔大陆是他所知道的最安全的地方了,只有留在那里,玛雅才能不被战争所牵连。这个决定下得很艰难,但是一到达塞亚特,他微知道自己做对了。战争的情势比他想象的更为激烈、艰难。他回来的那天,正是塞亚特全面撤退的时候。敌军的来势太过凶猛,显然已经为了这次侵略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所有的塞亚特骑士与步兵都退入城堡,除了困守,已经没有别的任何办法了。而更不幸的消息还在后面:拉菲德,他最信任的战友和最亲密的兄弟,就在前一天,为了保卫国王而战死沙场。但是尽管如此,国王还是受了伤。抬起头,亚特雷耀的眼前仿佛出现了拉菲德那张圆圆的笑脸和他的戏谑:“你之所以有‘狮心’的外号,那是因为你杀人不眨眼。可不要有一天成为了‘绵羊心肠’的亚特雷耀。”他从来就并不想也不喜欢杀人!拉菲德也知道这一点。但是,战争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亚特雷耀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放下黑魔剑,不再征战沙场,不再攻城,也不再杀人!但是——亚特雷耀望向敌方阵营中的营火,眼中燃烧着冰冷的怒火。现在的他渴望复仇,渴望在战争中杀个痛快,渴望用敌人的鲜血来祭奠自己的朋友!星星开始隐退,东方的天空渐渐出现了鱼肚白,又一个黎明来临了。他转身离开了塔楼,回到王宫大厅。这里依然是一副混乱不堪的景象。从塞亚特被包围的那天起,几乎所有的贵族就都挤到了王宫里。几乎在一天之内,王宫中上百间的房间就被住满了。“国王终于醒了过来,”一踏入大厅,瑞克——国王的医生就来到了亚特雷耀的身边,低声说道,“他请你马上去见他。”亚特雷耀点点头,径直向前走去。“亚特雷耀!”一个有着金黄色头发的女孩拦在了他的面前,“我能不能单独跟你谈一谈?”是魏茉莉。这也是她第一次在亚特雷耀面前表现出如此的大胆。亚特雷耀点点头。从阿玛尔大陆回来的路上,他就已经想到要找她谈一谈关于他们俩的那个婚约。他曾经以为婚姻中除了安稳和平静,不应该也不会再有些别的什么了,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忍受一个没有爱的婚姻,一个没有欢乐的家庭。是的,解除婚约是他唯一想对茉莉说的话。他可以想象茉莉楚楚可怜的泪眼和魏凯文伯爵勃然大怒的样子——如有必要,他甚至都准备给魏家一大笔赔偿金。“我希望能解除我们俩的婚约。”离开那些喧闹远一些的走廊中,茉莉怯怯地说着,不敢抬头看他。这是亚特雷耀没有想到的,他竟然还来不及开口,茉莉就先替他把话说了。他的不露声色让茉莉更紧张了:“你……你并没有在那次舞会上宣布我们的婚事,所以……所以知道这事的人并不多。”他暗自冷笑,打从他向她求婚的那天起,魏凯文伯爵和她就已经欣喜若狂地把这事昭告天下了。“你……你瞧,我们并不合适。你需要的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而我父亲……则说我需要的是一个稳定的家庭。”茉莉试图解释。“但是,早些时候,你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微微有些嘲讽。“是的,那时侯没有战争,塞亚特也是安全的。可是,现在……”“现在,你发现如果嫁给我的话,你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寡妇!”这才是重点。她不说话了。“就按你说的办,小姐。”他微微一鞠躬,“事实上,我还要谢谢你——你为我解决了一个难题。”说完,他转身离开。阳光透过高高的玻璃,在地上投射出一个个明亮的光斑。亚特雷耀走在通往国王卧室的走廊上,刚才发生的事让他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高兴。但总的来说,对一个刚刚被甩的人而言,他的心情还算是愉快,准确一点的说法应该是:如释重负。他低估了茉莉的智商。他一直以为这事个头脑简单的女孩,但事实上,她还是满会为自己打算的。但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如果塞亚特失守,她的任务就是逃生,而不是陪着他一起下地狱。即使真有这么一天,他也不希望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是她。他渴望的是另一个女孩,无论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如果需要人陪,她也只希望是她——玛雅。他甩甩头,也把自己的这个奢望甩掉。身为一个战士,任何时候都要保持清醒和理智,最不应该有的就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尤其在大敌当前的时候。“刷”的一声,守卫尊敬地向他行礼,然后为他拉开了国王房间的门。“亚特雷耀,你终于来了……快到这边来!”声音从房间正中那巨大的床上传来。国王半卧半坐着,尽管做出一副很有精神的样子,但是那苍白的脸色还是透露出他伤势的严重性。王后和莉莉公主默默地坐在床边,当亚特雷耀走到她们身边行礼是,王后勉强挤出了一个笑脸。“坐在那儿,孩子。”国王指着床边的一张椅子道。“玛雅在哪里?”当他坐下后,国王问道。“她在阿玛尔大陆,那儿很安全。”国王点点头:“还记得你和玛雅救我的那天晚上看到的那个密室吗?”亚特雷耀点点头。“事实上,在这座城堡里还有一个密室……”一阵咳嗽打断了国王的话,平静了一下后,他接着道,“不同的是,从这个密室里可以直接走到城堡的外面。”“您为什么要说这个?”亚特雷耀问道。“在塞亚特失守之前,我希望人们能通过密道逃出去。”国王说道,“这条密道一直通到护城河以外,到了那里,就安全多了。”“塞亚特不会被攻陷。”亚特雷耀斩钉截铁地说道,“此外,我会安排士兵护送您第一个从密道中出去!”“我不会走,”国王摇了摇头,忧伤和疲惫取代了这个老人脸上一贯的欢快神色,“我会和这座城堡在一起,直到最后时刻!”一阵号角猛然间响起,那是从塔楼上传来的。“又有人来攻城了!”亚特雷耀说着,愤怒地站起身。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王后的话让他停止了脚步。“你一定要当心,亚特雷耀!”亚特雷耀回过身,黑色眼睛中阴沉的光芒几乎能让胆小者停止呼吸。“您这话应该对那个胆敢前来攻城的人说!”他冷冷一笑道,把门砰然关上。当他那高大黑色、杀气腾腾的身影出现在护城河上的吊桥上时,的确是引起了那个问天借了胆前来挑战的人的一阵心悸。尽管这样,这名战士还是扶正了自己头上的盔甲,毫不畏惧地举起了手上的宽剑。亚特雷耀静静地打量着那个骑在红色骏马上的骑士。他被盔甲套得严严实实,虽然在马上努力把背挺得笔直,却还是掩饰不了那个头矮小的身材。在他身后是几百来号排列整齐、训练有素的士兵,还有一面飘扬着红色与黑色族徽的旗帜——红与黑,是标志着亚尼逊的颜色。亚特雷耀的唇边扬起了一个冰冷的微笑,就算他们再多一倍的人,也不是他“狮心”的对手!他一声怒喝,双腿夹紧,“闪电”犹如从弦上射出的箭一般冲向对手。对面的骑士也不甘示弱,举着手中的宽剑策马飞速而来。亚特雷耀的双眼紧紧盯着对手。他虽然看上去瘦弱,但是骑术很好,举着武器的手也很稳定,最重要的是——他不怕他。令人胆寒、害怕,是亚特雷耀制胜的一大秘诀。往往他穿上闪亮的盔甲、戴上头盔,再披上黑色的披风、手持黑魔剑的时候,别说敌人,有时候就连自己的士兵见到他都像见到魔鬼似的,忙不迭地在胸口划十字。看着面前毫不犹豫冲向他的身影,他冷冷一小。很好,也许他终于遇上对手了!“闪电”越跑越快,黄色的尘土在身后飞扬。亚特雷耀握紧了手中的剑,准备随时拔剑,给予敌人致命的一击。他们越来越接近了。“闪电”飞速地冲向敌人,而亚尼逊的骑士也毫不迟疑地冲向这边。黑魔剑在阳光中反射出冰冷的蓝光,当两人擦身而过的时候,它会刺穿敌人的胸膛!一红一黑的两匹骏马奔驰着,快速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在黑魔剑快要出手的时候,亚特雷耀注意到近在咫尺的对方骑士也举起了手,但他并没有举起武器,而是——揭开了面盔。盔甲下,是一张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容颜,一双流光溢彩的黑眼睛闪着调皮的光芒。这双眼睛曾在星空下对他微笑,也曾让他魂牵梦萦,只有一个人能有如此美丽的眼睛——玛雅。除了俏皮的笑容外,她竟然还对他吐着舌头。生平第一次,亚特雷耀差点在战场上滑下马来。窗外,一轮红日在晚霞的掩映下,缓缓从西边的天际沉落。美景当前,站在窗前的人却无心欣赏。“你怎么敢?!”亚特雷耀从窗前转过身,那紧缩的浓眉和阴沉的双目,足以令人吓到腿软。可她和她怀中的那只猫却都不怕他。玛雅昂然抬着头:“我为什么不敢?再说,”她嫣然一笑,“我有把握,你不会对我动手的!”“但我差一点就杀了你!”“不过别忘了,差点让你落马的人是我!”她大胆地反驳着。“你为什么要回来?”他沉声问道,他故意不告而别,为的就是要让她留在安全的地方。可是,她却以最出人意料的方式回到了塞亚特,并且还带来了一些人马和粮草。“你不高兴看到我?”她反问道,走到他身边。他低头看她,夕阳的余晖洒在她脸上,显得那双黑眼睛更加晶莹剔透。他不是不高兴看到她,事实上,他是太高兴了,以至于不知道该如何把眉头舒展开来。“你应该留在阿玛尔大陆,”他依然皱着眉,“现在,只有那里是安全的。”“还有更安全的地方。”她抬头看着他,说道。“哪里?”“你身边。”她静静地道。眉头依然紧缩,但是,那双黑色眼睛中却慢慢透出温暖的笑意。接着,他的嘴角也开始上扬。这事她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看到他微笑。笑容中不再有讥诮和冷酷,只有温柔和暖意。落日停留在彼此的脸上,他们谁都没说话,也没有留意到有脚步声传来。看到窗边如同剪影般的那对,来人停住了匆匆的脚步。一丝微笑浮现在她苍白疲惫的脸上,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玛雅终于扯开目光,看向站在门口的那个人影。“姨妈!”她高兴地喊道,放下“满月”,投入到王后张开双臂的怀抱中。“玛雅,傻孩子!”王后端详着玛雅,慈爱地责怪道,“你怎么回来了?”“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和姨父处在困境中,而自己却无动于衷呢?”玛雅调皮地一笑,“再说,我在阿玛尔不过是个普通的客人,而在这里,我却是女伯爵呢!”“迈克怎么样?”王后急切地问道。“他很好,并且已经赢得了阿玛尔每个游牧民的尊敬。有了‘塞亚特之星’后,相信他很快就能建立起属于他的国家了!”王后拉着玛雅坐下:“我已经听说了你特殊的回来方式。”她假装没有看到玛雅向亚特雷耀眨了下眼,接着道,“来,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混进亚尼逊的?”“很简单,我只交出了一样东西,凯琳女王就完全信任我了。”“什么?”“‘塞亚特之星’!”王后吃了一惊:“你不是已经把它交给迈克了吗?”“还记得乌尔格教我的‘复制术’吗?”玛雅望向亚特雷耀,在他脸上,恍然大悟的神色逐渐取代了原先的疑惑。“没错!”玛雅的微笑着,为自己耍的点子颇为得意,“我就是用了这道魔法复制了一颗假的‘塞亚特之星’出来,并且用它骗过了女王。”“所以,凯琳女王就以为你效忠于她,并且还给了你一支军队。”王后接着道。“你的‘复制术’已经练到什么级别了?”亚特雷耀问道。“还不是很高,只能维持三天。也就是说,到今天晚上,那颗宝石就会现出它的原形——一块泥巴!”“如果是这样的话,”亚特雷耀沉思着,“也许再过一两天,亚尼逊等联合军队就会对我们大举进攻。”“凯琳女王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对她的背叛,她一定会想办法报复。”王后接着道。“所以,”亚特雷耀和往后对视了一眼,“我们要立即让留在城堡里的人从密道中撤走。”密道就在城堡地下室的酒窖中。在这里有无数巨大的酒桶,里面装满了国王的珍藏——陈年的好酒。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桶中都装着美酒,其中,有一只酒桶是空的。大开这只酒桶的盖子,便是通往护城河外的秘密通道。现在,盖子已经被打开,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走出去。肥硕的黑猫“满月”蹲在这只酒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混乱场面。“我是公爵,爵位高的人应该先走!”痴肥的卫希礼公爵大声嚷嚷着。“各位先生,忘了你们平时的风度了吗?在危难时刻,难道不应该让女士先离开吗?”这是麦玛丽的高分贝。“让开,让开,让老人先走——你们这些不懂规矩的人!”才四十岁出头的高菲伯爵奋勇直前,推开一个小男孩,一路冲到了人群的最前沿。玛雅连忙扶起那个摔倒在地的小孩,替他擦去泪水。“为什么这些人都挤到了这里?平时他们不是都在上面的吗?”这个名叫汤姆的小男孩问道,玛雅依稀记得他是厨娘的儿子。她愤愤地瞪着那些吵吵嚷嚷的人群——自从把他们带到这里来之后,她就眼睁睁地看着理智从他们身上逐渐消失,只剩下自私自利的逃生欲望。“这事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多上面的人!”汤姆惊叹地道,他脸上的泪水都还未干。“什么叫上面的人?”“妈妈说他们是上面的人,而我们是下面的人,不能到上面去的!”这个五六岁的男孩天真地说道。玛雅感觉到一股愤怒慢慢从心中升起,她轻轻擦去男孩脸上被炉火熏出来的黑痕:“记住,人是没有什么上面和下面之分的,你和他们是一样的!”“但是,他们为什么到这里来?”“因为……”玛雅的话没说完,就被又一阵喧闹打断了。“让我先过去!”“我先!”卫希礼公爵和高菲伯爵就快大打出手了。“你们所有的这些人都靠后!”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密道前就快打架的两个人停下了手。在一旁叫嚣的人们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住了嘴。而整间地下酒窖也终于获得了片刻的宁静。玛雅挤到了人群的最前沿,愤怒的黑眼睛扫视着眼前这些在危难面前暴露出自己真面目的人们。“最先走的人不应该是你——卫希礼大人,还有你——高菲伯爵!”她冷冷地道,“是塞亚特把你们养的脑满肠肥,让你们过着‘上面的人’过的日子!现在,也该是你们回报一下塞亚特的时候了!”“那你觉得谁应该先离开呢?”卫希礼嘲讽地问道,“你自己?”玛雅不去理睬他,从长裙后拖出了那个害羞的小男孩:“他才应该先离开!”“什么?一个平民的小孩?”这声不满的尖叫是麦玛丽发出的。而那声从角落里传出的惊呼,则源自汤姆的妈妈,这位厨娘的脸上写满惊讶与感动。“所有的孩子们都应该先走,不论是贵族的还是平民的,”玛雅大声道,“他们是塞亚特的未来和希望;他们……”一声突然而来的沉闷巨响掩盖住了她接下来的话,伴随着响声而来的,是地面和墙壁的震动。这震动是如此剧烈,以至于一些堆在高处的酒桶纷纷轰然倒地,泼洒出一地气味浓烈的金黄色液体。“喵”的一声,“满月”跳回到主任身边。巨响过后的一小段时间内,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话。直到一声喊叫响起,才打破了这可怕的寂静。“这事亚尼逊的火炮!”不知谁在角落里喊道。话音刚落,喧闹声便更猛烈地响起,几乎所有的人都争先恐后地向那打开盖子的酒桶挤去——亚尼逊的火炮!这种由凯琳女王亲自发明,并由亚尼逊最心灵手巧的军械师制作出来的武器据说是世界上最厉害也最可怕的,它无坚不摧、攻无不克,喷射着火焰的铁球落地后方圆几英里的人都会尸骨无存!“城堡西翼的塔楼倒了!”有人奔进地下室,宣布着灾难的来临。快逃!这是现在所有人的唯一的念头。玛雅和汤姆被人群挤得摔倒在地。“妈妈!”汤姆大声哭喊着,可是根本没有人能在这片混乱中听到他的声音。场面已经失控了!孩子被推倒,老人被挤开,女人被拉下——冲在最前沿的,是那些被美酒佳肴养得身强力壮的男人!一番厮打后,卫希礼公爵终于凭着自己的大块头胜出,即将顺利地成为第一个钻如密道的人,也意味着他能第一个逃出生天。就在他得意洋洋地打算抬脚跨入那只巨大的酒桶时,一股森冷的寒意从他那第三层下巴上传出。他小心翼翼地低头看去,却差点下昏——抵在他脖子上的好似一把剑,黑魔剑。“往后退,”黑魔剑的主任冷冷地命令道,“一直退到最外面。在最后一个人离开以前,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亚……亚特雷耀!”卫希礼颤抖地道,“别……别忘了我是谁,我是……公爵!”“我不会忘记国王是如何对你信任有加,而你又是如何回报他的!”亚特雷耀咬牙低声说着,手上的剑忽然一翻。一滴鲜红色的液体从那泛出蓝光的剑上滑下。卫希礼颤抖着手往自己颈部摸去,只摸到了一手的湿热。血!他的裤子立刻湿了。“现在,还有谁急着想钻进密道的?”亚特雷耀问道,高大的身形带来逼人的气势。卫希礼公爵捂着伤口飞快地跑到了人群的最外围,与此同时,刚才还惟恐落后的人们也忽然向后退去。“所有的孩子和他们的母亲先走!”他命令道。没有人敢先移动。玛雅第一个走出来,她拉着汤姆的手把他带到密道前,蹲下来对他说了些话。“妈妈!”男孩回身叫道,“玛雅小姐说我们可以先走!”厨娘从人群中挤出,她慢慢走到玛雅的面前,眼中含着感激的泪水:“上帝回保佑你的,玛雅小姐!”她不敢抬头看亚特雷耀,只向他低低地行了个礼,然后牵着汤姆走入了密道。当那对母子消失在密道中的时候,上来了第二对母亲与孩子,然后是第三对……当所有的孩子与女人离开后,接下来是老人与残疾人。最后一个离开的,则是卫希礼公爵。“你就等着与塞亚特一起灭亡吧!”钻进密室前,他恶狠狠地对亚特雷耀诅咒道。“而你,公爵大人,”亚特雷耀讥诮地一鞠躬,“记得一定要收起肚子,当心别让它堵塞住地道,成为你逃跑路上的障碍。”当卫希礼终于艰难地挤入密道时,又一声巨响传来了。而这次,亚尼逊火炮的目标是——塞亚特的城门。“我们的城门……还能支撑多久?”“要是再来一颗那种玩意,城门就要被攻开了。”“我们……我们的兵力怎么样?”“不到五百人。”“外……外面的敌人……有多少?”尽管并不想说,亚特雷耀还是据实以告:“五千人以上。”一阵咳嗽让国王暂时停止了他的提问,胸口那道深深的箭伤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体力。亚特雷耀望着面前衰弱的老人,心中满是悲伤与挫败感。他待他如同自己亲生的儿子,而他却只能坐在这里,无能为力地看着他的生命渐渐流逝。“人们都已经从那个密道中撤离了。”他说道。国王点点头。“我也已经安排了卫兵,他们将护送您、王后和公主离开。”国王摇了摇头:“我不走,塞亚特的国王是不会……当逃兵的!”“陛下……”“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我将与塞亚特共存亡!”老人说着,勉强把自己的背挺得更直,却引来了又一阵的咳嗽。“至于你,我最信任的骑士,”等到平静下来,国王伸出手握住了亚特雷耀的手,继续说道,“我请你为我做一件事。”“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亚特雷耀单膝跪在国王的床边,握紧那只虚弱的手。“请你护送王后、莉莉公主,还有玛雅离开这里。”如果他离开了,塞亚特将更不堪一击:“可是……”国王举起一只手,阻止了亚特雷耀接下来的话。“你要保护的不仅仅是她们,还有另外一样东西。”他费力地向床边摸去,拿起了他从不离手的权杖,递向亚特雷耀,“你拿着它!”亚特雷耀一惊,权杖代表了塞亚特的王权,如果他接受了权杖,也就等于接受了整个的塞亚特城!“我不能要!”他向后一退。国王却坚决地把权杖举向亚特雷耀:“只要有它在,塞亚特就不会消失。所以,我命令你——带走它!”也许是说话太用力了,老人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随着咳嗽一起喷涌而出的,是一大口鲜血。国王颓然倒在床上,苍白的脸色与鲜红的血迹形成鲜明的对比:“亚特雷耀……我不应该命令你的饿……我是请求你……带走它!”亚特雷耀终于接过了权杖。与此同时,黄昏的天际有一道光芒闪过,紧跟着又是一阵足以震破耳膜的巨响传来。木板轰然倒地的声音和潮水般涌入的厮杀声告诉这屋内的两人——塞亚特城门终于被攻破了!“走!”国王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地命令道,“离开这里!”走!国王的声音似乎回响在整座城堡。城门已经被攻开,五千个联合军队的士兵蜂拥而入,苦守在城中与敌人誓死作战的,是五百名塞亚特战士。他渴望能加入士兵的行列,一起浴血奋战,与掠夺者们杀个你死我活!但是,他不能,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任务。离开这里!亚特雷耀看了看身后的一行人:王后和莉莉公主在这危难时刻显得异常的平静,尽管脸上还有泪痕,但她们仍小心谨慎地紧跟在他身后,玛雅则走在了队伍的末尾,“满月”舒服地蹲在了她的肩上。她已经能够呼唤出了她的武器——光之剑,准备随时应战来自身后的敌人。转回头,眼前已经赫然出现了两道人影。莉莉公主还来不及尖叫,一道蓝色光芒已经闪起,接着,有两个身穿盔甲的敌方战士颓然倒地。王后即使捂住了女儿的眼睛,不让她看见躺在地上的那两张丑恶嘴脸。他们刚刚转过走廊的一个转角,又是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尽管已经攻破城门,但是亚尼逊还在使用着它那威力无比的武器,以期制造出更多的破坏!这次,炮火的饿目标准确地对准了城堡中间的那座塔楼——国王的卧室!——“爸爸!”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响起,莉莉公主掉转头就向塔楼的方向冲去。亚特雷耀即使抓住了她:“莉莉公主!你不能回去!”“放开我!”女孩挣扎着,又抓又咬,“我要去找父王!”“莉莉!”一个清脆却又低沉的声音响起,“你父亲的心愿就是要看到你平平安安地离开,难道你不想帮他达成他的愿望吗?”莉莉放弃了挣扎,哭倒在母亲的怀中。亚特雷耀抬头看向玛雅。玛雅也正看着他,乌黑的眸子中,有悲痛也有坚决。“我们走!”他沉声道。掉转头,他大踏步地走在前面——这事国王的愿望,他必须要帮他完成!“刷!”一道光芒闪过,又是两个敌人倒下。这次,他们是从后面进攻的。光之剑在玛雅的掌心闪亮着,她的目光从地上的那两个人身上抬起,却正对上了两道担心的眼神。“我这边没问题!”她自信地微笑着。“喵!”她肩上的黑猫也自信满满地回答道。他点点头:“你一定要小心。”越接近大厅,联合军队的饿战士就越多。——他们的处境已经越来越危险了!下一个转角就是大厅了。从大厅的右侧边门出去是厨房,而厨房的地下室才是有秘密通道的酒窖。刀剑相交的声音不绝于耳——塞亚特的战士已经退守到城堡的大厅中苦苦作战了!“准备好了吗?”亚特雷耀的目光依次看向王后、莉莉公主,最后停留在玛雅的脸上。玛雅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我们走吧。”王后镇定地说着,风度良好得就像是出席一次寻常的晚会一样。亚特雷耀转过了拐角,尽管早有思想准备,但眼前的一切还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两军的力量太悬殊了!塞亚特的士兵只剩下了几十个人,他们围成一团,困守在大厅的一隅,与敌人作着殊死的搏斗。门外有越来越多的敌军涌入,而与此同时,不时有塞亚特的战士在刀光剑影中倒下!——这根本就是一场屠杀!亚特雷耀发出一声怒吼,冲入到厮杀的战场中去,他宛如战神般高举手中的黑魔剑,每次用力挥舞,就会有敌人倒下。显然他的到来令塞亚特的战士精神一振,他们也奋力砍杀着面前的敌人,离开困守的角落,想要与亚特雷耀会合。几乎在同一时刻,玛雅集中自己的魔法使出了“烈火魔墙术”,在王后和公主的跟前升起一道火墙,以暂时挡住联合军队的进攻。又砍倒了两个敌人后,亚特雷耀终于回到了自己战士的身边。“想办法围到王后和公主的身边,”他命令到,“我们要护送她们出去!”有一道火球飞速射来,亚特雷耀用宽剑挡开。偏了方向的火球射中了正要冲向他的联合军队的士兵,在一声惨叫后,那个士兵横倒在地,胸前有一个烧焦了的大洞。“当心!敌人中有魔法师!”亚特雷耀大声提醒着身边的战士。大厅的另一个角落,玛雅猛地抬起头来。火墙的火势在迅速减弱,这说明除了她以外,这里还有另一个级别较高的魔法师。她四处张望着,满眼都是战斗着的士兵,到处都是刀来剑往,但是……有一个人一直站着没有动。玛雅凝视着柱子后的那个灰色人影。就是他了!他虽然穿着战士的战袍,却拿着魔法师的木杖。他把木杖指向了人群中挥剑奋战的亚特雷耀,口中念念有词。另一道火球就要射出了!一道霹雳突然从沦为战场的王宫大厅中闪过。这道光芒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每个人都是一愣。随着闪电的划过,大厅柱子后,有个灰色的人影缓缓倒下。玛雅轻嘘了一口气:她成功了!“霹雳术”是很难练成的魔法,即使练成了,如果不是很熟练的话,也很少有成功的时候。但是,如果一旦释放出它的威力,“霹雳术”就能在瞬间致人于死命。

本文由二四六天天好彩手机版发布于二四六天天好彩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的二分之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