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女孩叫海星

  这个故事,我是在妈妈的一位顾客那里听来的,那位顾客是个老爷爷,慈祥,心善。他把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个故事含着泪讲述了出来。听罢,愤怒、感动、震撼、怜惜……各种感情交织在一起。请允许我以爷爷的口吻来写下这个真实的故事吧……
  当初,你出现在铅山县计生委厕所里的一只粪桶里时,并没有谁去注意你,大家都以为你只不过是一个狠心的母亲不想要而被超前引产的死胎,因为当时你小得不能再小的身躯上裹着一张沾满血污的卫生纸,谁都以为你只是一具等待清理人员来拿去草埋的小可怜。
  我发现你的时候并不是偶然。
  那是1997年的一个夏天,时年62岁的我——也就是你现在的爷爷,每天都要去帮我的儿子——也就是你现在的父亲打打下手,因为他在计生委的大门外摆了一个修理自行车的地摊,而帮他到计生委的厕所里去取点水来帮助补胎,就成了我每天必做的事情。那天傍晚,我又去取水时,发现了粪桶里的你,当时我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计生委的厕所里,这样的东西我见多了,有时候粪桶里会有好几个这样的不幸胎儿。可那天傍晚,只有你一个,浑身上下都被血污滴答的卫生纸裹着,取完水回去的时候,我不经意地朝粪桶瞥了一眼,就这一眼让我吓了一跳,我发现卫生纸在动!当时我吓得赶紧窜了出去。
  那一晚,我睡得特别不好,老梦见那只粪桶,还有被污纸包裹着的你。
  第二天,我本不想再上那去取水,可到了傍晚的时候,我还是鬼使神差般地去了,这次我看见你的一只小手,半握着拳,放在鼻子和脸的中间,也许那一小块的血纸是被你那只小手挣扎破的,露出了一个鼻子和你那只小小的手。当时你没有动静,我以为你已经死了,可当我取了水再回头瞥你一眼时,发现你的小手又动了一下,我的心一紧,那时我多想把你抱起来看一下,可是我不敢,因为你是被堕胎下来的,即使你现在没断气,也不表示你能存活,而且两天了也没听见你哭一声,我揪着心,没有再看你一眼。
  那一晚,我严重失眠,快到早上的时候,才迷糊睡去,梦里都是你叉着手要我抱的幻觉。我一觉惊醒,太阳已经老高,我下定决心今天再也不去看你,再也不上那个厕所去取水。可是这一整天,我都活的不安宁,心老是像被虫子在咬着,难受得要命!于是我又命令自己再去看一次,要是你已经被清理人员清理掉,那就算了,要是你还在,而且还有气息,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试一试把你带到人间来,看看这美好的世界。
  我到厕所的时候,天已近黄昏,粪桶前聚集了好几个脸上布满同情的男男女女,我快步走上前朝粪桶里一看,心简直要碎了,小小的你,小小的嘴巴,正在拼命地吸吮着污纸上的血渍。尽管粪桶前围满了一群充满同情的男男女女,却没一个人有想把你抱起来的意思。我毫不犹豫地抱起你,对你的爱怜之情,绝不亚于我对之前的六个孩子。我扯下你身上的污纸,用我脱下的衣服包着你,把你带到了我的家。一进门我就吩咐我的大媳妇——也就是你现在的妈妈去烧开水好帮你洗洗身子。大媳妇一见,第一个反应就是痛责我:家里已经够穷的了,你还嫌不够闹心,你哪里捡来的就赶紧送回哪里去,我们家没有闲钱来养活一个根本与己无关的野孩子。从来不骂人的我,第一次发了火:“我要不捡来,她必死无疑,这是一条生命啊!你们不养我来养。你们可知道,她的命有多苦,父母狠心把她堕了,她却不甘心就这么离开,拼命挣扎,不哭不闹两天多,居然奇迹般地没有死,肯定是老天爷也感动了,才派我去把她抱回来。”
  为了对你的健康负责,我把你清洗干净,喂过奶粉以后,就带着你来到了医院,对你小小的身体做了个大检查:你的体重只有1.75公斤,你的生命体征基本平稳,当初把你往死里扎的那根针,没有打在你的要害部位,医生说只要能把你养活,就不会落下什么后遗症。我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从此,为了你,我担起了既做爷爷又当奶奶的责任,因为你没有奶奶,你的奶奶早在40岁的时候因为结扎手术死在了手术台上,你父亲和三个叔叔以及两个姑姑都是我一手拉扯大的。捡到你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成家立业,但是生活也确实紧张。我能把六个孩子都养大成人,肯定也不差你一个,我固执地认为你就是上天派来的使者,要不你的生命力为何如此超强?
  我给你起了个名字叫海星,因为我想你像生活在大海里的海星一样自由自在、快乐无忧地生活。我要用海一样宽广的爱,让你在海洋里快乐地成长。
  因为要看护和喂养你,我不能走出家门去工作,但你爷爷很聪明,年轻的时候虽然没有学过木工活,却做得一手木工事。只是因为那时孩子多,干木工养不了那一群孩子,便去当了机械修理工,这比干木工来钱多。现在孩子们都成家了,他们的小家就留给自己去打理吧。为了你我从新拾起了木工活,我在家一边看护你一边找空制作家具,由于我打的家具物美价廉,销售一点也不是问题,都是别人自动上门来买,于是这份微薄的收入就成了我们爷俩的救命稻草。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我69岁那年,也就是你8岁的时候,你爷爷我突然病倒了,上医院检查说是什么癌症,那真叫晴天一声霹雳,当时我就震懵了。我想自己肯定是活不长了,我得为你的将来着想,便把你托付给了我的大儿子和儿媳——也就是你现在的爸爸妈妈,毕竟人在一起时间久了是会产生感情的,何况你又是那么的活泼可爱,他们便正式地收了你当女儿。
  自从我知道自己得的是必死的病后就坚决没有去医院,由于我的祖上是民间草药师,我自然也得到了一些传承,也不知是自己的草药救了自己,还是老天爷要我继续看护你,才让我活了下来。我不但没有死,病还奇迹般一天天地好了起来。
  于是我一如既往地看护你,现在你已长大成人,出落得就像一枝亭亭玉立的芙蓉。看着你幸福的样子,我是如此的欣慰和满足。可在欣慰和满足的背后,有一种揪心的担忧,因为你从出世到现在,还是个“黑人”,上不了户口,尽管我已付出很多的努力,但是始终没能把你的户口落实好。
  快乐的海星,你可知道爷爷在看着你快乐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担忧,户口和身份证是一个公民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身份证明之一。哦!快乐的海星,爷爷应该怎样做才能让大家都知道,有个女孩名叫海星。

由于高一时候一时冲动竞选过副班长,然后高二就莫名被人推上了班长的位置。现在看来,当时班主任确实太年轻啊,都没有试用期就直接把事都撂给我了,也给了我不少权利来徇私

她是那种写作业读书头埋得很低的女孩,怪不得小小年纪就戴上了酒瓶底。过年回老家整理旧物的时候发现了高中集体毕业照上,她还是显得特别娇小,青涩,双手乖乖放在并拢双膝上,扎个马尾辫,呆呆看着镜头,也不会故作笑容。现在想来,我还能感受到当时自己喜欢她的感觉。

她的课桌跟性格一样,毛毛躁躁的,所以,下课上厕所一般都是向我借纸,次数多了,我的面无表情可能让她觉得有点尴尬,于是趁着我认真思考作业的时候,小手偷偷的伸到我的课桌里搜寻自己需要的东西。看我发现了也没搭理,于是慢慢的,这只小手胆子越来越大,所需要的物品也从卫生纸,到我买的小零食,水果,饮料。后来一下课一只手蹭的窜到我课桌里,可能她比较急,碰到我了,我瞪了她一眼,眼镜后的眼珠滴溜溜的望向别处,然后淡定的拿到纸,跑了出去。

“呀,我的眼睛布呢,你看见没有”,我见怪不怪的没搭理她。又过了一节课,我想擦眼睛,看她眼镜盒在手边,就打开,发现里面放着叠得整整齐齐的----我的卫生纸。当时的我笑的前仰后合,就觉得她心理的想法就像这眼镜盒一样,打开一眼就能看到底,太可爱了。

她是数学课代表,数学作业想来比较多,有一次我帮她抱作业到办公楼,那天不知怎么,楼道里黑漆漆的,只有走廊尽头有光,还就我们两个人,放完作业出了办公室,我突然想吓吓她,就把她往墙上一摁,一只手放在她头上,就像抢劫的混混那样,正在我想要怎么说出口吓她的时候,突然觉得这样的角度她显得更加可爱,然后就是尴尬的空气声,然后她挣开我的胳膊,一个人埋着头跑了。我也不知道说什么,4年之后,网上流行新解锁的情侣姿势,我才知道当时我做的叫“壁咚”。

七夕那天,很多人都在私底下给爱人送巧克力,我当时身为班长,显然不能带头做这种事情。所以午饭时,我偷偷的在学校外人少的礼品店买了一支德芙,然后揣兜里,若无其事的回到班里,就放在抽屉里,放在卷纸的旁边。然后下午大课间出去玩,过了一会回来,发现她很淡然的一边吃着巧克力一边做题,啥也没说,我啥也没问。

本文由二四六天天好彩手机版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个女孩叫海星

相关阅读