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邪大传,华山论剑

说来容易,世界之大,人海茫茫,哪里去找? 黄药师等人祭奠了冯致虚,便在大理城中寻找那剑魔独孤求败,接连数日,却无半点消息。 三人向北折向蜀中,依旧人影也无,那痴汉刘大素来喜欢和人比武斗剑,弑师之后,居然未在江湖上走动。 忽忽数月过去,冬天便要来了,三人还是一点下落也未寻得,心下又急又倦。 黄药师三人浪迹天涯,那一日在洞庭湖畔倒是寻到了蛛丝蚂迹。那夜黄药师等人在村民家投宿,那妇人领着一个小儿寡居,母子二人满脸愁云,心情极是不佳。黄药师一问,原来半月以前,妇人的丈夫被一个恶汉劫掠了去。 黄药师暗暗称奇,世上多是男子见色起意,劫掠貌美女子,却无有劫掠男子之说,这村人家境破落,断无金银财宝之理,探问道:“不知尊夫有何过人之处,竟被强贼掠去?” 那妇人道:“事后我才知道,那恶汉进村便四处打听,谁个是村里的教书先生,偏偏拙夫风九幽认识得字,由此倒了大霉。” 黄药师心念一动,莫非眼下这事真是独孤所为?那独孤求败是个蠢汉,斗大的字不认识一箩筐,一定是抢了冯哈哈的《练剑九决》却不会识字,那独孤求败自言早年在辽东颇得教书先生点化教益,今日遇到困难自然又想请教书先生帮忙,因此抓了个学究把书读来给他听,想来只能如此。 黄药师仔细询问下去,妇人所说那恶汉相貌特征正是独孤求败。 黄药师怕那妇人所说不实,偷偷唤来她的小儿,问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孩颇畏生人,慢吞吞道:“我叫风清扬。” 黄药师心念一动,想那教书先生风九幽倒有学问,将小儿的名字取得这般清雅脱俗,又问道:“劫去你父亲的那坏蛋是不是有一把黑剑?” 风清扬却不思索,叫道:“你怎么知道?那坏人便是用那黑剑逼迫我父亲跟他走的!” 黄药师等人知道这小孩绝不能撒谎,心中登时一喜,道:“他们去了哪里?” 那小孩使劲摇头,后来便大哭了起来。 黄药师又追问那妇人,那妇人也是不知道,三人刚燃起的希望之火,转眼便即熄了。 原来那憨人刘大自从西湖邀战“江南四公子”大获全胜之后,信心大增,“剑魔”大名简直如日中天,越叫越响,江湖豪杰无不闻风而靡。那刘大更加肆无忌惮,四处游走,与人比剑,无论高手庸手凡是背负宝剑的,遇到他便是倒了大霉。自从他出道以来,经他手削断的宝剑那是难以计数。 很多江湖好汉都远远避开,生怕自己一世英名就此付诸流水,那憨大力大剑狠,因此居然未遇一败。那日在湘西猛洞河,冯致虚奇招连出,断其剑柄,刘大又敬又惧,捺头便拜,非认冯哈哈为师不可。 那冯哈哈也就允了,传授了他一些上乘剑术,那憨大武艺由此精进。 转眼过了一月,那刘大嫌学得慢了,又不愿跟着师父奔波劳顿,便恳请冯哈哈快些教授他。冯哈哈取出一本武林秘籍,正是那《练剑九决》,道:“先师传下这套剑术,我学了四十多年也未完全领悟,你只学了几天便即厌烦了?” 独孤求败哪里明白其中深意,心中想的却是,原来厉害的武功都在这书里,便开口跟冯哈哈索要《练剑九决》。 冯哈哈自然不肯与,独孤一怒之下便做出杀师夺宝事来。 独孤求败知道自己这般作为实在为人切齿,但转念一想,待自己练成上乘剑法,看谁个还敢多嘴? 独孤求败夺了秘籍,心中狂喜,连夜离开大理,狂奔数日,因此令黄药师等人寻找不着。 那日他打开秘籍,心中一凉,自己只认得书中图谱小人,那文字却是半点也不明白,于是就近抓了个老学究,孰料那老学究讲了半天也讲不通。独孤焦躁起来,一掌把他打死。由此独孤一人四处漂泊,背里找人讲书与他听,却是无人读得懂。 那一日,独孤求败来到这洞庭湖边,掠去了教书先生风九幽,却正是为了替自己读书。那风九幽学问胆识都是非凡,也不惧怕,与独孤求败相处几日,便成了朋友,风九幽心思缜密,又会讲话,独孤求败倒没打骂过他一次。 二人在深山密林隐居,风九幽教他识字,又将《练剑九决》详尽说与他听,忽忽一年已过,那风九幽倒是先于独孤求败练成那套剑法。 此时二人已是莫逆之交,风九幽早就忘记了仇恨,待那独孤求败也练得颇为纯熟,便道:“这套独孤剑法,兄台已然尽数领悟,须待加以时日,必成大器。风某离家一载有余,这便告辞还家了。”独孤求败见他执意要走,也不再留,送他下了山,独自躲在深山里练剑。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那独孤求败越练越是痴迷,自创招数,越练剑法越是出神入化,惊世骇俗,到后来竟可折枝为剑了。 也不知多少年后,他又在深山里觅得一只大雕,豢养起来,整日与雕为友,练完重剑练木剑,到后来碎石崩云,摧枯拉朽,终成一代剑仙,他练剑成痴,直到病死也没再出江湖! 他的独孤九剑却是被风九幽传开的,风九幽之子风清扬也习得这独孤九剑,俨然便是华山派一代宗师。后来华山劣徒令狐冲跟着风清扬学得一招半式便是杀人再无忌惮。可巧偏执狂人杨过偶遇独孤的雕友,领悟到独孤九剑的一点皮毛,便也是纵横天下的武林高手了。 独孤求败在这九剑上浸淫数十年心血,风清扬、令狐冲、杨过等人的微末功夫,又怎及得上万一? 那风九幽下山回家之际,距离黄药师等人造访已是相隔一年有余,是而未曾际遇。 黄药师、冯蘅、武眠风等人见断了讯息,怏怏离开洞庭湖,又找寻了大半年,依旧音信杳无,心里又厌倦了四海漂泊,也就不再刻意去找了。 黄药师知道冯蘅身子有伤,被冯致虚打伤之后,始终难以完全好转,再奔波下去,实在不妥,自己倘若就此离开,冯蘅不免有性命之虞。黄药师好说歹说,才劝冯蘅死心,三人打定主意,先回东海桃花岛安身立命,日后有了独孤求败消息再去寻仇。 这日,三人走到鄱阳湖畔,忽然一个黑衫青年扑来跪倒黄药师身前,大声叫道:“黄师父,你收下我做徒弟吧!” 黄药师大感突兀,仔细看那青年,不是陈璧是谁?一年多以前,也在这江州地界,陈璧祖父被欧阳锋打死,妹子陈青眉被欧阳锋打瞎,不知这一年来又生出什么变故来?便问道:“邱处机道长和你妹子呢?你的大仇报了么?” 陈璧满身是伤,号哭不止,只顾磕头,说道:“那日我苦劝舍妹,她却不听,非要给爷爷报仇不可。妹子黑天里偷偷摸进江州城去杀欧阳峰,那欧阳峰小儿命悬一线,正自恼恨,结果将青眉一杖打死!” 黄药师心头一惊,万没想到那女子当日便找到了欧阳峰,发起狠来居然这般固执刚烈,也没想到那欧阳锋如此心狠手辣。 陈璧哭道:“那邱处机见妹子已死,万念俱灰,竟然挥剑自宫,远走他乡!我这一年来屡屡找欧阳锋寻仇,都因武功不济,受尽欺凌!” 黄药师见他浑身是伤,心下不忍,赐与他几粒“九花玉露丸”疗伤。谁知那陈璧也是固执刚烈,叫道:“当今世上,能打败那欧阳锋的,只有师父一人,师父不传我武功,我便死也不吃!” 黄药师一时踌躇,这江湖打杀,自己颇为厌倦,此人性情嗜血,更是教他不得。见这青年长跪不起,却又不好就此走开。 那武眠风“扑嗵”一声也跪倒在黄药师面前,说道:“黄大哥,我素来敬你,今日武某有句话,请黄大哥考虑。我见这位兄弟身世可怜,你就收他为徒,传他几手功夫吧,待他日大仇得报,再自废武功向师父请罪。” 黄药师心头一震,没想到武眠风会替这陌生人苦劝,更没想到这个粗莽汉子也猜到自己不愿收陈璧为徒的原因来,轻“哦”了一声,对武眠风道:“你能保证他学得上乘武功不滥杀无辜?”此言一出,暗自思量,自己在江湖走动这么多年,江湖黑白两道无不谈“东邪”色变,自己何尝没有滥杀过?又有何面目不许别人滥杀?想到这里,暗自摇头。 武眠风道:“在下最能体会这位兄弟的心事。冯恩师被贼人害死,我日日寝食难安,直恨不得生吃了那独孤求败的几块肉。武眠风也愿拜黄大哥为师,学得上乘武功,好为师父报仇雪恨!” 黄药师这才明白,这武眠风缘何为这陈璧求情,替人求情是假,自己拜师倒真,正自沉吟不决,又听武眠风道:“冯师姐,你快说句公道话。” 黄药师扭头去看冯蘅,冯蘅轻叹了一声,道:“两位报仇心切,最值得同情,只是怕你们日后不尊敬师长,犯下大逆不道的事来,败坏了桃花岛的名声。” 武眠风见冯蘅话里有回旋余地,心中一喜,对黄药师捺头便拜,道:“师父武功才智无人比肩,弟子稍有怠忽,杀了弟子便是!”那陈璧也是苦苦哀求,连叫“师父”,其情可悯,黄药师不禁心软。 冯蘅趴到黄药师耳边道:“收下吧,回到桃花岛多个人说话也不憋闷。以大哥的韬略,还怕管教不了几个劣徒?” 黄药师暗想有理,日后以平常心点化,这二人或可悬崖勒马,便一点头道:“待回到桃花岛,我便定下门归,凡我门人必须恪守,违犯门规者,逐出师门!” 武眠风、陈璧一听,欢天喜地地跪下乱拜,叫起师父来,黄药师将二人搀扶起来,心下暗乐,自己与这二人俱是风华正貌的年轻人,怎么蓦地当起他们的师父来。 冯蘅也觉得好笑,对陈璧道:“武师弟管我叫师姐,你也快叫我一声师姐吧。”此言一出,顿觉不妥,原来武眠风拜冯哈哈为师,管冯蘅叫师姐只是随便称呼,不拘小节,今日较真,倒是难办了,亏冯蘅脑子转换得快,连忙叫道:“不好不好,那黄大哥岂不也是我师父了?你们该叫我师叔才对!” 众人均是大笑,四人年纪相差本不太多,相处倒是融洽,武眠风比陈璧年龄稍长,又是桃花岛昔日的传人,便做了黄药师的大弟子。 四人一路东行,不几日便即离临安不远。一别快到两年,黄药师重回故里,心头百感交集。在城外听百姓街头巷议,原来这两年间,宁宗皇帝赵扩又派兵与金国打了一次大仗。统兵的还是那个佞臣韩侂胄,结果交战双方损失惨重,赵宋更是溃不成军。 来到临安城外,黄药师想起牛家村的一位故人来,正是那曲灵风。两年前临安别时,曲灵风只道奉养父母,娶妻生子过自在的生活,不知今日是何光景。 黄药师提出去探看曲灵风,冯蘅人小贪玩,拍手叫好,叫道:“且看曲大哥家里又弄了些什么稀奇古怪的宝贝。” 武眠风初时踌躇,自己与那曲灵风曾积下恩怨,呆会却要强颜欢笑,心下颇不愿意。 黄药师察言观色,已然猜中他心思,笑道:“曲灵风人品极佳,值得做朋友,眠风若有顾虑,反倒不爽利了,倒叫外人笑话我桃花岛上的人小肚鸡肠。” 武眠风听师父点破,心下略慰,连声说“是”,跟在黄药师后面,走进牛家村。 寻到曲灵风住所,黄药师大惊失色,映入眼帘却是残垣断壁,满地灰烬,一片破败景象。一问周围邻舍,才知几日前有几个蒙面恶徒前来打劫,杀死了曲灵风父母妻子,放火烧了屋舍,那曲灵风力敌不过,负伤逃走,至今不见回来。 黄药师暗自担心,心想那曲灵风窃书盗画,爱宝如命,难道是仇家前来寻衅?后悔自己没有早到几天,或许可以替他免去灾祸。 转眼夕阳西下,余晖晦暗,天色已黑,黄药师依旧呆呆不动,黯然伤神。 冯蘅见他无心离去,也不劝说,想到昔日桃花岛上曲灵风对自己的种种恩惠,不免也是伤心。 四人正自僵立,冯蘅忽然心念一动,小心趟过瓦砾,走到破屋后墙,使劲推那墙上隐秘的石门。 黄药师见状,心中一喜,是了,那屋子后墙与秘密山洞连通,那山洞是曲灵风平时藏宝之处,难道这等危难时刻便不能藏人? 黄药师见左右无人,趁着夜色推转破屋后墙,露出洞口铁门来,那门却推不开,显然里面有人锁住,黄药师喉头一哽,叫道:“曲兄弟,是我,黄药师来啦!” 里面果然有人,听到外面说话,立时气哽,叫道:“黄大哥,真的是你么?你可要替兄弟报仇啊!”说话间,铁门洞开,洞内湿气扑面,臭气难闻,想来曲灵风已经躲在里面不止一天了。 黄药师一见曲灵风浑身伤痕累累,心下大痛,已不复温和儒雅之态,大声吼道:“是谁把你害成这样,我去把那厮碎尸万段!” 曲灵风强忍痛楚,道:“黄兄是否记得西湖雷峰寺那个老和尚慧才?” 黄药师不禁失声惊叫,道:“是他!那日我饶他不死,怎么他还到处做恶?” 武眠风见他伤得着实厉害,心中恻隐,从前的恩怨立时烟消云散了,对黄药师道:“师父,我去给这位兄弟抓药去吧!” 曲灵风这才认出说话之人竟是两年前与自己性命相搏的武眠风,不知怎么无端做了黄药师的徒弟。 黄药师见他惊诧,道:“这二位是我新收的弟子,武眠风和陈璧,收徒因由这里不忙讲,你却说那慧才秃驴如何害你!” 曲灵风惨然道:“那慧才被黄大哥医好之后,不思悔改,不敢找你发疯,却常常寻我的晦气。那秃驴初时只是对我无礼,后来变本加厉,趁我不在,纠集无赖经常到我家寻仇觅恨。我父母年迈,妻子软弱,不敢声张,忍气吞声。待我回来得知此事,便去与那贼秃理论,谁知他在寺内埋下好手,将我一痛乱打。” 黄药师心中难过,没想到自己当初一走了之,曲灵风无端多受这多委屈,喃喃道:“想不那出家人心肠这般歹毒,是我连累了你。” 曲灵风道:“与小弟相比,那猎户遗孤梅若华更是不幸。她小小年纪,饱受那贼秃驴打骂,无衣无食,最是可怜。可恨慧才那两个弟子柯辟邪、柯镇恶为虎作伥,对梅若华也是动则拳脚相向。那梅若华不堪欺侮,逃出雷峰寺沿街过活。那日小弟见到她,见她骨瘦如柴,伤痕累累,不成人形。” 黄药师心中燃起无名烈火,那日参寥替慧才答允好生抚养孤女梅若华,怎的胆敢如此百般虐待?正自气愤,却听曲灵风又讲道:“我在街边找到梅若华,带她去找那老和尚理论,又被那寺内恶僧乱棍打出。曲某武功低微,不是他们对手……”说到这里,又是泣不成声,想来那慧才又找到牛家村,血火屠戮,曲灵风显然触到了伤心处,说不下去。 良久又听曲灵风道:“那慧才杀了我父母妻子,掠走幼女曲莹,此仇不共戴天!后来我趁天黑偷偷摸回牛家村,掩埋了亲人尸身,躲在这密洞里养伤,直待伤势好了去找慧才报仇血恨。不想今日遇到了黄兄。” 黄药师目眦欲裂,凛然道:“兄弟的仇人也是我黄药师的仇人,我黄药师不与这种败类共在一片青天之下!” 曲灵风磕头拜谢,道:“黄兄替我报了血海深仇,曲某愿变犬马,终身报答。”黄药师慌忙搀他起来,连连叫道:“兄弟说哪里话来!” 曲灵风再拜,道:“那便与这二位兄弟一样,拜黄兄为师,永远服侍师父左右!” 那武眠风、陈璧见状,劝曲灵风道:“兄弟不要激动,师父自会为你做主!” 黄药师目光如炬,叫道:“这个不忙计议,待我收拾了那个贼秃再说!”

城外牛家村里,冯蘅、曲灵风、武眠风、陈璧等人一夜未睡,等候多时,见黄药师平安返回,均是喜不胜。黄药师简单说了事情经过,又逼问赵宗印关于曲莹的下落。那赵宗印始终不知,众人喟叹扼腕,想那女婴也是无幸。曲灵风伤心一回,却是无可奈何。 黄药师劝说一阵,才道:“我们一道先去桃花岛安身立命,再慢慢打听独孤求败和曲莹的下落。”曲灵风摇头叹气一回,被陈璧搀扶着朝钱江口寻船。 六人走不多时,却见三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从前面跑过,在一棵大榕树下围坐,分食一个烧饼。那个子稍的高也只有十四五岁,眉目清秀。黄药师一眼便认出他来,竟然是数年前自己做“铁衣教”教主时,临安“君子楼”里的店伙计陆阡。那时这店伴与自己十分交好,曾与自己游历嘉兴朱熹乡间别墅,后来店主马钰、孙不二卖掉酒楼,追随王重阳学道,这陆阡自此下落不明,不想今日二人在此相遇。 陆阡把烧饼掰成三块,自己留块小的,大的分给另外两个孩子吃。他右边那孩子梳着女孩发髻,脸蛋满灰黑,似乎是个女孩,见她接过烧饼大口大口地嚼了起来。另外一个年纪小得多的男孩接过一角烧饼,却只是咬了一口,便将烧饼包好装在怀里。 听陆阡开口问道:“小武,你怎么才吃一口?” 那被唤做小武的孩子答道:“先留着,不知我师父吃没吃呢。” 陆阡呵呵一笑,道:“你师父参寂有手有脚,又有师弟参寥、师侄如幻照应,自然有的吃。” 那小武叹道:“如幻是参寥道长的弟子。我师父却没有弟子亲人,只有我一个未入门墙的徒弟,我自然要惦记着师父。” 陆阡又道:“那道长始终不收你做徒弟,你就死了这心吧!” 黄药师听得真切,听到“参寂”、“参寥”的名字,历历往事立时浮现眼前,那日参寥道长在雷峰寺被自己削去独臂,却是可怜,其弟子如幻寻到庐山找师伯参寂替自己师父报仇,不想庐山上与黄药师巧遇。结果参寂斗不过黄药师,脱下道袍,被逼为丐。想来这三人此刻在临安厮混,日子都是不大光景,黄药师心下不免恻隐,抬头看那说话少年小武,正是庐山简寂观里自称是参寂道长徒弟的小道童。 沉吟片刻,黄药师开口唤道:“陆阡兄弟!” 陆阡一愣,寻声望去,认出是黄药师来,“腾”地蹦起来,上前一把将他抱住。黄药师一把把这小乞丐拥在怀里,轻言细语道:“我曾经到君子楼找过你们,谁知楼在人空。” 陆阡喜道:“马钰大哥远走终南山,我一直在临安讨饭吃来着,后来加入丐帮,追随净衣派长老林慕寒大哥。黄大哥,他们两个都是我的好朋友,这个小武叫冯武,那个女娃叫梅若华。” 黄药师浑身大震,道:“梅若华?你是从雷峰寺跑出来的梅若华?”曲灵风仔细辨认,叫道:“是了,她正是梅若华。” 那少女梅若华见了生人,有些羞怯,低声道:“寺里的老和尚待若华不好,若华就跑出来啦。” 曲灵风抢先道:“那老和尚慧才已经被这位黄大哥扒皮了!” 梅若华一听,“哇”地哭了起来,恨恨道:“那老和尚真是该死!那柯辟邪、柯镇恶兄弟也欺负我来着,也是该死。”黄药师心中恻隐,扭头征询冯蘅主意。后来他不喜郭靖为婿,究其根源,倒因柯镇恶而起。 冯蘅会意,见那少女比自己差不了几岁,本就十分欢喜,喜道:“妹子和我们一起到桃花岛吧,也好陪伴小蘅解闷。”梅若华茫然不答,抬眼去看陆阡,似乎等他拿主意。 陆阡喜道:“好哇,黄大哥名动江湖,有东邪之称,陆阡和大哥在一起,便没人敢再欺负我了。” 冯蘅道:“这几位是武眠风、陈璧、曲灵风,都是黄大哥的弟子。你三位如果有意,也做个东邪门人,我们一起去桃花岛去住。” 陆阡、梅若华均是点头说好,惟独冯武不言不语。 冯蘅打趣道:“这位小兄弟姓冯,还是我的本家呢,怎么你不想到桃花岛去么?” 冯武道:“不是不愿意,我的师父参寂道长和师弟参寥在临安讨饭为生,需人照应,我实在不忍一走了之。” 冯蘅见这孩子颇为孝顺,道:“小兄弟的师父当时夸下海口,结果败在黄大哥手里,愤而为丐,也是值得敬佩,现在有如幻照应在侧,应无大碍。小兄弟跟这位黄大哥学好本事之后,再来孝敬二位道长也是不迟。” 冯武见冯蘅说得至诚,颇有亲近之感,笑道:“这位大哥的武功小武是见识过的,不知有何才学,能否做我师父。我有一条字谜,黄大哥若是猜出来,小武甘愿拜师。” 黄药师见这孩子个性超脱,很是喜欢,好胜心起,打趣道:“徒儿请讲。” 冯武白了他一眼,意思是先不忙叫徒弟,道:“道士腰中揽日月,和尚肚里藏经纶。却是两个什么字?”说完,见黄药师没有立刻回答,眉头一喜,续道:“本是平常两个字,难倒多少读书人。” 以黄药师的才略,猜这两个字不在话下,见这孩子洋洋自得的样子,心中暗乐,这才笑道:“适才你不是说了么,就是‘平常’两个字啊!” 冯武见他猜中,又抢白道:“这个不算,这个我都说出来了,重新来过!” 陆阡道:“小武,黄大哥的本事厉害着呢,你难不住的,我们一起到桃花岛上好好跟师父学!”拉着冯武和梅若华给黄药师磕了一个头。 八人连同少林武僧赵宗印遂雇了一条大船,驶向东海桃花岛。 到了岛上,黄药师定下了桃花岛门规,行了师徒大礼,传授六位弟子各种技艺。这六位东邪门人各取所长,相敬相爱,勤学不惰,后来都成为一等一的高手,颇得黄药师风范。黄药师将这六人重新定名为武眠风、曲灵风、陈玄风、梅超风、陆乘风、冯默风。 桃花岛这六个弟子气质个性虽然不同,却都是聪慧之人。大弟子武眠风温柔敦厚,有仁者之风,待人极是友善;曲灵风聪明善思,于书画医药常有独到见解,很趁黄药师心意;那陈玄风身在桃花岛学艺,却是心在江湖,总思量着找西毒欧阳锋,为祖父和妹妹报仇,因此武功进步却是最慢;梅超风少年苦难,心理终究不忿,个性倔强,练功也是狠毒;陆乘风与黄药师认识最早感情最厚,其为人聪明好学,各项技艺进步最快;小徒冯默风最小,很讨黄药师喜爱,无奈他颇为轻狂自负,好耍聪明,实在不得大道。黄药师见他年幼,也不以为意。 那日间,冯蘅悄悄问黄药师道:“大哥,这六个徒弟中,你最喜欢哪个?” 黄药师微微一笑,道:“魑魅魍魉,四小鬼各自肚肠。” 黄药师看了看冯蘅,又道:“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 那曲灵风曾经数次返回临安找寻小女,终究不得下落,带回昔日书画古玩回到桃花岛,安心学艺。那日他喝醉了酒,逼问少林武僧赵宗印爱女下落,赵宗印终究不知,曲灵风气急败坏,配药将他药哑,那少林武僧赵宗印成了桃花岛的第一个哑仆。黄药师见曲灵风行事也凭个人喜好,颇为毒辣,不怒反喜。 黄药师天赋异禀,最是博学多才,于医药书画、天文地理、占卜星象、音乐律历无不精通,众弟子无不敬服。一年间,黄药师自创出劈空掌、逍遥掌、碧波掌、落英神剑掌等桃花岛独门武功,并悉数传与武眠风等人。黄药师按照诸葛遗阵“八卦图”,重新在岛上布下机关迷阵,又载种花木,偶有江湖无知狂徒前来捣乱,俱遭惨痛教训、人人丧胆。师徒众人在桃花岛过着与世无争,神仙般的开心生活,其乐融融。但有恶徒在江湖作孽,黄药师便放弟子出岛惩奸,忽忽一年,众弟子在江湖上名声越叫越响,那些浪尖上搏命的汉子往往做过亏心之事,遇到东邪黄药师,便如在阎王面前走一遭,逃不得半点便宜。江湖中人俱是谈东邪黄药师色变,谈桃花岛色变。 转眼暑气渐消,天气转凉,海天之间,荡来一艘小船,靠在桃花岛。船上下来两个青年乞丐,站在沙滩上遥遥张望,不敢冒进。那陆乘风认出来其中一人正是丐帮清衣派长老林慕寒,昔日铁衣教堂主,另外一个也是丐帮弟子姓黎名生。 陆乘风早年入丐帮,时逢旧友,当下十分欣喜,将他们接引到清音洞说话。 黄药师乍见故人林慕寒,甚是高兴,亲自下厨做菜招待。 酒席之上,林慕寒却不动箸,半晌方才探问道:“黄大哥还记得岳诗琪否?” 黄药师一听“岳诗琪”的名字,脸皮微微变色,道:“你提她作甚?”侧目瞄了一眼冯蘅,冯蘅脸上笑容也突然僵住了。 林慕寒知道黄药师心思复杂,对岳诗琪又爱又恨,一时不敢往下说。冯蘅见状,接口道:“两年前岳姐姐和他夫君护送崇胜铠甲去临安,林大哥和黄大哥联手拒敌,在百年道前夺下那件宝贝。” 一提到百年道,陈玄风想起当时为夺宝甲惨死的爷爷和妹妹,心头恨恨,又想到那时祖孙三人武功颇为低微,竟然狂妄脱大,不禁汗颜。 林慕寒沉吟道:“那岳诗琪和蒋振宇夫妇二人失了宝衣,却在庐山之上得到一件更厉害的宝贝。” 黄药师惊“哦”了一声,大声道:“林兄弟有话但请明讲!” 林慕寒咋下舌头,道:“其实真正的崇胜铠甲被黄大哥得到了是不是?” 见黄药师点头默许,林慕寒接着道,“小弟取宝衣本打算献给洪帮主,大哥喜欢拿去也是无妨。听说岳蒋夫妇二人后来到庐山简寂观跟大哥索要过那铠甲是不是?” 黄药师一愣,道:“兄弟怎知?” 林慕寒看看冯蘅,道:“这妹子当日焚毁的不过是假衣,真真骗了天下人。真正的铠甲在简寂观观主参寂身上,黄大哥与他一场赌斗,结果……” “结果逼道为丐,那参寂离开流落江南,如今做了贤弟的属下,是而贤弟得知内情,黄某猜得不错吧!”黄药师哈哈笑道。 林慕寒淡淡道:“不错是不错,简寂观里的一件宝贝却给黄大哥给弄丢了。《九阴真经》,黄大哥可曾见过?” “九阴真经”?黄药师一念一顿道,既而心思飞转,瞬间想起那部《九阴真经》来,哈哈笑道:“简寂观藏书千余,乃前辈高人黄裳所刻,都是道教书籍,光怪陆离,不足珍贵。那夜岳诗琪前来盗取宝衣,打伤阿蘅,诱我出观,其夫蒋振宇趁机入室盗去我随身包裹。须知崇圣铠甲一直穿在阿蘅身上,蒋振宇盗走的物什不过是我随手收拣的两册平常经书而已。我想起来了,那书名正是《九阴真经》,内容殊是费解,因而包在包裹里打算带在身边潜心琢磨。人算不如天算,那岳诗琪夫妻二人机关算尽,最终空忙一场,可笑啊可笑。” 林慕寒打个哈哈,脸色惨然。他身边黎生大声道:“黄岛主知道那《九阴真经》是什么书籍?那黄裳前辈武功如何?” 黄药师被他质问,心头大震,惊道:“黄裳武功高超……莫非那经书载有上乘武学?哎呀,若被那蒋振宇、岳诗琪二人学去,必然害人!” 林慕寒道:“桃花岛威名虽盛,毕竟不经常在江湖走动,如今江湖上出来个‘岳门三煞’为害武林,大哥可曾听说?” 黄药师不禁“呀”了一声,喃喃道:“当初一时不慎失窃,酿成今日之祸。”想到适才还道岳诗琪可笑,不禁又羞又愧。 那黎生凄然道:“那岳门三煞为练邪门武功,以活人做靶,我丐帮弟子死伤惨重!” 黄药师问道:“怎的三煞?还有一人是谁?” 林慕寒道:“黄大哥怎生忘记了?那岳诗琪还有个疯哥哥!” “岳见龙!”黄药师一听,心如刀绞,想起当初钱江弄潮,与岳见龙结为挚交,后来桃花岛上岳见龙被冯哈哈所蛊,练武走火入魔,就此疯疯癫癫。黄药师扭头看看冯蘅和曲灵风,苦笑道:“岳见龙,是他……” 冯蘅、曲灵风均是摇头叹气。昔日桃花岛上,岳见龙走火入魔时候这二人均是在场,不想几年过去,岳见龙病情不见好转,反而和岳诗琪、蒋振宇共练“九阴真经”,在江湖上闯下“岳门三煞”的恶名来。黄药师想那岳家满门忠烈,实有恩于自己,今日岳门三煞惹来江湖共愤,心下无比悲哀。 黎生道:“仅上月一月,丐帮就有七十一名弟子死于岳门三煞之手,几个月来,太湖大侠程鹏万、原圣剑门弟子小路路不平、江南怪杰朱英、雁荡大侠卫宇尘、栖霞寺方丈荣枯大师、恒山派上下三百余口……” 不等他继续罗列,黄药师打断道:“莫要说了,黄药师与岳家素有渊源,现下虽然破脸,也实不忍心加害。黄某不能帮助林兄弟惩恶锄奸。” 林慕寒一摆手道:“我知黄大哥会这般讲,黄大哥若不出手,不知还要有多少人死于非命。半月前,我与洪帮主、全真教重阳真人七弟子等人联手,跟三个恶贼大干了一场,结果一败涂地……” 陈玄风听了,插口道:“如此说来,那《九阴真经》的功夫岂不是很厉害么?”心中所想,自己有朝一日学得这厉害武功,必可报得大仇。 黄药师猜到他的心思,愠道:“你莫要多嘴!” 陈玄风却是不服,分辩道:“难道比桃花岛的武功还要厉害不成!” 黄药师被他一激喝道:“我不信九阴真经比桃花岛的武功还要厉害,你给我安心学艺!” 陈玄风见师父喝骂自己,赔笑道:“既然师父的武功厉害,应该和这位林长老一道为民除害才对!” 黄药师脸皮发紫,骂了句“没礼数的家伙”,一巴掌把陈玄风扇翻在地。陈玄风也不喊叫,爬起来垂立一边,皱眉不语。 林慕寒视而不见,继续劝道:“岳门三煞的武功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再不阻挠其修炼,局面不可收拾,中原武林必然面临一场劫难。洪帮主深谋远虑,已经派人邀请王重阳真人、西域欧阳锋居士、铁掌帮主俅千仞、还有大小门派的好手襄助,另外大理国君段智兴也是把硬手,不知他能不能赏脸来……” 冯蘅一呆,轻道:“怎的这多厉害角色对付岳姐姐?看来三煞真是不可小觑。” 黄药师不想在弟子面前堕了威风,心中道:“如此说来,我非要会会三煞不可!”这句话在口边转转几转,终于没有出口,说道:“蒋振宇爱杀什么人,与我何干!” 黎生听了,一时气恼,叫道:“江湖传言黄药师邪恶古怪,今日一见,还是善恶不分之辈!” 黄药师岂容他数落自己,瞪他一眼,挥起一掌,将黎生抛在空中,重重摔他一交,旋即哈哈笑道:“看你是林兄弟的朋友,饶你不死,快滚吧!” 林慕寒也觉没趣,知道黄药师发起狂来,不好收场,叫道:“中秋之夜,天下英雄于西湖围剿岳门三煞!乞望届时黄岛主助拳脚。”说着搀扶起黎生,向海边而去,想到适才初上桃花岛黄药师亲自下厨招待,临了却下逐客令,心头很是郁闷。 黄药师和故人林慕寒不欢而散,瞅了陈玄风一眼,由自生起闷气来。 冯蘅轻轻走近,道:“堂堂东邪黄药师,怎的跟一个顽徒气得不成样子?实有辱身份。” 黄药师心下略宽,叫来六个弟子,狠狠教训一番才罢。 陈玄风知道师父喜怒无常,由自不服,辩道:“师父以往曾经带领徒弟行走江湖扫除奸佞,今日旧友求上门来却为何逐客?” 冯蘅知他实不忍心对岳见龙、岳诗琪兄妹下杀手,渊源旧事并非一时一刻所能讲清,见黄药师又实不愿提及伤心往事,忙解围道:“桃花岛不独有桃花才叫桃花岛,更要象世外桃源一般远离喧嚣争斗。黄大哥不想趟那混水自有缘由,大家在此躲得清净,修养性情。黄大哥这一片苦心,你们做弟子的怎么就是不明白?” 陈玄风心中报仇急切,恨不得立刻得到《九阴真经》,再去找欧阳峰报仇,虽然知道这冯蘅将来必然是自己师娘,还是一时兴起,全然不顾礼数,诘问冯蘅道:“我等有错,自有师父教导,你怎么这么多话?” 冯蘅被他抢白,一呆,无言以对,急奔入自己芙蓉轩,啼哭起来。 黄药师见陈玄风发浑,痛打了他一顿,罚他思过。陈玄风却是被打怕了,此后谦卑恭谨,再不敢造次。 忽忽过了数日,弟子曲灵风从临安采办物什返回桃花岛,带回个惊天噩耗。原来几日前林慕寒与蒋振宇在临安城里狭路相逢,这二人在江州百年道前就有积怨,堪称死敌,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番恶斗之后,林慕寒竟被蒋振宇活活震死,曝尸街头! 黄药师惊闻林慕寒惨死,伤心欲绝,号哭了一场,想来这世上与自己最好的朋友不过是林慕寒了,不料他也中年横死,就此阴阳阻隔,人鬼殊途!几日前的厮见不仅是最后一面,还极不愉快,心下不禁十分后悔。 黄药师拉住冯蘅的手,道:“前日我对林兄弟说蒋振宇爱杀什么人与我何干,今日他杀害了林兄弟,我却不能不问不管。阿蘅,我要离开桃花岛几天。” “大哥决定要走,阿蘅不加阻拦,万望大哥不要托大,与天下英雄合作才对。”冯蘅知他心意已决,是而叮嘱他小心为是。 黄药师沉吟片刻,忽道:“阿蘅随我一起去吧,诛杀三煞之后,我还有一件事情向天下英雄宣布。” 冯蘅抿嘴一笑,道:“大哥要向天下英雄宣布,黄药师要娶冯蘅为妻是不?” 黄药师一呆,笑了起来,道:“你怎猜到?妹子不愿意么?” 二人相识多年,早生情愫,感情日笃,此刻黄药师提起此事,冯蘅也不觉唐突,却见冯蘅一撸腮边小辫,低头不语。 黄药师见她羞赧,继续道:“我要让天下英雄都来参加黄药师和冯蘅的婚礼,这婚典一定最热闹最盛大,哪个敢不来,我便打断他的狗腿,哈哈哈。” 冯蘅却是不笑,道:“黄大哥想得太早了,倘若群雄制服不了三煞呢?好啦,我们先去临安找洪帮主吧。” 黄药师叫来弟子,喝令他们不得擅自出岛,即命曲灵风驾舟,与冯蘅出了桃花岛,驶奔临安。

本文由二四六天天好彩手机版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东邪大传,华山论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