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二分之生气勃勃

依然是这股腐烂沉闷的味道,依然有让人心胆俱裂的哀叫隐约传来。而塞亚特地牢也依然保持着它的一贯风格——黑暗、恐怖、令人绝望。“你以为你要去哪里?”单调沉闷的脚步声中,亚特雷耀冷冷地问道,终于打破了横亘在他俩之间许久的沉默。“你跟着我就对了。”玛雅淡淡地扔回一句。走在前面的她只顾着好奇地往一间间潮湿阴暗的牢房张望,没有看到他猛然抽紧的下颔肌肉。这次她总算是看到了塞亚特地牢的全貌了。如果真有地狱的话,那一定就是这个样子:阴森可怖的长长的走道,间或有一些小小的火把闪现出鬼火般的光芒,每间牢房里关着的人不是发疯般地狂吼乱叫,就是像死人那样的安静绝望。亚特雷耀看着前面东张西望的娇小身影,尽量控制自己的面部肌肉,以免露出微笑来。有时,他会在宫廷中不小心提到塞亚特地牢,一听到这五个字,身边的女人不是捂住耳朵,就是发出一阵阵尖叫,甚至有一次还有人昏了过去。而玛雅——她的胆大让他耳目一新。玛雅终于在一间牢房前停下了脚步。亚特雷耀抬起头,却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这不正是她的房间吗?“乌尔格!”玛雅高兴地冲着牢房里喊着,响亮明快的声音驱散了不少阴暗腐朽的气息。“乌尔格。是我,我来了!”玛雅又大声说道。地牢最深处的草堆上,终于开始有了动静。亚特雷耀一把抓住玛雅的胳膊,眼中满是疑问:“你怎么会认识她?”一个骨瘦如柴的人影从草堆上爬起,慢慢地向铁栏杆走来。玛雅不耐烦地把亚特雷耀的大手拍掉,继续抓住栏杆,急切地道:“你还记得我吗?我是玛雅!”“哼,”黑暗中的人影一边回答着,一边慢慢地走到光线照得到的地方来,“我怎么会不记得你?就是你的罗哩罗嗦害我好几天没有谁过一个好觉!”嘴上虽然在抱怨,但乌尔格的眼中却露出了欣喜的光芒。她的目光停留在了玛雅身后那高大的人影上。“你们居然是一起来的,”她满意地点点头,“我早就说过,你们迟早会遇上的。”亚特雷耀沉着声再依次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这还不是拜你所赐!”玛雅大声道。乌尔格薄薄的唇边露出一丝笑意:“是你自己把她和我关在一起的,你忘了吗?”亚特雷耀的黑眼睛慢慢眯了起来。难怪他对她总有挥之不去的怀疑感!原来——她就是那个企图偷走他黑魔剑的女孩,她就是那个胆大妄为的小偷!有一阵,他恨不得抓住眼前这个总给他“惊喜”的女孩,狠狠地打几下她的屁股,让她知道一些好歹;而同时,他也想放声大笑一番,为她的冒险精神,也为她的胆大包天!背对着亚特雷耀,玛雅调皮地对乌尔格吐了吐舌头。“对了,我要告诉你,我终于知道我父母是谁了!”她开心地说道,“他们一个是塞亚特的碧佳公主,一个是亚尼逊王国的威廉王子!”“所以,”她凑近了栏杆那一头的乌尔格,以谁都能听得见的音量悄悄道,“现在,再也没人敢把我扔进监狱了!”亚特雷耀没有说话,大乌尔格分明看见他的下巴抽紧了。“好啦,女孩,”乌尔格忍住笑,把话题扯开,“你来找我,不会就为了说这些的吧。”“对了,我是要给你……”玛雅把手伸到腰边的小包中,想拿出什么,却又停了下来。“亚特雷耀在这儿不会有问题的。”乌尔格看出了她犹豫的原因,开口说道。“可是,你们不是曾经是敌人吗?”玛雅低声说道,这回她说的是真正的悄悄话了。她的鬼头鬼脑让亚特雷耀不由一阵好笑。——总算,他也有能让她大吃一惊的地方了!“什么!”一番耳语之后,玛雅果然不出所料地大叫了起来,“竟然是他?他就是……”“我唯一的朋友!”乌尔格肯定地说道,深邃的目光看向了一直没有怎么说过话的亚特雷耀,“我们虽然曾经交过手,但是,那次战役也使我们彼此认识,并成为了朋友。所以,现在在这个世界上,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他了……”看到玛雅逐渐沉下的脸色,乌尔格连忙又补充道,“当然还有你!”她原本还以为能联合乌尔格一起气气亚特雷耀呢,没想到他们才是真正的好朋友。玛雅悻悻地从包中拿出了一个银制的小瓶,把它递进栏杆:“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带来了。还有,山洞里的东西除了一些宝石和金币外,别的,我都没动过。”“我说过,它们都是你的了,玛雅。”乌尔格淡淡地道,接过了那个装着生命之水的瓶子。银制的小瓶静静地站在乌尔格的手中,在透过天窗的那缕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白色光芒。“生命之水!战士用的东西!”乌尔格说着,抬头看了看亚特雷耀,“你要吗?”“谢谢,我有很多了。”亚特雷耀摇头。“很好。”乌尔格的嘴角流露一丝淡淡的笑容。她拔去了银制的瓶盖,握住瓶子的手一翻。“啊!”在玛雅的惊呼声中,无色透明的液体瞬间从乌尔格手中倾泻而出,洒落到地上,不一会儿便消失不见。“为什么?”玛雅惊问道,“你难道不要这瓶水吗?那又为什么要我带来?”“生命之水对魔法师一点用也没有,我当然不会要它。”乌尔格说道,“我要的只是这个瓶子!”她说着,他瓶盖盖上,让瓶子再度处于阳光的照射下。“你现在再看看,这个瓶子和刚才有什么不同?”玛雅仔细地看去,赫然发现,银瓶所反射出的银色光芒中,不知何时,又添上了另外一层色彩——金色。淡淡的金色光芒环绕着银光,使那小小的瓶子有一种妖异的感觉。“这应该就是潘多拉之瓶吧?”亚特雷耀沉声道。“不错,”乌尔格说着,赞许地看看亚特雷耀,“没想到你竟然知道。”“什么是潘多拉之瓶?”玛雅疑惑地问道。乌尔格收起了银瓶,回答道:“人们通常只知道潘多拉之盒,是它释放出了许多灾难与痛苦;可是,在世间还有一种瓶子,它却能收服出卖给魔鬼的灵魂,并将它们封印起来——这就是潘多拉之瓶。”“你要这个瓶子做什么?”乌尔格淡淡一笑,没有回答玛雅的这个问题。“为了感谢你给我带来了这个瓶子,”她说道,“我要教你一道咒语——‘复制术’,将来你会用得着的。”“我……”玛雅还来不及说什么,乌尔格又接着道:“我知道,你和亚特雷耀就要一起去遥远的地方了,记住,不管遇上什么情况,跟着出现在北方的第一颗星星走就对了。”“你怎么知道……”“你们会有一段愉快的旅程的,”乌尔格再度打断了她,“不过,一定要当心一样东西——蛇!”说着,乌尔格好笑地看了亚特雷耀一眼,而他,却再度摆起了一张臭脸,冷冷地转过头去。

当然,使用它是也是有代价的。——它用去了玛雅身上一大半的魔法。火墙在渐渐退去,而敌人也在慢慢逼近。光之剑再度亮起——现在,到了短兵相接的时候了!有个士兵对着王后举起了他的剑,但转瞬之间,他举剑的手便不见了;还有人向着莉莉公主冲来,却被光之剑重重地砍到了胸口。玛雅挡开了所有想袭击王后与公主的敌人,却没有留意到有人悄悄地站到了她的身后,手中的剑也高高举起,眼看就要砍下……一道蓝色的光芒及时闪过,玛雅回头,正看到一个联合军队的战士瞪着惊惧的双眼倒下!亚特雷耀终于带着仅存的塞亚特战士来到了她们的身边。巨大的酒桶盖再度被打开。亚特雷耀和玛雅终于又来到了这间地下酒窖。与上回不同的是,亚尼逊等联合王国的军队也同时冲入了酒窖。“你带着王后和公主先走!”亚特雷耀命令着身后的玛雅,同时又砍倒了一个敌人。玛雅挥舞着手中的光之剑,大声道:“我们一起走,别忘了你身上的权杖!”王后和公主已经先钻入密道中了,亚特雷耀、玛雅和仅剩的几个塞亚特战士守在密道口前,抵挡敌人的进攻。“我来封住路口,你们先进入密道!”玛雅说着,背诵出“烈火魔墙术”的咒语。火墙又一次燃起,挡在了密室入口前。“玛雅!”亚特雷耀在酒桶中等着她,“快进来!”玛雅转过身,飞快地向密道跑去。亚特雷耀对着玛雅伸出手——只要再向前一步,她就能被拉进密道中。——“玛雅!”就在她的指尖即将与亚特雷耀的手相接触时,一个声音忽然凌空响起了。这声音虽然并不响亮,却能不可思议地直透入每个人的脑海,带来空旷的回音,并让所有的人都停止了自己的动作。玛雅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她认识这声音,因为这是她从小就听惯的嗓音。尽管听上去优美而柔和,但是,在这声音中没有欢乐、没有愤怒、没有忧伤……因为说话的人从来就毫无任何感情,有的只是冷漠。——凯琳女王!一身白衣的她犹如“冰雪女王”般幽雅端庄地从酒窖门口的台阶上拾级而下,漠然跨过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战士,平静得就像身处亚尼逊宫廷中,而不是在惨烈的战场上。随着她的走近,火墙的烈火迅速熄灭。玛雅抬起头,惊异地看向女王。不可能!随着火墙的消失,联合军队的战士挥舞着刀剑扑了上来。“住手!”女王轻轻地说道。又是一声具有穿透力的声音,直透入每个人的心胸脑海,让人不由得服从她的命令。——“摄心术!”在塞亚特地牢中,玛雅曾遇见过这样的魔法。只有级别很高的魔法师才能运用这样的魔法。玛雅瞪着那道白色的高贵身影。——也就是说,眼前这个从来就不会舞刀弄枪、手无搏鸡之力的凯琳女王,竟然是个魔法师!光之剑在玛雅的手中燃起,她步步后退,直到感觉自己的后背抵住了酒桶边缘。“满月”从她的肩上跳到了酒桶上。“快走!”她低声对着身后的人喝道。“我不能……”“别忘了你的任务,带着王后和公主,快离开这儿!”“可是……”“走!”身后不再有声音,玛雅从眼角看去,密道里也已不再有人。亚特雷耀终于带着王后和莉莉离开了!“玛雅,”联合军队的战士退到了一边,女王从他们中间缓缓走来,“我把你养大,让你练习魔法,可是你对我的报答却是欺骗与背叛!”“你才是说谎的那个人1”玛雅静静地道,“没错,多亏了你我才能有今天,但你为什么要一直瞒住我,不让我知道,我的父亲就是你的亲弟弟?”“原来你已经都知道了?”凯琳平静地道。“我还知道我母亲是塞亚特的公主,所以在我的血液中有一半是属于塞亚特的。我并不是完完全全的亚尼逊人——这一点,你也骗了我。”“很好,你还知道些什么?”凯琳步步向玛雅走近。有个受伤的塞亚特战士从地上爬起来,企图从背后袭击凯琳。女王头也不回,手一挥,那人忽然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拔起来,笔直撞上了酒窖顶端的石板后,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了。电光火石间,乌尔格曾经说过的话回到了玛雅的脑海。“……十多年前,我曾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魔法师……但是,有人比我更厉害,也更可怕,她只不过是把自己隐藏得很好……”“……自从她的秘密被我发现后。我们之间就不再有对彼此的信任感了。她觉得我留在她身边是个隐患,甚至想杀了我。我于是决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因为只要我活着,她都能找到我,而我永远也不会是她的对手……”“……这个密探居然会一些她的魔法,像刚才的‘摄心术’就是……”“我还认识乌尔格瑟曼。”玛雅听见自己说道。她往后退了一步,却撞上了身后的酒桶。“我就知道她没死,原来她躲到塞亚特来了。”女王微微一笑,即使在这种时候,她的笑容依旧柔和平静,仿佛在说着一个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原来,她说的那个比她还要强大的魔法师,就是你!”那呀大声道,同时惊惧地看到凯琳身上忽然笼罩了一层淡淡的蓝色光圈。“很好,你现在连这个都知道了。”凯琳在与玛雅伸手可及的地方停住脚步,身上的蓝色光圈不断旋转着。“那么,你知不知道乌尔格瑟曼在哪里呢?”女王问着,碧绿的眼中出现了一些神秘光芒。玛雅转过头,不去看她的眼睛:“不知道!”“看着我,玛雅!”女王的声音中又有了那种摄人心魂的空洞感觉。玛雅身不由己地把头转了回去,双眸直视入那双妖异的碧绿色瞳仁中去。顿时,一阵晕眩的感觉袭来。“告诉我,乌尔格瑟曼在那里!”女王柔和地命令着——玛雅艰难地开了口:“我……不知道!”凯琳女王冷冷地笑了:“你的魔法进步得很快,玛雅,你竟然已经能够能对抗住我的饿‘催眠术’了。接下来我要用的是你刚才用过的‘霹雳术’,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能抵抗得住?”她慢慢伸起了右手,一直环绕在她身上的蓝色光圈此刻逐渐集中到了她的手上,凝聚成一团小小的蓝色火焰。就在那团火焰即将释放出闪电的时候,另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了。“你是要找我吗,我亲爱的女王?”凯琳女王迅速回身,不知什么石斛,一个穿着深灰色长袍,形同骷髅的人影站在了她的身后。“乌尔格!”玛雅一声惊呼,“你不该来这儿的。”“没有关系,女孩,”乌尔格蹒跚地走向这边,“我再也不怕她了!”“我们终于又见面了,乌尔格瑟曼。”柔和的微笑出现在女王的唇边,“你不应该不告而别的,让我为你担心了很长时间。”“如果我继续留在你身边的话,”乌尔格冷冷地一笑,“该担心的人就是我了。”“你担心什么,我又不会害你。”女王微笑着说道。她面容依然和蔼,语调依然温和,可是,话音刚落,她手中的蓝色火焰就在刹那间设防出一道光芒刺眼的闪电,劈向了乌尔格。“乌尔格!”在玛雅的惊叫声中,乌尔格被闪电击中,向后飞出好远,然后重重地摔落在地。凯琳轻移脚步,白色的长袍停留在了躺在地上的乌尔格的眼前。“曾经。我们好似那么好的饿朋友,”她轻叹着,“可是,你却总担心我会害你。”乌尔格用力把自己从地上撑起来,她脸色更加苍白,眼窝更为深陷,嘴角还有一缕鲜血,显然,那一道霹雳已经使她受了重伤。尽管如此,她还是冷笑着:“不会吗?”凯琳摇摇头:“你既然一直这么以为,那就算是好了。”她手上的蓝色火焰越烧越旺,致命的一击就快出手。“乌尔格,你要当心!”玛雅叫着。“有一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乌尔格却仿佛置若罔闻,轻声地说道,“我始终不明白:我训练了那么多年,吃了那么多苦,好不容易才能够练就一些高级的魔法;而你,你从来不训练,也没见过你背咒语,却轻轻松松地成为了最强大的魔法师——这是为什么?”“你得出结论了吗?”凯琳嘲讽地问道。“我想了很久都想不通。可是,突然有一天,我明白了——为什么突然间这世界上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为什么你能轻而易举地变得这么强大——原因只有一个!”乌尔格费劲地从地上站起来,让自己站在凯琳女王的面前:“你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魔鬼!”“很高兴你终于想通了,”女王保持着她一贯的平静,坦然道,“的确,只有这样,我才能比你还要厉害,也只有这样,我才能保住了我的王位。”“对了,说到我的王位,恐怕你还有一件事情不知道吧,玛雅?”女王忽然转过身来,对着玛雅说道。“什么?”玛雅一愣。“你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弟弟,是我亲手杀死的。”凯琳冷静地说着,就像在说别人家的事,“当然,和他一起死的,还有你母亲!”“为什么?”玛雅轻轻地问道,她忽然觉得好冷,一股寒流从她的脊椎蹿下——面前的这个女人实在是冷酷无情到了可怕的地步!——“因为他对我的王位来说,始终是个威胁。亚尼逊总有一天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而我绝不允许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手握权杖的那个人不是我!”“但他是你的亲弟弟啊!”玛雅大声地喊道,“难道,你把灵魂出卖给魔鬼的时候,连亲情和良心都一起出卖了吗?”女王微微一笑,手中的火焰由蓝色转为炽热的白光:“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成为我的障碍,管他是我的弟弟,还是我的朋友!所以……”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喃喃声传来:“所有黑暗中最强大的神啊,请你们收回那让大海干涸、让高山夷平的力量……”凯琳女王慢慢转回身去,乌尔格的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银色的小瓶子,随着她咒语的念起,瓶身上开始出现银色与金色的闪光。“潘多拉之瓶!”玛雅喃喃说道。她的目光从那银瓶上转到了女王脸上,这是生平第一次,她在凯琳的脸上看到强烈的表情——那是惊讶与恐惧的神色!“……也请你们收回你们的赐予……”乌尔格在继续。女王的“霹雳术”终于出手。一道蓝色的闪电划向乌尔格,与此同时,她的声音也响亮地在酒窖中回响:“……把魔鬼的力量封印起来吧!”一切如同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女王依然站得笔直,白衣胜雪,而乌尔格也依旧捧着那银色的小瓶。但是突然,瓶子从乌尔格的手中滑下,“当”的一声掉落在地,而同时,乌尔格也慢慢地倒下了。“乌尔格!”玛雅大叫着,向她冲过去。但是,骇人一幕的发生却止住了她的脚步。一阵粉尘从凯琳女王的身上扬起,接着是更多。女王正慢慢地粉碎,全身的每个部分都如同磨细的面粉一样飘散开来。所有的这些细小碎片都飘向一个地方——那个小小的银瓶!玛雅转过头,不忍再看。她扶起了乌尔格:“乌尔格!”乌尔格在她的呼唤中慢慢睁开眼睛。潘多拉之瓶的力量让大地开始剧烈摇晃,四周的墙壁上也开始有砖石、灰尘落下。“诞生在十字星下的人……”乌尔格轻轻抚过玛雅那乌黑的长发,“你将走向毁灭或是诞生……”“别说了,你需要休息!”玛雅说道,眼中泪光闪烁。有东西轰然倒地,那时酒桶被摇晃落地的声音。“被忘了用上我给你的魔法!”——乌尔格最后说道。泪水终于滴落。玛雅抱着乌尔格坐在酒窖冰冷的地上,浑然未觉酒窖屋顶已经在晃动中坍塌,巨大的饿石板正向她砸下!“喵!”“满月”叫道,从她身边蹿过。与此同时,一只强壮有力的手把玛雅拖起,推到了一边。石板砸在地上,尘土飞扬。玛雅转过脸来,看向拽住她的那个高大人影。她只看到一双黑色的、深不见底的眼睛。——属于亚特雷耀的眼睛。塞亚特城堡那唯一一座没有倒塌的塔楼已经插上了代表联合王国的旗帜。而在城堡里四处窜动的,都是劫掠者的身影。“你为什么要回来?”“我不能留下你一个人!”“你不应该回来的!”“如果我不回来,也许我会后悔一辈子!”玛雅不说话了,静静地看着眼前这张坚毅的梁。她想起了自己曾有过的梦想:有一天,能遇上一个人,一个值得依靠、值得信赖、值得让她把手放进他掌心的男人——现在,她是否终于遇见了这个人?与外面因为翻箱倒柜寻找金银财宝所发出的喧闹相比,此刻的厨房显得特别安静,沉寂得有如一场大战前最后的宁静。随着酒窖的倒塌,最后的退路已经被封死。她的心渐渐沉了下去——她和他在此刻的相遇,是否已经太迟?似乎读出了她在想什么,亚特雷耀默默地伸出手去。这是一只巨大的手,因为长年训练的关系,掌心磨出了厚厚的老茧。她把自己的手放进了他的掌心,感觉到那坚硬的厚茧磨着她娇嫩的肌肤。有那么一瞬间,她希望这一刻能天长地久。“我们走!”他握紧了她的手。她点点头。——不论是迟是早,只要他们能够在一起,所有的梦想便都已经成真!就在联合军队的劫掠者忙不迭地庆祝自己的胜利、来不及瓜分抢夺来的东西的时候,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座城堡里居然还有——塞亚特最忠诚的卫士!亚特雷耀和玛雅牵着手走到了城堡大厅的正中间。他们曾在这里,在月光下翩翩起舞。现在,同样有月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但一切已不同了——黑魔剑在空中划过了一道蓝色光芒;而与此同时,光之剑也燃起了!“塞亚特还没有战败!”低沉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引起了一阵嗡嗡的回声。随着这声低喝,成百上千的士兵如潮水般从大厅的各个角落涌来,围成了一个圆圈,在圈子的正当中,是背靠背站着的亚特雷耀和玛雅。亚特雷耀一声怒喝:“塞亚特将与我们同在!”接着离他最近的那个人的闹到在转眼之间掉落。同时,光之剑也刺穿了一名战士的胸膛。——保卫塞亚特的最后一场战役正式展开!亚特雷耀就像着了魔一般挥舞着手中的黑魔剑,已有几十个战士被他砍倒,他反应敏捷,勇猛有力,如同复仇的魔鬼那样,让人不敢与他正面交锋。而灵活轻巧的玛雅则是以另一种方式与联合军队对敌。她机敏地闪过敌人的进攻,并在瞬间把握机会刺杀敌人。倒在他们脚下的敌人越来越多。但是,与此同时,却有更多的敌人源源不断而来。光之剑劈下了另一名战士的胳膊,但是,玛雅却没有防备到有个敌人摸出偷藏的匕首划伤了她的颈下。听到她的轻呼,亚特雷耀转过身来,把那人连腰砍断。“小心!”玛雅又是一阵惊呼。尽管他迅速地回防,却还是被一刀砍到了左手臂,鲜血刹那间喷涌而出。亚特雷耀索性举起黑魔剑,让自己的鲜血流到那泛着蓝光的宽剑上。血液在剑身蔓延开来,那暗红的色彩与刀刃闪烁的蓝色光芒逐渐融合,使得黑魔剑闪现的光芒不再是蓝色,而是紫色!——黑骑士的“嗜血术”!玛雅曾听说过这种魔法,它威力无比,却也会极大地消耗战士的生命!果然,只要是紫色光芒闪现过的地方,就会有一大批敌人倒下。亚特雷耀愈战愈勇,但他的脸色却已经开始渐渐苍白。“我来替你疗伤!”玛雅喊道,避开一名联合军队的士兵手中舞的剑,背诵“治疗术”的咒语。“当心你自己!”每当紫色渐渐褪成蓝色,亚特雷耀就把自己伤口上的血滴在黑魔剑上。他受的伤已经越来越多,“治愈术”疗伤的速度无法赶上伤口增加的速度。“不要再浪费你的魔法了!”他命令道,“我没关系的!”她回过头来焦急地说道:“但是,每流一滴血都会消耗掉你的生命!”她并没有看到刺向她的那把邪恶的长剑,他却看到了。亚特雷耀用力推开玛雅,长剑深深地刺进他的肩胛骨,一直穿到后背。“亚特雷耀!”玛雅叫着,却看到他使劲拔出了身上的饿剑,从伤口涌出的鲜血撒到黑魔剑上!紫色的光芒在空中划过,又是一大片敌人倒地。亚特雷耀和玛雅开始后退。随着他们后退的脚步,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迹。但顷刻间,无数双脚践踏到了这条血迹上。已经到了塞亚特国王的宝座前——他们退无可退了!亚特雷耀的脸色苍白得可怕,黑魔剑抵在地上支撑着他的身体。玛雅手持光之剑护在他的身前——她也已经遍体鳞伤,光之剑的光芒开始逐渐微弱。而在他们的面前,依然有成百上千的敌人,在慢慢地逼近。玛雅转过头去望着亚特雷耀,那双黑色的眼睛也正在凝视着她,仿佛那一眼便是永远。“……你的你怎么舞跳得那么好,战士不是应该把时间用在战场上,而不是舞池中吗?”“如果你看到过战士闪避刀光箭雨的样子,你就会发现,那同样也需要高超的脚上功夫。”“……你应该留在阿玛尔大陆,现在,只有那里是安全的。”“还有更安全的地方。”“哪里?”“你身边……”“……你为什么要回来?”“我不能留下你一个人!”“你不应该回来的!”“如果我不回来,也许我会后悔一辈子……”遥远的回忆近在眼前。透过朦胧的泪眼,玛雅看到亚特雷耀依然撑则后黑魔剑单膝跪在那里,嘴角有一丝微笑,眼神却失去了以往的光芒。他的饿生命终于随着鲜血一起流尽了!——伸出颤抖的手,她再次握住了他的手。掌心粗糙依旧,温暖依旧。一样东西从她的怀中掉下。那是一张又脏又破的羊皮纸,纸上原来紧绑着的饿金线现在竟然松了开来。不用捡起,那张羊皮纸上写的一切她已经知晓!摸着自己胸前的小小十字架——最初与最终。握紧了亚特雷耀的手,她的目光越过那些黑压压不断向前逼近的人群,看向了窗外那一轮明月。月色如水,月光明亮得就像那一个晚上——在阿玛尔草原的那个晚上,与他共舞的那个晚上。“……但愿时光能停下来,让今晚永远不要结束。”“我希望能如你所愿,小姐。”“所有黑暗的守护神啊,这是最初与最终的请求。请你们用燃起魔鬼的火焰,凝聚起可怕的力量……”玛雅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喊道,“——让一切毁灭,让一切重生!”那次爆炸据说是从塞亚特城堡的大厅开始的饿。之后,整座巨大雄伟的城堡就开始不断地塌陷,直到完全坍塌。接着,一道雷电还在废墟上燃起了一场大火,一直燃烧了三天三夜。再以后,就再也没有人去过那片焦黑的断壁残垣——除了一只猫。每当满月的时候,这只黑猫便会出现在废墟中最高的那堵墙上,静静地欣赏着月色。当一切成为了传说,也许,只有它才知道,在这片土地上曾经发生过些什么……

本文由二四六天天好彩手机版发布于二四六天天好彩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的二分之生气勃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