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虫篇第四九,古典文学之论衡

变复之家谓虫食谷者,部吏所致也。贪则侵渔,故虫食谷。身黑头赤,则谓武官;头黑身赤,则谓文官。使加罚於虫所象类之吏,则虫灭息,不复见矣。夫头赤则谓武吏,头黑则谓文吏所致也。时或头赤身白,头黑身黄,或头身皆黄,或头身皆青,或皆白若鱼肉之虫,应何官吏?时或白布豪民、猾吏被刑乞贷者,威胜於官,取多於吏,其虫形象何如状哉?虫之灭也,皆因风云。案虫灭之时,则吏未必伏罚也。陆田之中时有鼠,水田之中时有鱼,虾蟹之类,皆为谷害,或时希出而暂为害,或根本而为灾,等类居多,应何官吏?

【题解】

姬黑股履亩而税,应时而有蝝生者,或言若蝗。蝗时至,蔽天如雨,集地食品,不择谷草。察其头身,象类何吏?变复之家,谓蝗何应?建武三十一年,蝗起太山郡,东南过陈留、四川,遂入夷狄,所集乡县以千百数。当时乡县之吏,未皆履亩,蝗食谷草,连日老极,或蜚徙去,或止枯死。当时乡县之吏,未必皆伏罪也。夫虫食谷,自有止期,犹蚕食桑,自有足时也。生出有日,死极有月,期尽变化,不经常为虫。使人君不罪其吏,虫犹自亡。夫虫,风气所生,苍颉知之,故“凡”、“虫”为“风”之字,取气於风,故三11日而化,生春夏之物,或食五谷,或食众草。食五谷,吏受钱谷也,其食他草,受人何物?

  那是一篇研究虫苦难点的篇章,故名之曰“商虫”。

倮虫三百,人为之长。因来说之,人亦虫也。人食虫所食,虫亦食人所食,俱为虫而相食品,何为怪之?设虫有知,亦将非人曰:“女食天之所生,吾亦食之,谓笔者为变,不自谓为灾。”凡含气之类,所甘嗜者,口腹不异。人甘五谷,恶虫之食;自生天地之间,恶虫之出。设虫能言,以此非人,亦无以诘也。夫虫之在物间也,知者不怪,其食万物也不谓之灾。

  “变复之家”以为虫吃谷类是官府侵夺人民产生的,身黑头赤的虫象征武官,身赤头黑的虫象征文官,只要始祖处置罚款“虫所象类之吏,则虫灭息,不复见矣。”王充批判了这种谬论,他责备道:虫子“或时希出而暂为害,或根本而为灾,等类居多,应何官吏?”反过来,某些霸道固然不当官,然而“威胜于官,取多于吏”,这一个人又以什么样虫子作象征呢?他提出,虫是宇宙的古生物,其生死自有自家的法规,“生出有日,死极有月”,“使人君不罪其吏,虫犹自亡”。有的时候虫灾与贪赃枉法的官吏相同的时候出现,那是“天道自然,吉凶偶会,特别之虫适生,贪赃枉法的官吏遭署”,不过是巧合而已。“变复之家”硬将不相干的两件事扯在一块,说虫吃谷是“应政事”那是“失道理之实,不达物气之性”。

甘香渥味之物,虫生常多,故谷之多虫者粢也。稻时有虫,麦与豆无虫。必以有虫责主者吏,是其粢乡部吏常伏罪也。神农大帝、后稷藏种之方,煮马屎以汁渍种者,令禾不虫。如或以马屎渍种,其乡部吏鲍焦、陈仲子也。是故后稷、农皇之术用,则其乡吏〔可〕免为奸。何则?虫无从生,上无以察也。

  【原文】

虫食他草,平事不怪,食五谷叶,乃谓之灾。桂有蠹,桑有蝎,桂中中药而桑给蚕,其用亦急,与谷一点差别也没有。蠹蝎不为怪,独谓虫为灾,不通物类之实,暗於灾变之情也。谷虫曰蛊,蛊若蛾矣。粟米饐热生蛊。夫蛊食粟米,不谓之灾,虫食苗叶,归之於政。如说虫之家,谓粟轻苗重也。

  49·1变复之家(1),谓虫食谷者,部吏所致也(2)。贪则侵渔(3),故虫食谷。身黑头赤,则谓武官;头黑身赤,则谓文官。使加罚于虫所象类之吏(4),则虫灭息,不复见矣(5)。夫头赤则谓武吏,头黑则谓文吏所致也,时或头赤身白,头黑身黄,或头身皆黄,或头身皆青,或皆白若鱼肉之虫(6),应何官吏?时或白布豪民、猾吏被刑乞贷者(7),威胜于官,取多于吏,其虫形象何如状哉?虫之灭也,皆因风云。案虫灭之时,则吏未必伏罚也。陆田之中时有鼠(8),水田之中时有鱼、虾、蟹之类,皆为谷害。或时希出而暂为害,或根本而为灾,等类居多(9),应何官吏?

虫之类别,众多非一。鱼肉腐臭有虫,醯酱不闭有虫,饭温湿有虫,书卷不舒有虫,衣襞不悬有虫,蜗疽疮蝼症虾有虫。或白或黑,或长或短,大小鸿杀,不相似类,皆风气所生,并连以死。生不择日,若生日短促,见而辄灭。变复之家,见其希出,出又食品,则谓之灾。灾出当有所罪,则依所似类之吏,顺而说之。人腹中有三虫,下地之泽,其虫曰蛭,蛭食人足,三虫食肠。顺说之家,将谓三虫何似类乎?凡天地之间,阴阳所生,蛟蛲之类,蜫蠕之属,含气而生,开口而食。食有甘不,同心等欲,庞大食细弱,知慧反顿愚。他物小明斯克相啮噬,不谓之灾,独谓虫食谷物为应政事,失道理之实,不达物气之性也。

  【注释】

然夫虫之生也,必依温湿。温湿之气,常在春夏。秋冬之气,寒而干燥,虫未曾生。若以虫生,罪乡部吏,是则乡部吏贪於春夏,廉於秋冬。虽盗跖之吏以秋冬署,蒙伯夷之举矣。夫春夏非一,而虫时生者,温湿甚也,甚则阴阳不和。阴阳不和,政也,徒秦哪於政治,而指谓部吏为奸,失事实矣。何知虫以温湿生也?以蛊虫知之。谷干燥者,虫不生;温湿饐餲,虫生不禁。藏宿麦之种,烈日干暴,投於燥器,则虫不生。如不干暴,闸喋之虫,生如云烟。以蛊闸喋,准况众虫,温湿所生,明矣。

  (1)变复之家:参见41·9注(3)。

《诗》云:“营营青蝇,止於籓。恺悌君子,无信谗言。”谗言伤善,青蝇污白,同一祸败,《诗》认为兴。汉废帝梦西阶下有积蝇矢,明旦召问太守龚遂,遂对曰:“蝇者,谗人之象也。夫矢积於阶下,王将用谗臣之言也。”由此言之,蝇之为虫,应人君用谗。何故不谓蝇为灾乎?如蝇可以为灾,夫蝇岁生,红尘人君常用谗乎?

  (2)部:北魏分全国为十三部,设令尹十四位,分别承担集散地所属各郡和王国的监察和控制工作。这里泛指地点。部吏:地方官吏。

案虫害人者,莫如蚊虻,蚊虻岁生。如以蚊虻应灾,世间常有剧毒人之吏乎?必以食物乃为灾,人则物之最贵者也,蚊虻食人,尤当为灾。必以暴生害物乃为灾,夫岁生而食人,与时出而害物,灾孰为何?人之病疥,亦希极其,疥虫何故不为灾?且天将雨,蚁出蚋蜚,为与气相应也。或时诸虫之生,自与时气相应,怎样辄归罪於部吏乎?天道自然,吉凶偶会,特别之虫适生,贪赃枉法的官吏遭署。人察贪官之操,又见灾虫之生,则谓部吏之所为致也。

  (3)贪则:当作“贪狼”,与“侵渔”立文相对。贪而无厌,谓之贪狼。侵渔:敲诈勒索。谓侵吞百姓,若渔者之取鱼。

古典文学原来的作品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解出处

  (4)象类:类似,象征。

  (5)见(xiàn现):同“现”。出现。

  (6)鱼肉之虫:指鱼、肉上所生的蛆。

  (7)白布豪民:指未有官职的地点豪强。猾吏:狡滑奸诈的父母官。被刑:因违背法律法规而被判罪。乞:央浼。贷:宽免。被刑乞贷:西魏官吏因违法乱纪而被判处,可以乞求按规定缴纳一定数额的金钱来赎罪。

  (8)陆田:旱田。

  (9)等类:同类。

  【译文】

  特意为消灾而祈祷的人,说虫子吃谷类是地方官吏侵吞人民变成的。贪婪无比仗势欺人百姓,所以虫子吃谷类。身黑头赤的虫为灾,就称是武官形成的;头黑身赤的虫为灾,就称是文官变成的。如果惩办虫子所表示的官僚,那么虫子就能磨灭,不再出现。假设头赤的虫为灾就算得武官形成的,头黑的虫为灾就视为文官变成的,有时为灾的虫或头赤身白,或头黑身黄,或头身都黄,或头身都青,或头身都白得像鱼、肉上生的蛆同样,它们应和哪一种官吏呢?不经常,那个未有官职的地点豪强和被判了刑而央求交钱赎罪的猾吏,他们的强力赶过官吏,榨取的财物比官吏越来越多,应和这么些人的虫子的影象又是怎样子呢?虫子的消失,都以出于风雨的关联。调查虫子消失之时,那多个官吏未必就饱尝惩罚。旱田中时常有田鼠,水田中时常有鱼、虾、蟹之类动物,都导致谷物的灾祸。有的虫子一时很少出现,何况风险的时光相当短暂,有的平日出现而致使患难,同类如此之多,它们应和怎么样的官府呢?

  【原文】

  49·2鲁康公履亩而税(1),应时而有蝝生者(2),或言若蝗。蝗时至,蔽天如雨,集地食物,不择谷草。察其头身,象类何吏(3)?变复之家,谓蝗何应?建武三十一年(4),蝗起太山郡(5),东北过陈留、江苏(6),遂入夷狄(7)。所集乡县,以千百数,当时乡县之吏,未皆履亩。蝗食谷草,连日老极(8),或蜚徙去(9),或止枯死,当时乡县之吏,未必皆伏罪也。夫虫食谷,自有止期,犹蚕食桑,自有足时也。生出有日,死极有月,期尽变化,临时为虫。使人君不罪其吏,虫犹自亡。夫虫,风气所生,苍颉知之(10),故“凡”、“虫”为“风”之字(11)。取气于风,故23日而化(12)。生春夏之物,或食五谷,或食众草。食五谷,吏受钱谷也,其食他草,受人何物?

  【注释】

  (1)鲁武公:春秋时郑国王主,公元前608~前591年主持行政事务。履亩:用脚步丈量土地。履亩而税:按田亩收税。《雄羊传》何注:“履践案行,择其善亩谷最佳者税取之。”

  (2)蝝(yuán园):蝗虫的幼虫。应时而有蝗生者:姬袑十八年(公元前594年),郑国进行“初税亩”,一律按据有田地的亩数收税,进而确认了土地私有合法性。这种艺术,遭到雇主的反对,称“初税亩,非礼也”。北齐董子、刘向把当时面世的蝗灾说成是天堂对这种改正的谴告,称它“乱先王制,而为贪利,故应是而蝝生,属蠃虫之孽”(参见《汉书·五行志》)。王充是本着那件事提议的主题材料。

  (3)象类:类似,象征。

  (4)建武:宋代汉世祖的年号。建武三十一年:公元55年。

  (5)蝗起:《西晋书·光武纪》:“建武三十一年,是夏蝗。”太山郡:即白云山郡,在今河南中间偏南。

  (6)陈留:参见19·12注(16)。湖北:郡名,在今海南三亚至马拉加、中牟前后。

  (7)夷狄:这里泛指西南少数民族地区。

  (8)老极:干涸至极。

  (9)蜚(fēi飞):通“飞”。去:离开。

  (10)苍颉:参见11·3注(3)。

  (11)“故凡”句:“凡”字和“虫”合在一同,作为“风(風)”字。

  (12)二三日而化:指虫子经过16日时间就要转移成任吴双西。《大戴礼·易本命》:“二九十八,八主风,风主虫,故虫十四日用化工也。”《春秋·考异邮》:“二九十八,主风,精为虫,八日而化。”《说文·风部》:“风,八风也。从虫,凡声。风动虫生,故虫一日而化。”那个都是不准确的意见。

  【译文】

  鲁元公时按田亩收税,马上有蝝虫产生,有的人讲像蝗虫。蝗虫临时飞来,遮天盖日像下小雨同样,停落在地上吃东西,不论是谷是草都吃。察看蝗虫的头和人身的水彩,象征哪个种类官吏呢?变复之家该说蝗虫应和怎么官吏呢?建武三十一年,太山郡发生蝗灾,西北面蔓延到陈留、甘肃两郡,最终进入南南夷狄地区。蝗虫停落的乡县,要以千百计,当时乡县的臣子,并不曾都按亩收税。蝗虫吃谷草后,一每二十四日赤地千里下去,有的飞走离开了,有的停留下来老死了,当时乡县的父母官,未必都饱受了惩治。蝗虫吃谷类,自然有它结束的时日,好比蚕吃桑叶,自然会有饱足的时候同样。蝗虫产生出来有早晚的岁月,完全死掉有必然的月份,期限满了就能生成,不会永恒是虫子。尽管帝王不检查办理他下边包车型的营长僚,蝗虫还是会活动熄灭。蝗虫是承受风所含的气而发出的,苍颉领会了这点,所以把“凡”和“虫”字合在一同作为“风”(風)字。蝗虫从风这里取气而生,所以四日就发生变化。生活在春夏的虫类,有的吃五谷,有的吃种种植花朵。虫吃五谷,是应和了官吏收刮钱财;吃任何的草,又应和官僚收受旁人的什么事物吧?

  【原文】

  49·3“倮虫三百,人为之长(1)。”由此言之,人亦虫也。人食虫所食,虫亦食人所食,俱为虫而相食品,何为怪之?设虫有知,亦将非人曰(2):“女食天之所生(3),吾亦食之,谓小编为变,不自谓为灾。”凡含气之类所甘嗜者(4),口腹不异。人甘五谷,恶虫之食(5);自生天地里面,恶虫之出。设虫能言,以此非人,亦无以诘也。夫虫之在物间也,知者不怪(6);其食万物也,不谓之灾。甘香渥味之物(7),虫生常多,故谷之多虫者,粢也(8)。稻时有虫,麦与豆无虫(9)。必以有虫责主者吏,是其粢乡部吏常伏罪也。

  【注释】

  (1)引文参见《大戴礼·易本命》。倮虫:参见22·4注(4)。

  (2)非:非难,责备。

  (3)女(rǔ汝):通“汝”。你,你们。

  (4)含气之类:泛指活着的动物。嗜(shì士):极其喜欢。

  (5)之食:据文义当作“食之”。

  (6)知(hì智):通“智”。聪明。

  (7)渥(wò沃):厚,浓。

  (8)粢(ī资):粟,谷子。去壳后称中兴。

  (9)无虫:王充感觉麦与豆是味道不好的供食用的谷物,所以说它不生虫。参见本书《艺增篇》。

  【译文】

  “三百种倮虫中,人是它们的法老。”由此说来,人也是虫了。人吃虫所吃的事物,虫也吃人所吃的东西,都以虫类而又相互吃对方吃的事物,有何古怪的呢?要是虫有智慧,也会申斥人说:“你们吃自然所生长的事物,小编也吃这么些东西,说自家吃即是灾变,却不说你们自身吃是灾变。”凡是动物持别喜欢吃的东西,口味未有啥不相同,人喜吃五谷,却憎恨虫吃五谷;自个儿出生在世界之间,却憎恨虫的诞生。假若虫能说话,以此来责骂人,人也休想理由辩解。虫生活在万物之间,有眼界的人不感觉怪;它们吃各个东西,不说它们是灾变。甘甜清香味道浓密的东西,常常多生虫,所以五谷中多生虫的是粟。稻子不时生虫,麦与豆不生虫,如若应当要以庄稼生虫而指责CEO的命官,那么产粟的地点的地点官就日常要受惩处了。

  【原文】

  49·4《赤帝》、《后稷》藏种之方(1),煮马屎以汁渍种者(2),令禾不虫。如或以马屎渍种,其乡部吏,鲍焦、陈仲子也(3)。是故《后稷》、《神农》之术用,则其乡吏何免为奸(4)。何则?虫无从生,上无以察也。虫食他草,平事不怪(5)。食五谷叶,乃谓之灾。桂有蠹(6),桑有蝎(7),桂中草药而桑给蚕(8),其用亦急(9),与谷无差别。蠹、蝎不为怪,独谓虫为灾,不通物类之实,暗于灾变之情也(10)。谷虫曰蛊(11),蛊若蛾矣。粟米。。热生蛊(12)。夫蛊食粟米,不谓之灾,虫食叶苗,归之于政。如说虫之家(13),谓粟轻苗重也。

  【注释】

  (1)《神农大帝》、《后稷》:上古的两部农书,早就失传。

  (2)渍(ì字):浸泡。

  (3)鲍焦:传说是周代壹位廉洁的人。陈仲子:参见30·20注(2)、33·13注(8)。

  (4)何:当作“可”,形近而误。章录杨校宋本改作“可”。

  (5)平事:平时之事。

  (6)桂:半天腰树。《说文》:“桂,南方木,百药之长。”蠹(dù杜):蛀虫。桂蠹,桂枝树所生之虫,大如指,色紫而青,蜜渍之,可为珍味,噉之,去阴痰之疾。

  (7)蝎(hé何):木中蛀虫。《尔雅·释虫》:“蝎,桑蠹。”即蛣|,亦即蝤蛴。

  (8)中:适合。

  (9)急:要紧。

  (10)暗:愚味,不明白。

  (11)蛊(gǔ古):陈谷所生的虫。《左传·昭公元年》:“谷之飞,亦为蛊。”杜注:“谷久积则变为飞虫,名曰蛊。”

  (12)。。(yì义):食品腐臭变味。《字林》:“。。,饭伤热湿也。”张道陵《字苑》:“。。,馊臭也。”

  (13)说虫之家:用“天人感应”解释虫灾的人。

  【译文】

  《神农业余大学学帝》、《后稷》上记载的珍藏种子的办法,是煮马屎用汁水浸透种子,那样可以使禾苗不生虫。借使有个别地点用马屎汁浸种,这里的官僚就都成了鲍焦、陈仲子一类的人了。所以《后稷》、《农皇》上的秘籍被利用,这么些地方官就可以免去扬威耀武的罪名了。为何吗?虫无从发生,天皇和下边也就不能够对他们开展考查了。虫吃任何的草,被以为是平日的工作而不以为怪。吃五谷的叶子,才说成是灾变。半天腰树上有蛀虫,桑树上有蛀虫,桂树适合做药材而桑叶能够喂蚕,它们的效应也很关键,与谷子未有啥差距。桂树桑树上生蠹、蝎不认为怪,偏偏说五谷生虫就成灾变,那是不精晓物类的道理,不精通灾变的状态。谷生的虫叫蛊,蛊如同蛾一样。粟米腐臭发热就能够生蛊。蛊吃粟米,不说是灾变,虫吃禾苗的叶子变成磨难,却把它总结于政治方而的来头。依据“说虫之家”的意见,那是说粟不根本禾苗反而首要了。

  【原文】

  49·5虫之体系,众多非一。鱼肉腐臭有虫,醯酱不闭有虫(1),饭温湿有虫,书卷不舒有虫(2),衣襞不悬有虫(3),蜗、疽、■、蝼、■、蝦有虫(4)。或白或黑,或长或短,大小鸿杀(5),不相似类,皆风气所生,并连以死。生不择日,若生日短促,见而辄灭(6)。变复之家,见其希出,出又食物,则谓之灾。灾出当有所罪,则依所似类之吏,顺而说之。人腹中有三虫(7),下地之泽(8),其虫曰蛭(9)。蛭食人足,三虫食肠。顺说之家(10),将谓三虫何似类乎?

  【注释】

  (1)醯(xī西):醋。

  (2)卷:卷起来。西楚的书本是写在竹简或丝织品上的,能够捆扎或卷起来。舒:打开。

  (3)襞(bì毕):折叠服装。

  (4)蜗:通“■(gē戈)”。一种毒疮。疽(jū居):痛疽,恶性毒疮。■,通“疮”。蝼(lòu漏):通“瘘”,长在颈部的一种恶疮。■:疑当作“■”,通“癓(hēng征)”,腹中结块,坚硬不易拉动,痛有定处。蝦:通“瘕(jiǎ假)”,腹中结块,聚散无常,痛无定处。《玉篇·■部》云;“■疽,疮也。”《说文·■部》云:“瘘,颈肿也”(山海经郭注云:瘘痈属中多有虫。)瘕,女病也。《急就篇》颜注云:“瘕,癥也。”

  (5)鸿:大。这里指粗。杀:消减。这里指细。

  (6)见(xiàn现):通“现”。辄(hé哲):就。

  (7)三虫:大致是指蛔虫、蛲虫、绦虫。

  (8)下地:低洼的地点。

  (9)蛭(hì志):水蛭,即蚂蟥。

  (10)顺说之家:指顺着虫子头红、头黑表示武官、文官这种说法而加以表达的人。

  【译文】

  虫的种类众多不休一种。鱼、肉腐臭会生虫,醋、酱不盖严会生虫,饭受温湿邪气会生虫,书平时卷起不展开会生虫,服装折压不悬挂会生虫,蜗、疽、■、蝼、■、蝦中会生虫。那一个虫或白或黑,或长或短,或大或小,或粗或细,不属于同一连串,都以受风之气而发生的,并乘胜风的收敛而归西。虫子发生并不选拔时间,大概活着的小运极短暂,出现不久就死了。“变复之家”看到昆虫非常少出现,出现了又吃东西,就把它说成是灾变。灾变出现应当有所怪罪的人,于是就依附虫子所表示的父母官,顺着加以解释。人的腹中有两种寄生虫,低洼之处的沼泽地,里面的虫叫蛭。蛭吃人脚上的血,二种寄生虫吃人肠子中的血。“顺说之家”将在说两种虫子象征哪类官吏呢?

  【原文】

  49·6凡领域之间,阴阳所生,蛟蛲之类(1),蜫蠕之属(2),含气而生,开口而食。食有甘不(3),同心等欲。庞大食细弱,知慧反顿愚(4)。他物小洛桑相啮噬(5),不谓之灾,独谓虫食谷物为应政事,失道理之实,不达物气之性也。然夫虫之生也,必依温湿。温湿之气,常在春夏。秋冬之气,寒而干燥,虫未曾生。若以虫生罪乡部吏,是则乡部吏贪于春夏,廉于秋冬。虽盗跖之吏(6),以秋冬署(7),蒙伯夷之举矣(8)。夫春夏非一,而虫时生者,温湿甚也。甚则阴阳不和。阴阳不和,政也(9)。徒金当归于政治,而指谓部吏为奸,失事实矣。

  【注释】

  (1)蛟:当作“蚑”,形近而误。蚑行蛲动,书传常用语。《说文》:“蚑,徐行也。凡生之类,行皆曰蚑。”蚑(qí其):蚑行,用足爬行。蛲:小虫。蚑蛲:泛指各个用脚爬行的小虫。

  (2)蜫:同“昆”,众。蠕(rú如):蠕动。蜫蠕:泛指种种无足而蠕动爬行的虫。

  (3)不(fǒu否):同“否”。

  (4)知慧:即智慧。反:侵侮。顿:通“钝”,笨。

  (5)啮(niè聂)噬(shì士):咬,残食。

  (6)跖(hí直):参见6·3注(10)。

  (7)署:任职做官。

  (8)伯夷:参见1·4注(1)。

  (9)王充在这里以为,政治的高低可以直接影响气候。

  【译文】

  凡是在世界之间,由阴阳之气所发生的,用足爬行的小虫,蠕动爬行的小虫,承受“气”而发生,开口就能够吃东西。食品有好吃的和不可口的,心情一样,欲望相等,庞大的吃细弱的,聪明的侵侮工巧的。其也动物以大吃小交相残食,不称之为灾变,偏偏说虫吃谷类为了应和行政事务,那就错过了道理的面目,不清楚构成事物的气的秉性了。但是虫子的发生,必得依据一定的温度和湿度。温湿之气,平时产生于春夏两季。秋冬两季的气,冰冷而清淡,虫子未有发出的规格。即使以虫子产生而惩罚地方官吏,那样便是说地点官吏在春夏两季贪污,在秋冬两季廉洁了。固然像盗跖那样的臣子,即便在秋冬两季任职做官,也会面临如伯夷那般的表彰了。春夏时令不仅仅一个,而不时发生虫害,是因为天气太热,太潮湿了。温度湿度过甚,阴阳之气就不调治将养。阴阳之气不调护治疗,与法律和政治有涉嫌。只可以总结于政治,指谪说是地点官吏胡作非为,就错失了事实依赖。

  【原文】

  49·7何知虫以温湿生也?以蛊虫知之。谷干燥者,虫不生;温湿。。餲(1),虫生不禁。藏宿麦之种(2),烈日干暴(3),投于燥器,则虫不生。如不干暴,闸喋之虫(4),生如云烟(5)。以蛊闸喋,准况众虫(6),温湿所生,明矣。《诗》云:“营营青蝇(7),止于藩(8)。恺悌君子(9),无信谗言(10)。”谗言伤善,青蝇污白,同一祸败。《诗》以为兴(11)。汉废帝梦西阶下有积蝇矢(12),明旦,召问经略使龚遂(13),遂对曰:“蝇者,谗人之象也。夫矢积于阶下,王将用谗臣之言也(14)。”因此言之,蝇之为虫,应人君用谗,何故不谓蝇为灾乎?如蝇可感到灾,夫蝇岁生尘寰,人君常用谗乎?

  【注释】

  (1)餲(ài爱):食品变味。《尔雅·释器》:“食。。谓之餲。”

  (2)宿(xiǔ朽)麦:冬小麦。

  (3)暴(pù铺):同“曝”,晒。

  (4)闸喋(hàshá沙炸):形容虫子吃谷类的响动。闸喋之虫:指“蛊”。

  (5)云烟:形容虫子非常多。

  (6)准况:类推。

  (7)营营:往来不绝的旗帜。青蝇:苍蝇。

  (8)潘:潘篱,篱笆。

  (9)恺(kǎi凯):和蔼。悌(tì替):友爱。

  (10)引文参见《诗经·小雅·青蝇》。

  (11)兴:《诗经》六义之一。谓触景伤心,因事寄兴。

  (12)昌邑王:参见48·5注(17)。矢:通“屎”。

  (13)知府龚遂:参见48·5注(16)。御史,当为大将军令。

  (14)谗臣:贪赃枉法的官吏,事见《汉书·汉废帝传》。

  【译文】

  怎么明白虫子的产生要借助一定的热度和湿度呢?从蛊虫的发生就可以见道那么些道理。干燥的谷子,不会发生虫子。温湿腐臭变味的谷子,虫子不停地发生。收藏冬稻谷的种子,要在丽日下晒干,把麦种放在干燥的器皿里,那样虫就不会时有爆发。假若不晒干,吃种子的虫,就能够如云烟般孳生出来。从蛊虫的发出和吃谷种的场馆,类推其余的虫子,依附一定的温度湿度而发生的道理,就知晓了。《诗经》上说:“飞来飞去的苍蝇,停留在篱笆上。和蔼友爱的君子,不信任毁谤的说话。“中伤的说话加害善良的人,苍蝇沾污洁白的事物,同是同样的有毒。《诗经》以苍蝇寄兴抒怀。海昏侯梦里见到西阶下有聚积如山着的苍蝇屎,第二天早晨,召见并询问通判令龚遂。龚遂回答说:“苍蝇,是毁谤者的表示。苍蝇屎堆叠在阶梯下,是国王校要任用贪官的预先报告。”由此说来,苍蝇这种虫子出现,应和圣上任用贪赃枉法的官吏,为何不说苍蝇产生灾变呢?尽管说苍蝇能够导致灾变,那么苍蝇年年出生在天下,难道是国王平日引用贪赃枉法的官吏吗?

  【原文】

  49·8案虫害人者,莫如蚊虻(1),蚊虻岁生。如以蚊虻应灾,凡间常有毒人之吏乎?必以食物乃为灾,人则物之最贵者也,蚊虻食人,尤当为灾。必以暴生害物乃为灾(2),夫岁生而食人,与时出而害物,灾孰为啥?人之病疥,亦希特别,疥虫何故不为灾?且天将雨,■出蚋蜚(3),为与气相应也。或时诸虫之生,自与时气相应,如何辄归罪于部吏乎?天道自然,吉凶偶会(4),特别之虫适生,贪官遭署,人察污吏之操,又见灾虫之生,则谓部吏之所为致也。

  【注释】

  (1)虻(méng萌):牛虻一类吸人、畜血的虫子。

  (2)暴生:猝然冒出。

  (3)■:蚂蚁。蚋(ruì瑞):一种吸人、畜血的小飞虫。

  (4)天道自然,吉凶偶会:参见48·4注(15)。

  【译文】

  考查虫子祸害人,未有像蚊虻那样厉害的,而蚊虻年年出生。要是以为蚊虻出现是应和磨难,难道世间日常有祸害人的命官吗?要是一定要以虫子吃东西才算作灾变,那么人是万物中最高雅的,蚊虻吸人血,更应当算作灾变了。假诺一定要以虫子忽地冒出伤害人物才算作灾变,那么年年出生,而吸人血的,与不时出现而侵害人物的,哪一个为灾更要紧吗?人生红斑狼疮也是少有而有时见的,疥虫为什么不产生灾变呢?何况天就要降水,蚂蚁出洞,蚋虫飞舞,人们认为那是与当时的气相应和的原由。恐怕各类虫的发出,是它们自个儿与当下的气相应和而生的,怎么往往归罪于地点官吏呢?天道运维自有法规,吉凶因素一时会合,有时见的昆虫恰好出生,贪污的官吏贪官正辛亏那边做官,人们考查贪污的官吏贪吏的一言一动,又开掘导致灾难的虫子发生,就说那是出于地方官吏为所欲为形成的了。

本文由二四六天天好彩手机版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商虫篇第四九,古典文学之论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