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缅北,沐天波为啥要下跪缅甸国王

本故事发生在公元1946年的秋天。 日本人投降不久,当时的国民政府显得特别忙碌,百废待兴,一边忙于抢占原来日军的地盘,一边还在暗中较劲准备跟共产党争斗。 抗战胜利后,老蒋决定改组政府,他效仿美国的政府结构,将军事委员会及所属各部会改组为国防部,1946年6月,国防部正式成立。同时将原来的特务机关“军统”,即原军事委员会统计调查局,划归国防部二厅,改名为国防部保密局。 就在国防部成立后不久,收到了一封来自昆明的神秘信件,这是一封匿名信,内容是关于藏匿于缅北野人山中的大明宝藏。 这封信明确地指出了大明宝藏的藏匿地点,在缅北野人山一个被称为“鬼谷”的神秘山谷,同时还详细列举了宝藏的详细情况,这个宝藏的财富总价值位列世界第三,亚洲第一。 最重要的是大明宝藏中有一件稀世珍宝,成吉思汗遗留下来的一支神箭,“命运之箭”。 据说成吉思汗在西征时得到了一块神秘石铁,他命令工匠营中技术最高的数位工匠,利用三年时间制造了五只具有神秘力量的箭。因为制造神秘之箭的石铁来自天外,从而使箭具有了神奇的力量,无论谁拥有了神箭就可以主宰世界的命运。 成吉思汗把其中的四只箭赠给了自己四个战功显赫的儿子,自己留下了一只,于是神箭就成为了权力和力量的象征,他的四个儿子在征战过程中都将神箭带在身边,依靠神箭赋予的力量从而开创了世界上最为强大的蒙古帝国。 而此时的老蒋正梦想着统治中国,而共产党的存在让他寝食不安,整天绞尽脑汁思考着如何除去共匪独霸天下。 国防部的人自然非常清楚总统的心思,得到这封信后,立刻秘密呈送老蒋。老蒋看后也是欣喜若狂,故却不说宝藏的财富价值,但是这支神秘的“命运之箭”就让老蒋向往不已。 老蒋亲自下了一道密令,命令国防部保密局要不惜代价找到大明宝藏,一定要将这支神箭拿到手。 在国防部收到神秘信件的同时,统治缅甸的英国殖民总督府也受到一封相同内容的神秘信件,同样引起了总督府的极大兴趣。对于藏匿于野人山的大明宝藏,英国殖民者早有耳闻,三百多年来对于这个宝藏的传说就一直没有停息过,英国人占了缅甸后曾经派出过一只寻宝队进入野人山,然而寻宝队进入了被称为“绿色魔窟”的野人山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从此以后,殖民者就再也不敢进入野人山,现在突然收到一封关于宝藏的神秘信件,重新激起了英国殖民者的贪婪,总督府决定再次派人寻找大明宝藏。因为他们不甘心藏匿在自己统治地区的宝藏被别人找到。 一场围绕野人山大明宝藏的争夺战,被一封神秘的信件挑了起来。没有人知道这封信件出自何人之手?也不知道写信的人是出于何种目的,信中最后提到大明宝藏的藏宝图很快会出现在昆明,于是各方势力悄然涌向昆明,寻找即将出现的藏宝图。 两封神秘的信件发出后,国防部保密局和英总督府派出的人都秘密地汇聚到昆明,开始在暗中寻找藏宝图。 春城的老百姓依然过着平静的日子,没有人知道什么大明宝藏的事情,一切在悄然中度过了一年。发出神秘信件的人也仿佛石沉大海再也没有任何消息,漩涡总是藏匿在平静的水面之下,第二年的秋天,一件震惊全市的离奇命案把宝藏的事情暴露出来。 在春城市区著名的风景区翠湖旁的一处豪宅内,一家上下近二十口人,一夜之间全部死于非命。 让人惊奇的是所有遇害者全部是在熟睡中死亡,没有任何反抗和打斗的痕迹,而且死者的身体上也没有一点伤痕和中毒的迹象,仿佛是被幽灵取走魂魄,只把他们的肉体留了下来。 豪宅的主人是位经营珠宝玉器的富商,不仅在昆明有玉器行,在缅甸还有自己的玉矿,非常富有,令人费解的是凶手对豪宅内的钱财珠宝却丝毫未动。 一时间传闻四起,弄的市民人心惶惶。各种小道消息闹得沸沸扬扬,不过有一条消息却是真实的,豪宅的主人正在对宅子里的一栋楼房进行修缮,在修缮的过程中发现了一幅壁画,第二天晚上宅子里的人就被害了,奇怪的是壁画也被毁掉了。 人们都纷纷猜疑这幅壁画是张藏宝图,人们的猜疑并不是没有根据。因为这座豪宅就是原来的平西王府的一部分,被这位富商买下后改建成了一个单独的院落,而那栋发现壁画的房间,据说就是平西王吴三桂居住过的地方。 翠湖位于昆明市区五华山西麓,因其八面水翠,四季竹翠,春夏柳翠,故称翠湖,这个名称是从民国初期,把这里开辟为园子后才开始这个美称。元朝以前,滇池水位高,这里还属于城外的小湖湾。因东北面有九股泉,汇流成池,又名九龙池。 明朝重新修筑昆明城池时,才将翠湖围入了城中。镇守云南的“黔国公”沐英先在此种柳牧马,后来又在此地修建别墅,逐渐增建了亭台楼榭而成为了沐王府。大西军入滇后,永历帝朱由榔封刘文秀为蜀王,这里又变成了蜀王府。 吴三桂入滇后,将五华山上的永历宫作为他的平西王府,后来吴三桂穷奢极欲,开始扩建他的平西王府,由五华山扩展至九龙池,并将原来的湖面填了一半建王府,有诗云:橐弓解甲才几日,命将选才造宫室,明帝行宫不称意,却教再见阿房出。军令传宣部下儿,移山填海只片时…… 这位富商买下的这处豪宅,就是吴三桂填湖修建的,如果有藏宝图也不算奇事,让人不解的是什么人毁掉了壁画,并将富商全家杀死,难道说这一切真的与某个宝藏有关? 更令许多人惊讶的是国防部保密局的人竟然也插手了这件奇案,而且还是从南京过来的人,这么一件杀人案怎么会惊动南京?要想把这件事理出头绪来,还得从头细细说起。 在世人的眼里,金三角是个既神秘又令人恐惧的地方,它的神秘不是源于金三角的高山峻岭和茫茫林海,而是其近百年来奇特的历史,一个以贩运毒品获利为目的的武装割据的历史。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里还隐藏着一个震惊世界的秘密,一个关于宝藏的秘密。这个宝藏因为其丰厚的历史文物和财富价值,名列世界第三,亚洲第一。要解开这个秘密,需要从三百多年前的明末清初说起。 金三角东北部的果敢县,又名麻栗坝,在缅甸语里的意思是最野蛮的地方,这里曾经以盛产大烟而闻名于世。 果敢县现在又称掸邦果敢第一特区,位于云南省西南部和缅甸东北部的交界处,与云南的龙陵、镇康、孟定接界。本书的故事就是发生在六十年前的这一地区。 果敢县的来历自然是源于这里的主要民众果敢族,在缅甸把果敢族称为来自中国的少数民族,他们是在中国之外唯一保留着汉族文化传统的一个极为特殊的民族,说汉语写汉字,信奉的是文圣孔子和武圣关公。 果敢族其实就是明朝遗民,原本就是汉族,其中很多人还是明朝皇族和士大夫的后人,这在世界史上也是一个特例。 公元1644年3月,李自成率农民起义军攻入北京,崇祯皇帝自杀。在此危难关头,祖宗三代食明朝俸禄的辽东总兵吴三桂落井下石,引清军入关镇压义军,追剿明军,加速了明王朝的灭亡。 公元1646年,明朝的两广总督丁魁楚、广西巡抚瞿式耜、原兵部尚书李永茂等一大批文臣武将云集肇庆,拥万历神宗帝之孙,流亡广西梧州的永明王朱由榔即位称帝,年号为永历,史称南明。 朱由榔称帝六年后,因为自己的实力薄弱,被迫接受张献忠的大西军余部孙可望、李定国联合抗清的建议,在贵州安隆所投靠了农民军。这时,孙可望、李定国已据有云南全境,李定国不仅兵强马壮,而且手里还有掌握着一笔巨额财富,一笔富可敌国的财富。 这年,李定国发动反攻,率军8万东出广西,下桂林,又攻入湖南、广东。不幸的是,这时孙可望同李定国之间矛盾爆发。孙可望妒忌李定国功高势大,同时还窥视李定国手里的那笔巨大财富,欲谋杀李。 李定国避往广东,希望与郑成功会师,收复广州,但战斗失利,实力大损。他撤到贵州,接走了被孙可望劫持的永历帝朱由榔。公元1656年李定国拥朱由榔回师云南,在昆明建立了南明王朝的滇都,并开始在五华山上建造王宫。 公元1658年,孙可望部降清,贵州、广西均为清军进占,使永历帝朱由榔失尽了地盘,南明岌岌可危。第二年,清兵三路追逼,朱由榔无奈,只得弃滇都昆明,在李定国部及其他官员的保护下,经保山、腾冲一路败退,于12月逃入缅甸境内的野人山。 随同永历帝进入野人山的还有李定国用于反清复明的那笔巨额财富,另外永历帝也携带着价值连城的珍宝和大量珍贵文物,在这些珍宝中一件令世界上许多统治者都梦寐以求的东西,就是成吉思汗遗传给子孙的“命运之箭”。 为了防止数额巨大的财富落入清兵手中,同时也担心其他变故,李定国安排人在缅北的野人山中寻找了一个秘密处所,将这笔宝藏连同永历帝携带的珍宝一同藏匿了起来。 缅王把永历帝和文武百官以及大批随从安置在缅北的山中,公元1661年缅京老王驾崩,新王莽白继位,他看清形势,深知国邦里养着一群祸胎,早晚会殃及池鱼,于是派精兵夜袭朱由榔的临时住所,砍死了南明数十名遗臣武将,囚禁了永历帝,这在历史上被称为“咒水之难”。 公元1662年,吴三桂率清兵十万之众饮马怒江边、直抵缅甸瓦城城郊,缅王莽白立即将永历帝及其母、妻、妄送交清军,以免惹火烧身。 随后永历帝朱由榔被押解回昆明,囚禁在蓖子坡头的金禅寺内。同年四月,吴三桂担心朱由榔被反清复明的义士劫走,奏明清廷后,用弓弦将朱由榔勒死在蓖子坡。 永历帝被吴三桂缢死后,有不少随朱由榔逃入缅境内的文武官员、各类随从和大批百姓仍死不降清,流落在现今缅甸北部和中国云南西南的荒山野僻之地顽强生栖繁衍,通过300多年艰苦而漫长的日子,这些流落他乡的人员最终发展成了今天缅甸的果敢族。 2002年3月,世界有关组织五年一度的《世界年鉴》中指出,日本二战后经济迅速恢复的奇迹,是依靠太平洋中的神秘宝藏支撑的。同时公布了迄今为止,全世界没有被发现的十七处数额巨大的藏宝。其中中国的大西国皇帝张献忠的宝藏,名列世界第三,亚洲第一,大西宝藏不仅财富价值惊人,更是有许多珍贵的历史文物。 三百多年来,无数寻宝者挖空心思四处探寻,大西宝藏始终没被发现,成为一大谜团。这些人做梦也没有想到大西宝藏根本就没有在中国,会随永历帝流入到缅北的深山丛林中。 李定国是明末最后一个反清的民族英雄,在反清的斗争中李定国是最坚定的一个人,同时他也是张献忠最忠诚的部下,深得张献忠的信任,因此主管粮草后勤,是张献忠的财务和后勤部长,大西国的宝藏一直就在李定国的掌控之下。 张献忠死后,大西国的宝藏就被李定国运到到云南,在与永历帝结盟后,李定国从把大部分宝藏献给朱由榔用于反清复明的斗争。 李定国在护送永历帝进入缅北野人山的同时,将大西宝藏也一起运入了野人山中藏匿起来,这也是后来人们一直寻找不到大西宝藏踪迹的原因。 藏匿在缅北野人山的宝藏数额巨大,是由永历帝的珍宝和张献忠遗留下的来的金银两部分组成。这个宝藏的用途很明确,就是为了以后的反清复明做经费。 宝藏藏匿好后,将藏宝图绘制在三张羊皮上,只有将三张藏宝图拼在一起,才能找到宝藏。据传李定国拥有一份藏宝图,另外两份不知所踪。 昆明百姓出於对吴三桂叛国降清的义愤,将永历帝遇难的蓖子坡改称为逼死坡。 后来大清总督认为逼死坡有损大清声誉,遂在道光年间将逼死坡改为升平坡,并刻石立碑以宣扬其升平盛世,但民间仍称之逼死坡。 辛亥革命胜利后,云南都督蔡锷将军以三迤士民的名义,在逼死坡头立“明永历帝殉国处”石碑一方。 在大清统治期间,反清义士和南明后人都不敢明目张胆地拜祭永历帝,来逼死坡拜祭的人多在深更半夜,三百多年来逐渐形成了一个习俗,而且一直保留了下来。 每逢清明时节,总有不明身份的人在逼死坡头的这块石碑前祭拜永历帝的亡灵,祭拜的人都是行色匆匆,而且多在深夜,所以都不清楚他们是什么人。 时间转眼到了民国36年,即公元1947年的清明节。 昆明五华山旁的逼死坡上,竖立着一块两米高的石碑。夜幕下孤独的石碑,在朦胧的月光中显得分外凄凉,靠近石碑能看清上面七个血红的字迹,“明永历帝殉国处”。 微风吹过,扬起黄纸焚烧过后的灰烬,漫天飞舞,石碑的周围本来就很荒凉,此时又增加了许多阴森恐怖的气氛。不远处的树林,枝叶在风的吹动下发出瑟瑟的抖动声,仿佛是有人在走动。 一个有着诡异传说的地方,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难免不令人产生毛骨悚然的感觉。更何况树林中此时真的还埋伏着人,一群身份不明的人。这些人已经在这里监视了五六天了,他们好像是在等什么人的出现。 人们的心理真是奇怪,似乎只有来到先帝的亡身之地祭奠,才能寄托哀思和情怀。靠近清明节的这些日子里,不断地有神秘的人来此焚香祭拜。虽然现在已经是民国时代,没有人再会理什么人来祭奠南明的亡帝,但是大多来拜祭的人还是保持着一贯的风俗,在夜间偷偷地来拜祭一下。 夜深人静的时候,十多匹快马呼啸而至,在距离石碑百米远的地方,冲在前面的人勒住缰绳,翻身下马。 后面的人纷纷跟随着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各个身形敏捷矫健,一看就知道都是些身手不错的练家子。 留下两个人在原地看守马匹,其他人都跟着两个人的身后步行朝永历帝遇难处的石碑走去。 走在前面的是一男一女,俩人的年龄都在五十开外,如果在白天从他们外表就能看得出是久经风雨的人,俩人挽着手默默地向前走,步履稳健,亲密状态显是对患难与共的老夫妻。 在他们的后面是七八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这些人的腰间都斜插着双枪,全部是清一色的盒子炮,很显然是老夫妻的护卫。 一行人在石碑前站住脚,后面有人将提在手里的食盒放在石碑前,然后打开食盒盖,将祭品取出一一摆放好,随后向后退了几步。 七八个护卫呈半圆形站在中年夫妻的身后,看着前面的主人开始拜祭明朝的最后一个皇帝。 隐藏在不远处树林里的人,在这些祭拜的神秘人刚到时就注意到了,他们显然就是在等这些人。 只听到有人在悄声下达命令,“准备行动,一定要活捉沐老头,其他人如果反抗格杀勿论。” 这个在石碑前拜祭的,被叫沐老头的人可是大有来头,此人是明朝开国元勋沐英的直系子孙沐岩。 沐英小时双亲亡故,明太祖朱元璋将他收为养子。沐英带兵南征,开拓边疆数千里,洪武十年被封为西平侯。因其平定云南有功,留守开发西南边陲,死后追封黔宁王。子孙世代镇守云南,承袭“黔国公”的爵位。 沐英身边有四个武艺高强的家将,分别姓刘白方苏,随沐英征战南北,他们的家人和后代也一直在沐王府中。 永历帝来到云南后,就受到黔国公的保护。后来贴身保护永历帝逃到缅甸的,就是沐英的后代子孙沐天波和四家将的后代,沐天波更是代主而死。当时满清开国不久,人们普遍怀念前明,特别是江湖人物,更将反清复明为己任,所以对沐家后人都十分敬重。 永历帝死后,黔国公的和四家将的后人都留在了缅北的大山丛林中,坚持反清复明的大业,发展至今成了一股实力雄厚的力量。 每年的清明节,黔国公的后人都会秘密回国,到逼死坡来拜祭永历帝,这已经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辛亥革命后,流落在境外的明朝后人,再也不用惧怕清廷的抓捕,所以每次回来凭吊先帝也不再提心吊胆。 但是这一次,沐岩没有想到却遇到了危险。就在黔国公夫妇俩俯身跪拜的时候,突然从暗处冲出来了数十人,荷枪实弹将他们团团包围住。 沐岩一生经历过无数次枪林弹雨,生死险境,泰山压顶都面不改色,所以面对强敌仍然镇定自若,不过他猜不出什么人会对他突然发难。 沐岩搀扶着妻子一同站起来,若无其事地用手掸了一下衣服上的尘土,然后巡视了一圈包围上来的人。 只见包围他们的人虽然身着便装,但是手中端着的全部是清一色的美军制式武器,盖德M3式冲锋枪,在中国俗称大肚子冲锋枪。 在缅北,沐岩与美国人打过交道,曾经与美军联合打击过日本鬼子,所以对美军的制式武器很熟悉。他知道一般的土匪不可能拥有这么精良的武器,看来对方来头不小。 而此时,跟随沐岩前来的八个护卫也都抽出了双枪,将沐岩夫妇保护在中间。双方剑拔弩张,枪口对着枪口,大有一触即发的态势。 “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嘛?”沐岩神态平静地问。 忽然,在包围圈的后面响起了几下轻微的拍手声,端冲锋枪的人朝两边闪开一条缝,两个身材西装头戴礼帽的人走了过来。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身材瘦削的人,他微笑着说:“黔国公的后人果然不一般,在这种情况下依然镇定自若,令兄弟佩服,佩服。” 沐岩一言不发的看着走近的俩人,借着微弱的月光,能朦朦胧胧地看出俩人很面生,他断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两个人。 走过来的俩人很谨慎,他们在自己人的身边停下脚步,然后接着说:“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姓唐名林,供职于国防部保密局特勤处,是专门从南京来这里等候黔国公的到来……” “国防部保密局?”沐岩低声重复了一遍,他好像对这个名称很陌生,沉思了几秒钟后,沐岩接着问:“你们等我做什么?” 沐岩之所以对国防部保密局这个称号很陌生,是因为这个机构是在半年前刚成立的,它的前身就是臭名昭著的“军统”,抗战胜利后,因为全国人民都对军统恨之入骨,一致要求取消这个恶贯满盈的特务机构。而军事委员会刚好改为了国防部,“军统”的全称是“军事委员会统计调查局”,老蒋当然不想把自己的这个得力机构撤销,于是就在1946年的8月把军统改名为国防部保密局。 唐林身材瘦弱,戴着一副金边近视镜,西装革履,很有教授的派头,冷眼一看很像一个知识分子。不过此人的内心与外表大不相同,可以说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他的双手沾满了不少人的鲜血。 “我想请黔国公到我哪里做客,顺便商量件事情。”唐林依然笑吟吟地说。 “我们素无往来,也谈不上朋友,没什么事情好商量的。” “嘿嘿……”唐林一阵冷笑,“这恐怕就由不得黔国公了,你自信能走得了?” 说着话唐林向后退了几步,他的人在石碑前呈半圆形把沐岩夫妇和他们的护卫都包围在中间,沐岩的护卫也都紧握双枪,大小机头都张开,随时准备开火。气氛紧张的令人窒息,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似乎只要一个火星就能引爆。 唐林又大声说:“黔国公,实话对你说,我在周围还埋伏了两个连的警卫部队,你们就是插翅也飞不出去,我希望不要伤了彼此的和气,咱们是否可以坐下来好好地谈谈?” 沐岩看得出眼前的形势对自己极为不利,对方人多势众而且武器精良,一旦打起来自己这边很难有人能逃出去。他现在还拿不准唐林要跟自己谈什么,于是冷冷地问:“请问你想要谈什么?” “这里不是讲话之地,希望黔国公随我去个地方,凭黔国公在江湖上的威望,我也会保证您的安全。” “好吧,请把我的人放走,我随你们去。”沐岩爽快地回答。 “不!你的人一个都不能走,必须全部跟着去,事关机密,一个人都不能离开。”唐林口气坚定地说。 沐岩隐约猜到了这帮家伙的目的,他们很可能是在打大明宝藏的注意,最近有迹象显示,有几股不明势力在暗中活动,目标似乎都是冲着宝藏而来。而现在保密局也插手这件事,难道国防部也垂涎那笔巨额宝藏?三百年来宝藏就没有消停过。 沐岩猜想的不错,保密局也在寻找这个世人都梦想得到的宝藏,但是保密局却不是为了金银财宝,他们是奉最高统帅之命,秘密寻找那支传说中的“命运之箭”。 正如俗话所说,有病乱投医,此时的蒋总统也被日益壮大的共军弄得焦头烂额,当他得到关于成吉思汗的“命运之箭”的消息后,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或许可以帮助他摆脱困境的机会。于是蒋总统密令保密局,一定要找到传说中的神箭。 保密局特勤处的处长唐林,正是这项秘密行动的负责人。 沐岩已经猜测到了唐林这伙人的目的,如果硬跟对方冲突,身边的这些兄弟很可能会遭难,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同时他在心里打定主意,其他任何事情都能谈,唯一关于宝藏的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 沐岩沉思了一会,然后对唐林说:“好吧,我们可以跟你去,不过我也丑话说在前头,我们在那边的实力你也应该有所了解,如果你们敢伤了我手下的这些兄弟,我们的人自然不会放过你们。” “呵呵,我当然知道黔国公在缅北地区的实力,我想只要我们合作顺利,肯定不会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唐林话里藏锋,他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惧怕沐岩的那些人?沐岩的手下充其量最多几百人,而且还在境外。国防部保密局怎么会怕他们,更何况唐林手里有尚方宝剑,可以让各地驻军协助自己。 唐林对身后的人抬手示意了一下,他的助手马上转身跑向树林那边。很快树林里传出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随即亮起了几束雪亮的光柱。 不多时,两辆美式中吉普开了过来,紧接着又有两辆军用卡车从另外一个地方开了过来,停在了吉普车的后面。从卡车上跳下了十几个穿军装,荷枪实弹的士兵,看来唐林讲的话不仅是在恐吓沐岩,的确还在暗处埋伏着军队。 唐林抬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同时对沐岩说:“黔国公请。” 沐岩一只手搀扶着妻子迈步朝吉普车走去,站在他身边的两个护卫,苏冲和白家昌马上紧跟着老爷子想一同走。这个两个人都是都沐王府四家将的后人,还有两个留在境外没有跟来。 这时,马上有两个士兵用冲锋枪指着苏冲和白家昌的胸口,挡住了俩人的去路。俩人同时把手里的盒子炮顶在对方的胸口上,威严地呵斥道,“闪开,我们必须跟老爷在一起。” 气氛顿时又紧张起来,在两辆卡车驾驶室的顶棚上,分别架着一挺二六式轻机枪,机枪手随即将枪口对准了下面的人,有一触即发的态势。 唐林见状对沐岩说:“车小坐不开,请黔国公让你的人上后面的车。” 沐岩知道眼下的情景已经由不得自己,他只好两个家将说:“你们上后面的车吧,我和夫人不会有事。”随后沐岩和夫人登上了其中一辆中吉普。 沐岩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唐林的目的就是为了将他们分开,他们都上车后,两辆吉普车马上发动起来,朝市区驶去。 等两辆吉普车离开后,唐林的手下立刻将沐岩八个护卫的枪缴了,随后将他们分别押到了两辆大卡车上,追赶前面的吉普车。 载着沐岩夫妇的吉普车并没有在市区停留,而是出城西去,开到了西山脚下一处戒备森严的军营中。 这里是蒋系第26军的一个师部,是唐林来滇后的一个落脚点。国民党内部派系林立,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和地方军队明争暗斗,矛盾很深,驻守昆明的有蒋介石的第8军和第26军两只部队,而他们却与云南省主席卢汉素来不合。昆明市区由卢汉的警备部队控制,所以唐林不便于留在市区。 到达军营后,沐岩夫妇就被软禁在了一栋二层的别墅里,有一个警卫排的兵力守卫在这里,一般人都不准许靠近。而沐岩的八个护卫则被关押进了坚固的地下室里。 把沐岩软禁起来后,唐林并没有着急来找他谈,而是先把沐岩晾了半天时间。唐林这是玩的心理战术,他知道把沐岩憋的时间越长,沐岩的心里就越是焦躁。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唐林才带着副官来到这栋戒备森严的小楼里,此时他换了一身戎装,漂亮的美式军服,佩戴着上校军衔。 唐林一进门就连说:“对不起,对不起了,公务缠身实在没有抽出时间过来,怠慢来了黔国公。” 看着唐林一脸歉意的表情,沐岩一言不发,心里说真他妈的会表演,在老子面前少来这一套。 唐林见沐岩没有理睬自己,很是没趣,他接着又说:“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请黔国公来是为了大明宝藏的事情……”唐林有意把话讲的很慢,同时察言观色,注意沐岩的表情变化。 听唐林说到这里,沐岩心想果然被自己猜中了,这家伙也是冲宝藏而来。没等唐林把话讲完,沐岩就摇着头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藏,唐处长怎么也会相信这种道传途说的消息。” “黔国公先不要急于否认,我既然这么说,一定是经过了认真的调查。沐王府的后人无不精忠报国为世人所赞誉,而今正是国难当头,共匪作乱,国将不国,作为沐王府的后人,您应该为国做出自己的贡献……” “正如唐处长所言,鄙人的确很想为国做出贡献,可是总不能让我无中生有吧?”沐岩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唐林扯下手上戴着的雪白手套,坐到了沐岩对面的沙发上,神色严肃地说:“黔国公,实话对你说,我这次是奉总统的密命行事,总统对藏匿在境外的这处宝藏的情况非常了解,这笔宝藏是由李定国保管的张献忠的大西国财富和永历帝携带的珍宝组成。事实上总统看重的不是宝藏中的金银财宝,据说在这些珍贵的文物中有一只成吉思汗遗传下来‘命运之箭’。总统只想得到这只神箭,其他的金银珠宝一概不要,仍然是你们的……” “上校先生,我真的没有听说过宝藏,更不知道什么‘命运之箭’,你说的这一切我一概不晓得。”沐岩把话讲的很死,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嘿嘿……黔国公,我料到你会死不承认。事实上你不但知道宝藏的情况,而且在你们沐家人手里还有一份藏宝图,我自然有办法让你们沐家人交出藏宝图。好吧,你既然不想合作,我也不打搅了。”唐林说完,起身扬长而去。 唐林在抓捕沐岩之前,就估计到沐岩很有可能不合作,所以他早就计划好了几套方案。现在见沐岩不肯答应,于是马上执行第二套计划。他将沐岩夫妇转移到了一个极为秘密的地方软禁起来,然后将沐岩的两个护卫放出去,让他们回缅北给沐岩的儿子送信,让沐岩的儿子用藏宝图来换回自己的双亲。 沐岩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叫天龙,老二叫天虎,女儿叫天娇。得到父母被保密局的人扣押后,三人都非常焦急,经过商量,决定用藏宝图去换回父母。因为他们手中的藏宝图只是一部分,拿到这个藏宝图也找不到宝藏。 唐林拿到沐家兄弟带来的藏宝图后,发现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他以为是沐家兄弟做了手脚,告诉沐家兄弟,必须用完整的藏宝图才能换出他们的父母,否则将永远不到双亲。 沐家兄弟没有想到唐林竟然如此不讲信用,事实上另外的藏宝图在什么地方,他们兄弟也不知道。无论他们如何解释,唐林就是只有一句话,找到其它藏宝图,然后换回他们的父母。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事情一直没有进展。藏宝图的其它部分没有找到,沐家兄弟也毫无音讯。唐林知道寻找宝藏这样的事情仅靠他们这些人不可以,这是项专业技术很强的工作,而且寻找的过程会遇到许多诡秘的事情,找到宝藏不仅要靠智慧,还需要运气。 就在唐林一筹莫展的海岛宝藏中发现了一支“命运之箭”,为了摧毁日本人的潜艇基地,东方焜炸毁了海岛,致使“命运之箭”也消失在大海中。 这个消息令唐林兴奋不已,这个东方焜既然能找到其中的一支神箭,那么就办法找到另外一支,于是唐林决定聘请东方焜出山,来帮助自己寻找大明宝藏……

云南,地处中国西南边陲的省份,多民族混居,且边境与多国接壤,古代因交通不便,中央政府很难对这块边陲之地进行有效统治,云南于1276年(元至元十三年)正式建立云南行省,从此云南被纳入元朝统治范围。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朱元璋派大将傅友德、沐英率军队攻占云南,对于这块偏远之地,朱元璋决定派养子,大将沐英镇守云南,并对云南进行大规模移民,迁入汉族百姓,改变当地的人口结构,便于巩固中央政府的统治。

图片 1

沐英沐英留滇镇守后,其镇滇10年间,大兴屯田,劝课农桑,礼贤兴学,传播中原文化,让云南开始改变落后野蛮的风俗,开始融入华夏文化圈。沐英死后,明太祖朱元璋追封其为黔宁王,并让沐英子孙世袭黔国公,世镇云南。由于沐英死后被追封了王爵,因此后代黔国公在当地也被习惯称作沐王。云南沐王府镇守云南长达近280年,与明朝相始相终。在整个云南,黔国公沐氏代表明王朝管辖云南土司并处理周边藩属国家的往来事务,权利非常大,而且地位尊贵。沐王府与大明王朝相生相息,当大明王朝的气数走到尽头,沐王府也就面临着画上句号。

沐王府公元1644年,闯军攻破北京,崇祯皇帝殉国,明朝覆灭,此后,明朝剩余势力在江南先后建立了弘光政权,鲁王政权,隆武政权但是大明气数已尽,这两个政权均未坚持到一年便宣告覆亡,清军南下,半壁江山的南明政权岌岌可危,南明政权曾派人前往云南请求黔国公助些军饷,但是沐天波远在云南,对远在北京之事并不是很了解,当即便拒绝了。此后,当沐天波得知清军南下,弘光政权,隆武政权先后灭亡之后才追悔莫及。顺治八年(1651年),南明永历五年,永历帝朱由榔由大将李定国护卫前往云南,永历政权仅有的贵州,云南两省中,贵州已经被孙可望献给清廷,仅有云南一省尚在南明手中。末代黔国公沐天波感念沐氏世受国恩,多次婉拒了永历帝的加封,只愿与大明共存亡。

图片 2

沐天波文武双全,对当时的局势看得很明朗,他自知永历政权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曾有部下私下提过降清的建议,沐天波大怒,当即命人将有心降清者全部捉拿法办,他对天立誓,会以身殉国,宁舍一命,不舍大明。沐天波将儿子们都入赘到云南当地的土司家中,只希望给家族保留一点血脉。顺治十五年(1658年),清军进入昆明,沐天波随朱由榔逃入缅甸。到了曩本河,缅人听到黔国公来了,纷纷下马参拜沐天波。缅甸世代奉大明为宗主国,过去,黔国公就是他们能接触到的宗主国最高代表,此时黔国公驾临缅甸,缅人自然倍感荣幸。

沐天波最擅长的兵器,流星锤见着缅甸方面如此高规格的欢迎落难的永历君臣,永历帝和大臣们很是高兴,觉得终于可以喘口气了,但是沐天波却心有忧虑,缅甸人表面上是冲着这位黔国公的面子来的,但是黔国公是大明朝的黔国公,如今大明朝已经没了,缅甸人怎么可能还会看重他这位过去的黔国公?眼前的这一切只怕都是假的,灾祸可能不久就会来了。沐天波不敢迟疑,找到国舅王维恭、典玺李崇贵等人商量后上奏永历皇帝,请求派几名大臣将太子护送至茶山,尽快与李定国等部取得联系,到时候即可调度剩余兵力来接应,还能让缅甸有所忌惮,如果大家一股脑地进了缅甸,只怕缅甸方面突然变心,到时候就是想跑都来不及了。

影视剧的永历帝永历帝听完后却犹豫不决,这时候一旁的皇后倒是哭闹起来,搂着太子不愿意让太子离开,永历帝见状心一软,就开始长吁短叹,也不说同意还是不同意,沐天波等人干站着半天,最后讨了个没趣只得离开了。永历朝廷在被迫退入缅甸后,军力尽失,人心萎靡,缅甸当局的态度也逐步变坏。俗话说,国家面前只有利益,没有真正的友谊,昔日缅甸向大明称臣纳贡,那是因为大明强大,他们忌讳,如今大明朝已经没了,你一个逃难的皇帝和黔国公,今日来我缅甸,与要饭的何异?况且清朝已经占了中国,以后清朝就是新宗主了,收留这帮前朝君臣,万一清朝怪罪下来,那岂不是自讨苦吃?有人提议把朱由榔和沐天波抓起来献给清军,但是此时永历朝大将李定国尚有大军在缅甸与云南交界处活动,万一缅甸方面抓了永历帝,李定国必然大兵压境,到时候缅甸肯定吃不了兜着走。永历君臣在缅甸君臣们眼中便成了烫手的山芋,只想着把这群人赶紧送走。

图片 3

缅甸国王派人来请沐天波去参加缅甸八月十五日的节日,沐天波本不想去和缅甸朝廷打交道,但是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只能硬着头皮带着礼品过江去缅甸宫廷。结果,在宫门口,沐天波一行人却被拦下了,原来,缅甸国王有令,黔国公不允许穿明朝服装,必需换上当地服饰,而且还要同缅属小邦使者一道以臣礼至缅王金殿前朝见,也就是说,需要对缅甸国王行跪拜之礼!按明朝二百多年的惯例,镇守云南的黔国公沐氏代表明王朝管辖云南土司并处理周边藩属国家的往来事务,体统非常尊贵。这时却倒了过来,要光着脚身穿民族服装向缅王称臣。沐天波心中屈辱可想而知,但是他却不得不照缅方要求去做,万一激怒缅甸国王,缅甸国王必然要拿永历皇帝出气,为了保全皇上,沐天波还能有何选择呢?这次极其屈辱的经历让沐天波心如刀绞,回去后忍不住失声痛哭,而礼部侍郎杨在、行人任国玺还上疏劾奏沐天波失体辱国,朱由榔只好留中不报。

然而,沐天波的退让却没有换来缅甸方面的同情,顺治十八年(1661年)五月二十三日,缅甸国王的弟弟莽白在廷臣支持下发动宫廷政变,处死老国王,自立为王。莽白这个人比其兄更为阴险狡诈,而且见利忘义,当时吴三桂已经占据了云南,吴三桂派使者前来,用重金收买莽白,要求其将永历帝抓获献给清军。莽白当然不会拒绝,永历君臣在他这里早已经没有了实质上的权威和利用价值,留着反而是祸害,倒不如一次性将其解决,还能取悦新主。顺治十八年七月十八日(1661年8月12日),莽白给逃到缅甸境内的朱由榔捎来口信,让他明日过河,同饮咒水盟誓,以结友好。朱由榔及一些大臣皆看出其中有诈,但寄人篱下,又不敢不去,只好命大学士马吉翔、大臣沐天波等部分文武官员前去赴约。约定当天的黎明,马吉翔等传集大小官员渡河前往者梗之睹波焰塔准备饮咒水盟誓,仅留内官十三人和总兵邓凯看守"行宫"。上午,文武官员到达塔下即被缅兵三千人团团围定。

图片 4

吴三桂缅方指挥官员命人将沐天波拖出包围圈,沐天波知道变生肘腋,夺取卫士的刀奋起反抗,杀缅兵九人;总兵魏豹、王升、王启隆也抓起柴棒还击,终因寡不敌众,都被杀害。其他被骗来吃咒水的官员人等全部遇难,与沐天波同时遇难的,还有他带在身边的小儿子沐忠亮。云南沐府自洪武十六年沐英留镇云南始,沐氏子孙世代承袭黔国公,镇守云南长达近280年,与明朝相始终,末代黔国公沐天波与南明永历帝生死不弃,也算是最后践行了当初沐英在明太祖面前许下的世代不负大明的誓言,可敬可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二四六天天好彩手机版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喋血缅北,沐天波为啥要下跪缅甸国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